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4. 一拳劈开生死路
    终于来了!

     在听到那青年导师叫到自己的时候,云惜已是攥紧了拳头。

     云惜心率的跳动急速地加快起来,有一半是因为紧张而另一半则是兴奋。

     短暂的年华就已过了起起伏伏的人生,通往希望的大门正在自己面前敞开,尽管云惜被零教育过不喜形于色,但是现在的状况她实在是“我控记不住我记己啊”!

     深呼了一口气,云惜放空了心神,踏步走向前,与从擂台上走下来的华萱萱穿插而过。

     “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多谢,也请你拭目以待。”

     “哼!”

     ……

     见一位身材娇小,装扮华丽的贵族少女闲庭信步地走上了擂台,青年导师不禁多看了眼手中的资料卡。

     多亏了华萱萱,走上擂台的云惜本来还有点小紧张,现在剩下的只有兴奋与期待之情。

     “20号,云惜就是你?”青年导师不知为何特意地向她确认了一次身份,在得到面前少女的肯定后,这才将资料卡收进了口袋中。

     “烈士遗孤的少女,觉醒守护灵后两年修炼不出灵力,可在就在一个多月前突然崛起……有意思,变化这么大吗?”忆起眼前这位少女的资料,青年导师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特殊的守护灵,还有……离家的那位推荐的,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表现呢!虽然只有感灵四阶,但是可别让我失望啊!”

     青年导师想着,待到工作人员将擂台收拾完毕后,偷偷地对着旁边的人说了什么,接着,军用车拖来了一座新的铁笼。

     “或许这对你会有点不公平,但是你的资料上写着你的实力可不比预备班的那位教官弱啊——就用这头被强化过的上位阿喀什,验证一下是真是假吧!”青年导师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话说着,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了,让云惜感觉到了他的不怀好意,身体一阵激灵。

     “那么,开始吧!”青年导师已然控制不住,说话时的腔调都带着浓浓的恶意。

     “为什么轮到我的时候,都没有问我有没有准备好就直接开始了呀!”听“轰隆”一响,关着阿喀什的铁笼被打开,云惜才堪堪发觉到战斗已经开始。

     不过,这也没什么,良好的心态让云惜也很快地就调整了过来,对着即将出来的家伙做好了攻击的姿态。

     “什……什么!?怎么回事?”当笼子里的阿喀什缓缓走出来的一刹那,云惜与众人都感觉到了不对——这根本不是一头中位阿喀什!

     约莫六米高的身躯,更加粗壮的四肢,深红色如同被血染过的外壳,不断溢出的绿色唾液让人远远就感受到那一股恶臭!

     这明显是一头上位的阿喀什,而且还并非是普通的上位阿喀什!

     天守学院的人在搞什么?所有场中的学员都不敢置信地看着擂台上的一幕,为什么没一个人去阻止它?

     “喂,不会吧?天守学院的那帮家伙要杀了她吗?”刚得意洋洋地下了场,坐下没多久的华萱萱看到这里也震惊地站了起来。

     而场外的普通观众更是一片哗然。

     “我、我没有看错吧?这只怪物似乎要比之前的几只都要更大?”

     “是啊,我也看出来了,这不会是黑幕吧?”

     “黑幕?”

     “可恶,天杀的天守学院居然对这么娇小可爱的女孩子用黑幕!”

     “抗议!”

     “对,抗议!”

     “抗议!抗议!抗议!”没过多久,声势浩大的反对口号在场外观战的普通民众群体中响起。

     这声潮也在越来越响之中传递到了天守学院的其他导师耳中。

     “流家那个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光明正大地破坏招生测试的规矩。”其中一位导师不满地说。

     “是啊,虽然资料上是说那个小丫头有过人之处,但是想要探底的话也不是现在啊……”其他导师也跟着附和道。

     “算了,由他去吧!毕竟是流家的人,出了事他也负责得起。”待这人话一出口,所有导师也只是叹了口气,便不再去管。

     在其他人交头接耳之际,擂台上的时间可没停止。看见气势汹汹地向自己逼近的阿喀什,云惜脑门上挂满了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头阿喀什给我的压力这么大,就好像是使用全力的杨教官一样……不,它给我的感觉更加地恐惧。”

     云惜开始慌乱了,双腿疲软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隐约有滑跪在地上的趋势。

     “真是被摆了一道啊……”就当云惜将要被恐惧压倒的时候,绿色球体状的零从云惜的身体里飞了出来。

     “零先生!”

