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 初战
    零轻轻地将睡过去的云惜放在休息室的靠椅上,转过头去向杨教官点头示意。

     “请吧!”

     杨教官笑着用手擦了擦鼻头,跟随者零的步伐重新来到了休息室外的训练场中。

     场中的两人分别站在五米开外,用身体包裹灵力产生的气势相互对峙着。

     “哦呀,气势挺不赖的嘛!完全看不出来你只是一个感灵二阶的守护灵。”杨教官操着他的大嗓门说着,像是在对一个后辈品头论足。

     “承蒙夸奖,不过,在在下看来你只能做到与我势均力敌,杨教官你不是有点太弱了?”口中说着感谢对方夸奖的零,实际上却是在暗讽着,作为恶魔的他被一个人类看作低一等,实在是有点不爽呢!

     “哈哈哈!这么有趣的守护灵我老杨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呢!是不是弱,你马上就能知道了!小心了!看招!”说完,杨教官就先发制人扬起拳头向着零所在的地方冲杀了过去,他的性格颇为直爽,才不管对战的人是前辈、同辈抑或是后辈,既然提出了切磋战,那么他就会用全力以赴来表示对对方的尊重!

     “好快!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只有这种程度的话,还是不够看呢!”

     对于杨教官看似卯足了力量冲杀的一击,其实只不过是对零的试探。所以零只不过是稍稍动用了一点灵气,黑茫一闪,就躲过了杨教官的冲击。

     “还不错,我这一拳大概用了感灵六阶的力量,可是,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杨教官没有在意躲过了他一击而绕至他身后的零,背对着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笑。

     “什……”

     零的第六感给他的感觉很不妙,下意识地就运气了灵气做好了防御的准备。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杨教官两边的肩膀处均飞速地长出了一只和他一样相同的手臂,“虎生拳!”随着一声爆喝,杨教官生出的手臂以非人的角度从身后对着零挥出了重重的一拳,击打在了零双手摆出的交叉防御之中。

     可尽管如此,零还是被杨教官突如其来的一拳击出了数米远,后背撞在的泥地上被剩余的冲击力反弹了一次,嘴角流出了一条浅绿色的鲜血。

     “反应速度也不错嘛!而且你又让我高看了一分,这一拳不仅使用了感灵八阶的力量,还使用了灵技。”杨教官向着倒地的零缓缓走过去,见他并无大碍般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讶,继续说道:“看来你说的‘测试时没用全力’的确没有说谎,只是用轻伤的代价换了我这拳,真是了不起呢!”

     “这是你的能力吗?”零拭去嘴角的绿血,眉宇间一阵凝重,他想要一步步慢慢试验自己灵力的计划泡汤了,对手的真实实力要比自己强上太多,从现在开始只有全力以赴。

     “在战斗过程中询问自己对手的能力不太好吧?呵呵,可是你想知道也未尝不可,我的守护灵名为‘千手魔’所以我拥有的不只是一双手臂,所以不要想着和我的战斗会给你喘息的机会。”

     “啊,被小看了吗?”看着四只手臂的杨教官不紧不慢地解释着向自己走来,心中的不爽更甚,“被区区一个人类轻视,身为守护者云家的执事,不做点什么的话,还真是有辱大小姐的身份呢!”

     杨教官只觉得零的气势陡然提升,对方正面冲了上来,雨点般的拳脚向他身上招呼过来。

     “不错不错,这个攻势真的很过瘾呢!”杨教官四只手臂防御得稳稳当当,愣是让零打得气喘吁吁,都没有找到哪怕是一个突破点。

     “还不够!”

     激烈的攻势持续了好一阵子,突然间零放弃了穷追不舍的攻击向后一撤,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少顷,笑盈盈地望着零的杨教官心中一悸,眼前活生生的零消失不见,而他居然发现不了他的踪迹。

     心生焦急的他只好摆正防御姿态,环视四周以图找到零的身影。

     然而,正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一根黑色的羽毛从天而降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杨教官毫不犹豫地向上望去,但那上面只有被夕阳染红的天空,以及不远处电线杆上盯着这里的几只乌鸦。

     奇怪,这几只乌鸦给人的感觉为何如此怪异?

     “杨教官,你在看哪里呢?我不说是早就说过了吗?要注意好自己的下巴啊!”

     “嗯?”还未等杨教官反应过来,一道喝声先至。

     “给我咬紧牙关了!执事…铁拳!”

     “污啊——”随着杨教官被一拳击飞,口中掉落出两颗牙齿,零这才出现在了杨教官的视野里。

     “虽然不喜欢被人揍,但揍人还真是愉快啊!”

