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 战前
    关于云惜与零的实力,离漫琳也有向杨教官打探过,可是后者只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什么的微笑。

     虽然很无奈,但是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认可吧?在离漫琳看来,一个半月前,当云惜还是感灵二阶的时候就被她判定有感灵五阶的实力了,现在听闻云惜成长到了感灵四阶,那么至少打败普通的感灵六阶应该不在话下了吧?

     可现在听了云惜颇具自信、远超自己预期的回答之后,心中有些纠结。以她对云惜的了解,云惜对这种事并不会说谎,所以离漫琳对云惜能在短时间内成长这么大是由衷地高兴地——只不过,她担心这孩子会不会错误估计了自己的实力呢?

     “嗯,塞巴斯酱很强的,请相信我们!”云惜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这让离漫琳将自己心中的猜忌压制了下去。

     “既然云惜你这么说了的话,那离老师就相信你!这次的招生对你来说,应该是没多大问题了。”离漫琳笑着揉了揉云惜的小脑袋,这丫头也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呢!

     “那么,塞巴斯蒂安先生,一切就拜托你了!”

     “当然,这是我的职责。”

     ……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等待,招生测试大会也即将开始。

     这次的测试规则也经由广场中心的大屏幕透露了出来。

     天守学院的学员会被分为四大系,分别为:强攻系、防御系、支援系以及侦查系。根据报名时选填的志愿,天守学院今年将他们分成了三部分考核。

     志愿强攻系的学员,将接受一场歼灭战——在规定时间内挑战一只中位阿喀什。

     所谓阿喀什便是一种异族士兵,它们是异族中最低端的战力,被联邦政府称之为兵蚁级,但是每一只都相当于感灵级的守护者。

     而中位阿喀什的实力大致在感灵四阶到六阶之间。

     战场上要活捉这类实力不强的异族对现在的人类来说简直不能再容易,而且阿喀什这类异族生物是没有智慧的,它们存在的只有杀戮以及对异族高阶生物的服从。

     所以人类便将它们捕捉来作科学研发的试验材料以及新生代守护者的培养。

     志愿防御系的学院,将接受一场守卫战,它们要在规定时间里防御住一只上位阿喀什的攻击。

     上位阿喀什的实力大致在感灵七阶到九阶之间,但实际上,守卫战上的阿喀什应该只有七、八阶的实力。

     剩下的支援系以及侦查系,将会因各自能力不同安排不同的导师测试。

     如果非要有看不清自己能力的家伙报错了院系,天守学院也会给他们当场再选一次的机会。不过,一般来说每一个名额都会有推荐导师把关,出现这种状况的是少之又少的。

     在离漫琳与云惜和零的商讨下,云惜决定选择了强攻系。

     这不仅是因为强攻系比较容易出强者,而且上阵杀敌是云惜的夙愿。

     同时麟烟芷,她也是强攻系的一员,云惜想要去见她,不光如此,她还想和她一同战斗!在战场上比较一番,到底谁消灭的异族更多!

     接下来,在天守学院的领队导师的致词与引导下,所有参与招生测试的学员来到广场前对着联邦政府的旗帜宣誓。

     云惜自然也伫立于其中,今年远冬市的推荐名单上一共有五十位学员;在这里面,强攻系的二十人、防御系的五人、剩下的是支援与侦查系混合在一起。

     “咦?那不是云惜吗?为什么她会站在那里?”大多数人都察觉到了人群之中有位穿着打扮以及气质都高于他人的人,很明显那便是云惜,大家纷纷不解地看着在他们印象中无法修炼出灵力的她,疑惑地想着。

     难道是因为家里人给她走了个后门?

     不,这不可能,众所周知云惜是一个孤儿,况且天守学院的招生测试完全是公开的,这也杜绝了有人想要走后门的嫌疑,当然具体有没有人能走这个后门,普通人甚至是绝大多数的守护者都是不知道的。

     那么她应该是靠自己的实力拿到的这个推荐名额,所以原因只有可能是云惜扮猪吃虎,明明有灵力却要装作无法修炼出来的样子,到了这个即将从预备班毕业的最后关头,站出来怒抽一记所有人的脸。

     真TM恶心!

     此时此刻,所有欺负过云惜的、背后说过云惜闲话的、自恃资质不错而嘲笑过云惜的,统统低下了头,心里只期待着云惜上场的时候“原形毕露”。

     他们不敢,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而此刻的华萱萱也同样注意到了站在队列中前方的云惜,看着她的背影华萱萱的内心开始复杂起来了……

     招生测试大会开始,所有报名的学院将在测试擂台上完成他们的测试内容。

     四根四季柱之间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前来观摩的普通群众立于警戒线外,他们满怀激动地注视着广场正中央的大屏幕——毕竟擂台离他们太远了,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意外产生。

     三百年过去了,现在的普通人,尤其是住在内陆的,大部分都只能在电视、网络以及新闻上得到关于异族的信息,就连守护者也一般只见其人,没见过他们动用能力。而现在即将在眼前上演真正的守护者大战异族士兵,他们怎能不兴奋?

     大屏幕分为两半,测试擂台也分别有两个场地,一边记录着一块场地的影像。

     这两个测试擂台,其中之一是为支援系以及侦查系的学员准备的,而另一个将作为防御系和强攻系的挑战场所。

     云惜手中拿着写着“20”的号码牌,而考核是先从防御系开始的,所以她便是这边这块擂台上进行测试最后的一位选手——毕竟只是提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报的名,处在大轴子的位置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云惜看了眼身旁的华萱萱,她不明白早就有了一定的实力的华萱萱,为什么是“19”号的压轴选手,不过这也不是真的被压了一筹,云惜相信她和零的实力肯定要比华萱萱要强的。

     华萱萱对她的日常嘲讽她也没有忘记,只是比起其他人,云惜认为华萱萱的骂人水平还不到位。

     而且还特别容易害羞——想到这一点,云惜吃吃地笑了起来。

     为了最大保存灵力而回到云惜的精神世界里的零,在感受到云惜的笑意后,心中不禁升起了浓浓的成就感,不可思议,就算是他也能影响并将一个人从熟悉的深渊边缘拉回来,现在还让她可以自由地对他人露出笑脸。

     “真是的!有什么好笑的,哼,到时候让你看看本小姐的厉害!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配呆在麟烟芷身边的人!”注意到云惜的笑容,华萱萱翻了个白眼默默地想着,紧接着思绪一飘:

     “话说回来,塞巴斯蒂安大人在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