     看到零出现的云惜,脑中氤氲的恐惧在一瞬间全部消散而去。

     是啊,只要有零先生在的话,无论是怎样的强敌,我都无所畏惧!

     “没想到杨教官还是将我们的真实实力上报给了天守学院,本来想着如果只是普通的中位阿喀什的话就让云惜你自己先试着挑战看看,可是现在好像并没有那样的机会了呢!”零淡淡地说着,似乎并没有将对面的大家伙放在眼里。

     “云惜,你还站得起来吗?”

     “嗯,我没事,谢谢你!零先生!”

     “啧,别会错意了,我只是不想让你拖了我的后腿啊!”零漂浮了起来,绿光闪动顿时变身成了塞巴斯蒂安的形态。

     场外。

     “喂,大家静静,好像情况有变,那个男人是谁?”

     “是来救人的吗?哇,他长得好帅!这么帅的男人一定很强吧!”

     “哼,肤浅!你没看到那个人是一个绿色的球变的?而且那个球是从那个小个子的女孩身体里出来的,我认为那个男人肯定是女孩的守护灵!”

     “是吗?那你们说是不是这个女孩还真的有可能打败那头怪物?”

     “不、不知道……可能有希望吧!”

     这个时候,叫喊着抗议的人群也慢慢地静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大屏幕中“突然出现的男子”与“强大异族”的对决。

     场中。

     “喂,你们快看,那个人不就是刚开始和云惜一同前来的管家吗?”

     “还真的是,这么说来,那其实是云惜的守护灵?哇哦!人形的具现化守护灵,而且还长得这么帅,好羡慕啊!”

     “是啊!不过,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哼,云惜这才刚修炼出灵力来多久,怎么可能打得过一头上位阿喀什?我看多半是要输了!”

     “胡说!你分明就是嫉妒!管家大人这么帅怎么可能会输?”

     “就是就是,管家大人才不会输呢!再说就算输了也是天守学院的错!”

     “没错,管家大人最强了!啊,你们看你们看,管家大人他笑了啊!!!啊啊啊,他在看我!好帅啊!”

     “放P,分明是在看我,啊啊啊!管家大人,再看我这边一次!”

     ……

     只是亮相了一会儿,零不知道塞巴斯蒂安就收获了这么多的迷妹,要是在擂台上多露出几手,那岂不是?

     另一边,华萱萱自然也看到了被云惜召唤出来的球变成了塞巴斯蒂安,眼神呆滞地望着擂台之上,唇瓣微动:“骗、骗人的吧!?”

     回到擂台之上,身着黑色燕尾服的塞巴斯蒂安用身躯抵挡在云惜的面前,衣襟无风自动如遗世而独立。

     “大小姐,在下来晚了,不过,只要有我在的话,就绝对不会让您受伤。”零直挺挺地站着,凝视着向自己冲来的阿喀什不慌不忙。

     “那就拜托你了!塞巴斯酱,去!干掉它!”云惜也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向着侧面挥出自己的手臂,命令已然发出。

     “Yes,my_lord.”说出去话的瞬间,零的身体也随之消失在了原地。

     “砰!!!”剧烈的一声响起,惊人的一幕镜头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上位阿喀什保持着挥出去的拳头,庞大的身体如将要滚动的巨石般只是由单脚支撑着朝前倾斜的躯体,给人以无限压力。可是定睛一看,大家就会发现,一道比起阿喀什六米高的巨大身体显得尤为矮小的身影用一只小小的拳头顶在了它的腹部。

     “超·执事…铁拳!”

