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1. 少女华萱萱的烦恼
    翌日,远冬市四季中心广场。

     在安插在东南西北象征着繁荣的春夏秋冬四根四季柱外,人潮翻涌。

     人声鼎沸之中大部分的人脸上都显露出兴奋与期待之情,这些人衣着普通几乎个个携家带口,就像是旺季中游玩的旅客一般。

     而剩下一部分人脸色却彰显出些许紧张与不安。他们衣着打扮各有个性,仔细感受,每一位身上都流露出一种令普通人生畏的气息。

     没错,今天就是在这里,有一批来自首都天南市天守学院的导师会在这里举办公开式的招生测试。

     原因有很多,而且无一不是对联邦政府、对天守学院、对学生本身而言存百利的。

     其一,公开测试中,广大普通群众的参与,可以拉近群众与守护者们的距离,让他们知道守护者的存在完全足以保护他们的安危,加强社会稳定。

     其二,培养守护者们的荣誉感,让他们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能得到群众的赞誉。

     其三,保证招生测试的公平公开。

     其四,使得天守学院这块招牌深入人心,鼓励有资质的人奋发图强。

     最后,联邦政府还想让远冬市的人们知道,这一年在这个地方从所有守护者中脱颖而出的天才到底有哪些。

     同时,为了使得这场招生显得更具观赏性,测试的内容便是实战!

     去年他们安排的是导师战,就是学员们向导师们进行挑战,具体内容根据每个人守护灵能力的不同,安排不同的考验——毕竟并非所有的守护者都是适于战斗的,那些拥有强大治疗与辅助能力的守护者一样能够左右战场。

     今年的话,也只有上场之后才知道了。

     另外还有一点,能够报名参加招生的人,必须要有导师或者教官的推荐才行——毕竟如果没有经过导师的筛选任谁都能参加的话,正是招生测试时的流程也未免太长。

     这个时候,在四季中心广场的北边,冬之柱的下方,聚集着一群年纪分布在十四、十五岁左右的学生,然而,他们并非是普通的学生,而是远冬市预备班的成员。

     这里正是特意划分出来给他们的休息场所。

     他们中间有看热闹的、有过来虚心学习、有为了来年报名招生测试打探情报的,当然也有少部分正是来参加测试的人。

     不过,他们正在做着同一件事,此刻的他们全都将脑袋探向入口处向着这边款款而来的两人。

     在看到这两人的一瞬间,所有人集体一呆。

     昂首走来的两人,像是一对主仆,左边是身着淡紫色洛丽塔小裙的娇小萝莉,右边是黑色管家服式的高个男子打着一把不大不小正好能将远处两人的容貌遮住的太阳伞,虽说是太阳伞,但是那可爱又不失华贵的造型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件精贵的装饰品。

     萝莉挽着微微躬下身子为她打着伞的管家,两人走来就像是公主与骑士的巡礼,尊贵无比,让所有人不禁自卑地缩了缩脑袋,但又不舍得挪开眼睛。

     近了,太阳伞倾下的边角微微上扬,露出来的两人身后的阳光狠狠地戳疼了大部分人的眼睛。

     就在许多人轻柔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开口了:“好、好帅……好美……”

     听到这话之后,大家也都不管自己的眼睛有多难受了,忍着剧烈的阳光终于是将他们看清。

     清丽可爱、邪魅红瞳;肤如凝脂,惨白如画。一个如天使,另一个就像恶魔。

     他们就像是天使与恶魔的组合,令人惊艳久久说不出话。

     “他们是谁?”有人开始问了。

     大家都开始问自己,自己在预备班中有见过他们吗?

     “她、她是云惜!?”片刻沉默之后,终于有人说话了。

     云惜?云惜是谁?

     “怎么可能!云惜不是那个瘦瘦矮矮,土里土气的丑小鸭吗?”有人反驳道。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不会错的!她的这张脸,她的五官,和三年前的她真的是一模一样!”一开始说话的人有点退缩,可是在再一次看清楚来人的脸后,依然坚定了自己的话。

     “三年前?”不明真相的后辈们还是一脸迷糊。

     “那个、我也看出来了,你不说我还不确定,她真的是云惜!”这个时候又有其他人同意了最开始那人的看法。

     于是“她是云惜”的事情不一会儿就让众人皆知了。

     可她是云惜的话,那旁边的管家男子又是谁呢?

     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知道。

     “哼,是她啊?不就是那个三年都没有修炼出灵力的笨蛋么?”平常看云惜不惯的人说话了,嫉妒于云惜现在的耀眼,非常酸地嘲讽着。

     “就是,她又没灵力,来这里干嘛?”