     此刻的他,身上沾染着令人恐惧的危险气息,黑色的灵力流动在黑色的燕尾服旁,猩红的眼眸在即将落幕的天空下显得愈加嗜血。

     他就像是从地狱中来到人间的恶魔一般。

     杨教官揉了揉双眼,有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零的身后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羽翼,美丽但又邪恶得令人心生畏惧。

     下一秒,再看过去时,那对黑色羽翼已然不见踪影,这让杨教官以为这这是他产生的一个错觉而已。

     “咝——疼疼疼疼疼,你小子可以啊,你是怎么打到我的?”杨教官爬起身来,饶有兴趣地看着零。

     “就是速度快,让你看不清我的动作而已。”零并没有说谎,启动恶魔形态的他身体素质已经到达一个极限,他只不过小小地使用了一个障眼法就骗过了杨教官,然后绕到他身下,给他来了重重一击。

     “不,我是说,你是怎么突然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凭我信灵二阶的能力居然发现不了。”杨教官死死盯着零,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他的灵力值比起零来说高出了整整一个大阶层,这样都看不穿他的动作,这也太可怕了吧?

     “啊,你说那个啊!那只不过是在下的一个能力罢了,你也可以认为是一种障眼法。”说着,零看向了不远处电线杆上的乌鸦。杨教官也顺着零的视线看了过去,瞬间有所明悟。

     塞巴斯蒂安虽说是恶魔,但原本就是乌鸦化身,将自己的身影隐去,化为乌鸦伺机在杨教官的上方确实是让他防不胜防。

     “原来如此,你还有这一手!呵呵,怎么样?还打不打?”杨教官尽管被狠狠地揍了一拳,但还是兴致勃勃地看着零。

     “不了,我认输,使用出刚才那一招已经快将我体内的灵力用干了,在下还必须送大小姐回家,所以今天就暂且收手吧!”零眯了眯眼,温和地笑着,内心不断地咒骂着杨教官,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人类而已!

     “你这家伙,让我白白挨了你一拳就想跑?”杨教官嘴角一抽,只不过是一个稍微特殊了点的守护灵而已!

     零双手一摊,装作不在意地笑着:“杨教官您的年纪也不小了,在下可是在为您着想。”

     杨教官盯着零,零也不甘示弱地回应着。

     不一会儿,杨教官大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有趣,你这个守护灵真的就像是活生生的人类一样!让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守护灵了!”

     零没有说话,只是笑着。

     “来来来,坐着,我有点话想和你说。”杨教官靠在训练师一边的墙上,掏出了一盒香烟,席地而坐,“抽吗?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零摇头拒绝,他本不喜烟味,但是别人要抽他也不会反对——话说回来,事后是什么鬼?

     “男人不抽烟真是一种浪费啊!”杨教官也没有再劝说,自顾自地为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团浓浓的白雾。

     “我一开始听说云惜能够修炼出灵力来的时候,其实是非常担心的。”杨教官靠在墙壁上,面容满是慈善。

     “因为啊,你也知道,这个丫头已经十五岁了,这个年纪无论如何都会被赶出预备班的;要是她没有灵力倒还好,要么派去做做后勤,要么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活下去,只要她没事我就放心了;可她现在偏偏拥有了灵力,那么可想而知她只有参军和进入天守学院两条路可以走,我原以为她只能去参军的。”

     杨教官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痛苦的事情,顿了顿继续说:“其实,我也是从军队里退出来的,要不是我运气好,实力也当不上主力部队,我大概也会像我的战友们一样,牺牲在那块土地上吧……”

     “以我对她的了解,那个丫头一旦上了战场,大概会和那些异族拼死搏斗,说实话,那种行为对一个新兵来说与自杀无异。直到我又听说她有一个像人类一样,特殊、强大又非常为她着想的守护灵陪伴着她,而从我刚才所感受到的,你也确实如此,我现在才稍稍安心了下来。”

     杨教官掐灭了即将燃尽的一只烟,顺手又点起了第二只:“云惜这个丫头,脑袋很聪明,但就是四肢不够协调,刚来的时候,我教她基础格斗术,她总是学不会,一练习就会摔跤,一练习就会摔跤,呵呵,简直笨得可以了。”

     “可是,她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是放弃,越是失败她越要练习,越是摔伤越要向我讨教;这样的她连续数个月都是伤痕累累,但却精神奕奕地来上我的课;老杨我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学生,就算她没有感应到灵力的资质,但所有的学生中,我还是最喜欢她这样的家伙了!”

     “还记得当年我老是骂她,说她怎么这么笨,还没学会基础格斗术,今天再来看她,果然只有基础格斗术,她是最为熟练的了。”

     “我知道她后来堕落的一年,但我也认为这不是她所想的;这个丫头太倔了,她的心里只有成为强大的守护者这一个选项,宁死不庸啊!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觉得迟早有一天,这个丫头会忍不住自尽的。”

     零听到杨教官的话,呆滞地看着他,原来这边还有一个人对云惜是这么地了解。

     “嘿嘿,你这小子,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杨教官用力地将零拍醒了,然后珍重地看着他:“云惜丫头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帮助她、陪伴她,让她成为一个顶尖的守护者,绽放她心中的那道光芒!”

     “然后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听到某一天我们人类中有一名叫做‘云惜’的人大败异族!”杨教官咧开嘴,对着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让人心暖。

     又是不清不楚的事……喜欢说些意思不清楚感觉无法理解的话——这就是所谓的人啊!

     不过——

     “如果这是你的希望的话,那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必将始终遵守与你的约定。”零笑着,这一次是真心地对杨教官表达自己的好感。

     “哼,拐弯抹角。”

     “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