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 华萱萱与云惜与麟烟芷
    华萱萱看着不惜将可爱的小裙子撕成布条也要为自己将伤口包扎好的云惜,神情不禁恍惚了起来。

     “云惜,你不恨我吗?”华萱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云惜,大概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也很清楚吧?

     “你在说什么?这一年的我确实是一个混蛋,你并没有说错啊。”云惜淡淡地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你……”华萱萱知道,云惜指的是自从麟烟芷去了天守学院后,她开始对云惜语言上的侮辱。但是华萱萱想的不是这点,而是两年多的时间,华萱萱对云惜都是心存不满的,自然云惜也并不知道这一点。

     自己只不过是落井下石,一个卑鄙的人,一个善妒的人罢了。

     “够了!”华萱萱用力将云惜推开,自己硬撑着再度站了起来。

     “喂,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受了很重的伤了?”云惜有点生气,但还是想凑上前去为华萱萱将最后的伤口包扎好。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华萱萱没有理会云惜,继续说道:“我会等你,只不过是看你的守护灵厉害,想找一个人保护我而已!但是现在看来,你的守护灵也抵挡不了它们多久就会败下阵来。”

     云惜闻言也抬头望去,只见身后张开一对黑羽翅膀,已然完全恶魔化了的零只能靠着过人的反应力以及速度来限制三只暴食者,看得出来只要是正面交锋,或者等零的灵力耗尽,自己等人就要沦为待宰的羔羊。

     零双手持着餐刀餐叉与暴食者们战斗着,然而仅仅依靠这些武器是不足以杀死它们。

     这时,三只暴食者停下攻击相互交谈了一会儿,与阿喀什不同,暴食者已经稍微有些灵智,比起无脑冲锋的阿喀什实力不只是等阶上的差距。

     零见它们停下攻击,终于有了点喘息的机会,瞄准其中一只下位暴食者,将手中刀叉极速投掷出去,青色的血液溅出,戳瞎了那只暴食者的一只眼睛——没有一击必杀果然还是爆发力不够么?

     零的动作显然惹怒了其他两只暴食者,咆哮了两声之后怒然再次冲向了一击得手后就撤的零。

     “好机会!贝斯蒂!”见一只暴食者被零中伤,华萱萱立马使用守护灵的能力变成猫娘的形象,试图给那暴食者致命一击。

     “华萱萱!”虽然华萱萱嘴上一直说着为了保护自己,但是如此关键时刻她毅然决然地带着伤也要加入战斗之中,这让云惜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明白华萱萱为什么又讨厌了自己,但是她知道他们两都去战斗了!她也很想去,可是不行,她还有零交给她的任务必须完成,云惜拿出了那块黑色结晶暗下决心。

     ……

     “得手了!”华萱萱双手长出利爪,矫健地避开只剩下一只眼睛提供视野的暴食者,绕到它的身后对着它的脖子挥出积蓄已久的重重一击。

     华萱萱明白,就算是暴食者受伤了,正面硬刚也并非现在的华萱萱可以打败的。对于中位阿喀什,她可以凭借力量与敏捷的化身的贝斯蒂将其打爆,但是对于暴食者,她只能选择偷袭其要害。

     利爪刺进了暴食者的颈部,绿色浓稠的血汁沾染了华萱萱的手臂,暴食者嘶声力竭地惨叫了一声,看样子是成功了!

     华萱萱心中的紧张之情得以平息,可就在她要将自己的爪子收回的时候,暴食者紧紧地抓住了华萱萱的手肘。

     “还没死?怎么可能!?”华萱萱心中猛地一惊,死命想要挣脱出来,但是奈何她与暴食者的力量差距太大,结果是纹丝不动,被暴食者抓着的手肘,就如被磐石镇压住了一般。

     惊慌之下华萱萱只能用剩下的手脚死命地捶打着暴食者的头部,企图让它吃痛放开自己,可是连续的重击竟然只是使其皮肤破裂,不说造不成根本性的伤害,反而感觉不痛不痒。

     下一刻,华萱萱只觉天旋地转,在暴食者愤怒的嘶吼声中,插在它脖子里的利爪被硬生生拔出,身体被暴食者压倒性的力量肆意拽动着。

     紧接着,华萱萱感受到从后背上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暴食者将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青色的地砖被硬生生地砸碎,尚未痊愈的后背此刻更显疮痍,甚至内脏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

     “该死的!”在不远处与其他两只暴食者盘旋着的零见华萱萱被重创,心中也满是焦急。如果他可以再强一点,如果他可以拥有足以杀死它们的手段就好了!

     两只暴食者看到零和它们对战的时候还有多余的功夫去管其他人,也是叽里呱啦地说了什么话,虽然不知道是说得什么,但是看那表情想必多半是嘲讽之类的。

     趁着零注意力不集中之际,那只中位暴食者凌空一脚,将零踹飞了出去。

     “可恶!”零大吐了一口鲜血,重新集中了注意力,现在只能寄希望能拖到云惜进阶,如果不将这两个家伙解决掉的话,他也无法腾出手来。

     “砰!砰!砰!”被重重地甩在地上的华萱萱,被眼中尽是愤怒的暴食者疯狂蹂躏着,它抬起满是肌肉的大腿,狠狠地对着躺在地上的华萱萱踹了一脚又一脚。

     背后的地面随着暴食者的踩踏,石屑一点一点的飞出,华萱萱的身体不断地向下凹着。鲜血不断地从她的口中流出,腹部甚至是脑袋上都留下了被重踩过的伤痕。

     痛!好痛!超痛!乃至已经对痛觉产生麻木,乃至她已经觉得现在的她就像是身处梦境一般。

     “我……就要死了吗?”