     “谁知道呢!”

     最后大家又知道了,云惜是一个无法修炼出灵力的人,看她的眼神中不经意间多出了几丝轻视。

     “一个没灵力的人跑到这里来装·逼,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啊?”这是所有围观群众的心理

     “真不知道是从哪里雇佣来的帅哥!居然被这个丑小鸭给撩去了!真是气死了!”这是大多数女生的心理。

     ……

     “喂,让一让大家让一让!”这时候一位看上去给人以刁蛮印象的美丽少女,带着几个小跟班挤开人群来到了云惜的面前。

     “哟,我当是谁呢!云惜,你别以为你穿得人模狗样我就不认得你了!”

     刁蛮少女名为华萱萱,是云惜第三年所在班级的班长,也是日常看不惯云惜的人之一。她如此嫉恨云惜的原因也很简单,她和云惜、麟烟芷一样是三年前的同期生,可是因为她想要接近的麟烟芷却只和一个修炼灵力废的云惜在一起,这一点让她非常嫉妒与不爽!

     所以当麟烟芷走了以后,她就开始拼命刁难云惜,基本上见面就会忍不住嘲讽两句。

     今年的华萱萱已是感灵七阶,导师的推荐名额也顺理成章地被她拿到了,所以此刻见到云惜,内心不由地升起浓浓的优越感。

     “啊啦,这不是华萱萱卿吗?许久不见,近来可好?”云惜没有理会华萱萱的嘲讽,笑脸盈盈地和对方打起了招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关系挺好。

     “哦,还、还好……”个P啦!华萱萱瞬间抓狂了,为什么她会被云惜的笑容给吸引住了呀!为什么她居然有一瞬间觉得这个臭丫头有那么一丝丝的可爱?就因为她换了一件衣服吗?!讲真她的那件小裙子还真的超好看啊!可恶啊啊啊啊!!!

     “我现在还有点事,萱萱卿,咱们下次再聊,失礼了。”说完,云惜就稍稍地对华萱萱点了点头,从她身边交错而行。而一旁的零也同云惜一样对着华萱萱行了个礼跟上了去。

     “等等,给我站住!”愣过神来的华萱萱顿时羞恼地大叫道。

     “嗯?你还有什么事吗?”云惜修养非常好地站住了身子,回头带笑看着有气使不出的华萱萱。

     可这样华萱萱还是硬着头皮再次来带了云惜的面前,盯着她看了许久,可是丑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华萱萱放弃了,转过头去看向塞巴斯蒂安形态下的零,她想把这个气撒在云惜“雇来”的跟班上。

     “你……”可当华萱萱越走近零,看到零的那张脸,她的心脏便跳动得越快。

     这个人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帅?!

     原本想说的:“你小子谁啊!”结果开口却变成了:“你、你叫什么名字呀~”同时,脸上挂满了红霞,就像是一位思春的少女。

     “在下是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是云惜大小姐的执事哟,我的小姐。”说着,零牵起华萱萱的小手,低头在其手背上留下一吻。

     等到零将华萱萱的手放下过了小半晌,华萱萱这个反应过来,只觉自己的脑袋不断升温,一道鼻血从鼻孔中流了出来。

     “呜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你……”

     “你给我记住!!!”说着华萱萱就带着她的小跟班们狼狈地跑了。

     云惜死死地盯了一眼零,低声说着:“花心大萝卜……”轻哼了一声就撇过头去不再看他。

     剩下零一脸问号地站在原地,脖子一歪——这到底是怎么了?(塞巴斯蒂安问号.jpg)

     ……

     “贵安,离漫琳老师。”过了一会儿,云惜和零按照约定找到了在广场里等待他们的离漫琳。

     “贵安,云惜同学,呵呵,这些天以来你的变化真是令人吃惊呀!没想到一年前的丑小鸭,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公主。”离漫琳不吝言语地夸奖着云惜。

     “承蒙夸奖,这些都是塞巴斯酱的功劳。”

     “不,我只是帮大小姐穿上了一双水晶鞋而已。”

     虽然只是说着恭维的话,但在离漫琳看来这两个人的关系也是愈渐亲密。

     “听你的杨教官说,你前些日子已经到感灵四阶了?我想知道,现在你对你们实力的估计是怎样的?”离漫琳好奇地看着两人问道。

     “如果打架的话……普通的信灵级以下应该都没问题。”虽然零在云惜面前还没有完全恶魔化过,但是使用了恶魔之力的零确实能和将力量压制在感灵九阶的杨教官打得不相上下。

     “嗯?此话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