     下一刻,只见阿喀什猛然吐出了一口墨绿色的血液,重重地向后倒飞而出砸在了地上,响彻于整个四季中心广场。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众人心中的疑问。

     “没看错吧?只是一拳,那个大个子怪物就飞了?”

     “我的天,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人群沉默了许久,突然,呼喊声犹如喷泄而出的火山爆发了出来。

     “喔喔喔!干得漂亮!”

     “还挺不赖的嘛!那个帅小伙!”

     “切,什么天守学院,就算你出黑幕人家不还是照样通关给你看!”

     “大快人心啊!什么异族,简直弱爆了有没有!”

     大家纷纷赞扬着,有夸奖零的,有鼓励云惜的,有鄙视天守学院的,还有大骂异族弱鸡的。

     同时,在一部分萝莉、少女甚至大妈之中:

     “啊啊啊啊!管家大人好好好帅啊啊啊啊!”

     “看到了没!一言不合,就被揍得对面吐血三升!不愧是管家大人。”

     “管家大人粉一生啊!!!”

     “啊,没有管家大人看我要死了!”

     休息区内的华萱萱同样也是一脸花痴地看着塞巴斯蒂安形态下的零,被洗脑了一般说着:“黑色的…翅膀?塞巴斯蒂安大人,好帅……”

     正如华萱萱所见,零击飞阿喀什的一击已然是使用了完全恶魔化的能力,既然自己的情报已经暴露了,不如就展现出全部的实力给天守学院的导师们看看,这样一来,天守学院对云惜的培养才会愈加重视。

     悄悄地将黑色的双翼收起,零慢慢地回到云惜的身旁,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手绢擦拭着自己并未沾染上太多鲜血的拳头。

     “干得不错哦!塞巴斯酱。”

     “幸不辱命呢!”

     云惜知道零很强,但是也没想到一拳就能将一头上位阿喀什击败。心里也默默地为自己打着气:“以后要更加努力了,绝对不让自己变成零先生的后腿!”

     “啪啪啪……”不远处,主持擂台的青年导师对着云惜与零鼓起了掌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尽可能地高估你们的实力了,可没想到还是低估计了!”

     “认识一下,我是天守学院强攻系的导师流望舒,看到你的资料就忍不住增加了一点难度,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流望舒笑着接近了两人,嘴上说着抱歉,但是看上去却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不,我们……”

     “啊,下次请流导师千万要注意咯!”没等云惜说完,零毫不客气地打断并回敬了一句。

     开玩笑,塞巴斯蒂安可是抖S啊!被小小的人类欺负了怎么可能还能保持善意与对导师的尊敬?

     “呵呵,你的这位守护灵先生,真是毫不留情呢!既然测试也结束了,你们可以下去休息!小家伙,期待和你在天守学院见面!”

     待流望舒向着云惜和零挥手转身后,异变出现了!

     惨叫声是从现场收拾死去的阿喀什残骸的工作人员中传来。

     所有人循声望去,原本被塞巴斯蒂安一拳轰死的阿喀什身体不断蠕动着,犹如被融化的冰块一样,全身的血肉全都瘫在了地面上,连同骨头一起化成了血水,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没过多久,阿喀什融化的躯体之中显露出一块紫水晶般约莫半立方米大小的晶石,以及飞射而出落在一旁的小型黑色结晶。

     “不好!那是……”没有理会飞出去的黑色结晶,流望舒见紫色晶石浮出,震惊之中立马飞身朝着它扑去,似乎像要阻止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一样。

     然而,看样子为时已晚,一道紫光从晶石中激射而出划破天际,紧接着那晶石炸裂开来,虚空之中被炸出了一道黑色的次元通道。

     上百道比刚才那头上位阿喀什更加血腥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在场所有人不寒而栗。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