     华萱萱脸上的泪水已经和血水融合在了一起,视野也变得模糊不清。

     模糊之中,她似乎看见那只暴食者对自己这个“必死”之人不感兴趣,继而转向此刻正坐在地上集中精神提炼着能量晶核中灵力的云惜。

     “云……惜……”华萱萱嘴巴微微地颤动着,但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看着云惜,她仿佛又看到了三年前第一次遇见她时的样子。

     不,准确来说是第一次遇见“她们”时的样子。

     华萱萱是孤儿,和“她们”一样都是没有父母孑然地活着的人。但不同的是,华萱萱甚至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所以,她没有所谓的烈士遗孤的荣耀。

     因为战争,孤儿院的福利并不好,但即便如此漂亮的院长姐姐对她还有其他的孩子都像看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一样。

     华萱萱是在安定区边缘的城市长大的,在她七岁那一年,她的城市受到了来自异族的侵袭。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异族”。

     为了保护她,院长姐姐被“怪物”吃掉了。房子被烧了,所有的同伴们也丧生在了火海之中。

     就只剩下被藏在了水井下面的华萱萱一人被晚来的城守军们发现给捞了上来。

     因为孤儿院被拆了,整个城市也被异族毁了一半。没有了“家”的她便跟随着军队的人来到了远冬市,过上了半流浪的生活。

     这也是华萱萱第一次心中怀上的“恨意”。

     她恨自己的无能,她恨破坏了她心爱的家园、杀死了她同伴以及最爱的院长姐姐的异族!

     华萱萱发誓,就算是死,她也要杀死在她眼前的异族!

     十二岁那年,她觉醒了守护灵,被机构送进了远冬市的预备班中。

     但是因为营养不良,那时候的她黑黑瘦瘦的,和现在一比完全就是两个人。

     那年冬天,华萱萱见到了云惜和麟烟芷,她偷听到了她们只见的约定——那个关于一起变强、然后一起去消灭所有异族的约定。

     怀着同样信念的华萱萱很想加入她们,想和她们述说自己的故事,想和她们成为知己。

     可是华萱萱非常自卑,身为守护者的后人,那时活泼又可爱的云惜和麟烟芷在别人眼里都是金光闪闪的存在,而华萱萱自己却是个被家人遗弃、后来又流离失所的丑小鸭。

     她不敢接近她们,或者说她没有勇气让她们去接受一个丑陋又自卑的自己。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华萱萱发现云惜居然修炼不出半点灵力,而麟烟芷却被同学以及导师们传颂为天才中的天才。

     华萱萱心中觉得这是她的一次机会,虽然这很卑鄙,可是只要能踩着云惜,她就能如愿以偿地加入麟烟芷的阵营中去。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那时起,华萱萱想要改变自己,不光从修炼上,同时也从外表上。

     两年后,云惜还是没有修炼出灵力,华萱萱也还是没有勇气接近她们,可是那个时候麟烟芷已经被绑去天守学院了。

     华萱萱开始懊悔,开始痛恨自己的自卑与软弱,她开始去做一些她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比如竞选班长。

     华萱萱也成功地当上了班长,然而云惜却开始堕落了。

     华萱萱很生气,云惜好歹也一度是她憧憬过的对象,就算她无法修炼出灵力,但那份努力她是看在眼里的。

     于是,华萱萱开始嘲讽辱骂云惜,她想用这个来激起云惜的好胜心,同时卑鄙地满足自己已经“不再自卑”的错觉。

     一年之后,临近毕业的季节,华萱萱原以为她与云惜将变成陌路的时候,那个云惜回来了,她带着三年前初见她时相同的表情,相似的容貌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她不信,所以开口嘲讽云惜摆什么花架子,只是云惜那神采奕奕的样子,让她哑口无言——云惜她真的,回来了?

     华萱萱想确认,却被那个叫做塞巴斯蒂安的人吸引了眼球,没错她只是沉迷男色,才不是没有勇气去问!

     可接来下的擂台战确实证实了这一点,云惜还是那个云惜,是华萱萱一开始就十分憧憬的那个云惜。

     华萱萱发现,云惜一直没有变,变得反而是她自己。

     她不仅仅自卑、没有勇气、长得丑陋,甚至现在还非常地卑鄙!嗯,或者说再加上一个好色?

     华萱萱笑着,她不明白为什么临死之前她还能笑出声来。

     “院长……姐姐……”

     刹那间,记忆中小时候孤儿院的院长姐姐被异族吞吃的画面一闪而过。

     顿时,华萱萱的笑容凝固,面容极具扭曲起来。

     “杀…杀…杀……就算是死,我也要杀死在我眼前的异族!”

     原本奄奄一息的华萱萱此刻居然站了起来,眼神空洞的她,被血浸染成一个血人,身上渗透出一股毁灭的气息。黑色的长发再次生长,逐渐变成了血红色,黑色的耳朵与长尾上出现了金色的花斑。

     “恨——恨——我恨你们啊!!!”华萱萱仰头长啸一声,如同狮吼一般,整个人身上冒出了复仇的火焰。

     “杀!杀死它们!塞克荷迈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