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我必将永远侍奉在您左右!
    云惜是被一股好闻的奶香味给弄醒的。

     睁开双眼,她看到的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奇怪,为什么她会躺在床上?

     茫然间,云惜伸出藏在被子中的右手放在眼前看了看,一道闪烁着妖异的紫**法阵被烙印在了她的手背,从中发出的关乎灵魂上的印记让她有些心惊——就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吃掉了一样。

     “早上好,大小姐。”突然,来自一旁的男性嗓音让云惜吓了一跳,这声音充满了磁性,让人堕落其中。

     云惜向音源撇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得如同恶魔般俊俏的面孔,挺拔的黑色燕尾执事服一丝不苟地挂在了那人的身上,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一股上流社会人士的气息。

     “你是谁?”云惜立马坐了起来,她不认为自己有认识这样的人,他的容貌妖异得简直令人窒息,可是她与他之间那份如同亲人般的亲切感又让她颇为疑惑。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云惜,向着她递来一只崭新的牙刷和水杯。

     “诶?谢、谢谢……”云惜不知所措地将牙刷和水杯接过,一时间愣在了床上,半晌才如梦惊醒般地问向侍候在一旁的那人:“你、你是零先生?!”

     “啊啦,大小姐您还真是健忘呢!”执事服的男人没有否认,只是再将水盆端在云惜的面前。

     “谢谢。”云惜小脸变得红红的,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照顾着,而且对象还俊气得让她无法直视。她谨慎地向着水盆里小吐了一口水,用牙刷细细地在口腔里刷了起来——感受到了旁边那人如贵族般的气质,她也非常害怕破坏了这样的氛围,殊不知在旁人看来她这样小心翼翼的举动却更加地好笑。

     虽然云惜也肯定了燕尾服执事是她的守护灵的身份,但是在她的印象里面零先生之前与现在简直判若两人。之前的零盛气凌人,性格似乎还有些恶劣;然而现在却是一副邪恶与优雅并存的忠犬模样。

     或许自己之前的行为真的是让自己的守护灵大人生气了。

     云惜在两年都无法修炼出一丝灵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迷茫。在痛苦与不断升温的自卑感的折磨之下,她对生活、对人生感到了绝望,可是面对着那颗守护灵种子,她的内心始终承载着一份希望。

     然而,三天前听到的那些人恶毒的闲言碎语,让她的绝望一时间覆盖了希望;人在精神状态不佳的时候愈是容易滋生负面的幻想,三天的无休无眠让她坠入了对自己彻底放弃的深渊。

     而就在刀即将划破脉搏的最后一刻,她感受到了——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那颗种子被从中划破、绽放开来,里面那个让她至始至终牵挂的东西诞生了。

     与此同时,云惜感受到了力量,一股从所未有的东西在她的体内滋生。她知道,那便是所谓的灵力!随着零先生的到来,她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而且零先生也对她说过,她是有希望成为一个强大的守护者的!而且她也相信,只要有零先生在的话,她也一定能坚持下去的!尽管零对她总是恶语相向。

     不过,话虽如此,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零先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还有她当时似乎是躺在浴缸里来着的?!那么——云惜悄悄地翻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换下的衣物,瞬间脸蛋变成了一颗煮熟的鸡蛋,眼神飘忽着不敢直视一旁的零。

     在这个状态下,零的照顾简直就是无微不至,每每云惜想要干什么,零总能提前知道。而且他的动作轻柔又不失力度,在云惜洗漱完之后,零用温热的毛巾帮她在没有清洗到的死角细细地擦了一遍,并在她的脸上涂抹了好闻的白色面霜,用束发带将她的刘海固定住不落下来。

     接着,零又从厨房拖出一辆铁质的餐车,上面摆放着一碗粥还有一些点心。云惜一开始闻到的香味,应该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大小姐许久没有进食,体质也较弱,这是我特意为您准备的营养早餐,希望您按照牛奶面包粥、芙蓉蛋、戚风蛋糕以及白开水的顺序食用。”零说着,在云惜瞠目结舌的表情下将摆放了食物的小桌子托盘放在了她的身前。

     “唔,嗯……谢、谢谢。”云惜觉得她除了会说谢谢以外什么都说不出,因为要拒绝这样的精心照顾云惜说不出口,另外,在她看到这些卖相精美的食物之后,肚子已经开始咕咕作响了!可是——(这句mmp她一定要讲!)

     “那个、零先生,其实您不必……”

     “大小姐!您难道不需要我这个执事了么?”还没等云惜说话,零就已经把话接上了。

     “诶诶诶额!?”原本邪恶贵气的零,忽然就露出了悲伤的表情,活脱脱的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的样子,让云惜立马就后悔了说出那种话的决定:“对、对不起!!!那、那个我只是想问,为什么零先生要突然对我这么好……”

     而且有人对她这样好,这还是第一次。一时间让云惜心乱如麻。

     “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零突然开口,面容也恢复成了那个邪魅的样子,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嗯?”云惜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是我现在的名字,”零蹲下身子,让他的眼睛和云惜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作为守护灵,我的能力是变身,可以让我变成在我的那个世界里的人物,并拥有他们的能力,塞巴斯蒂安是我能变身的对象之一,现在的我——是一名恶魔执事!”

     “所以,请大小姐放心,我必将永远侍奉在大小姐左右。”零的眼眸微垂,捋在耳后的几缕青丝随着从窗映射过来的几束阳光滑落在妖异秀美的脸颊上——此刻的他虔诚得就像是一个信徒,在阳光的沐浴之下俊美得不似恶魔而似天使。

     而云惜就是他信奉的耶稣。

     云惜突然觉得鼻头有些发痒,使劲将快要流出去的东西给用力吸了回来,然后慌乱地端起了小桌上的面包粥,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小云惜别担心,爸爸妈妈一直都在上面关注着你呢!而且啊,爷爷也会永远地陪在你身旁,照顾你,看着你长大,看着你结婚,呵呵,只要你到时候不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就行了!”

     ……

     “哈哈,别看爷爷这样,我也是一名强大的守护者呢!放心,等你和这些哥哥姐姐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去找你,乖,跟着他们先走吧!”

     ……

     “云惜,你的爷爷他已经……对不起!”

     ……

     或许是因为喝的太快,又或许是因为太久没进食导致食道有些干燥,不一小会儿,云惜就被呛着了,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将食物喷洒了一床,脸上混杂着的不知道是粥水还是泪水。

     “呀嘞呀嘞,真是不令人省心的大小姐。”零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条手巾,耐心地将云惜的脸蛋擦拭干净。

     “我没有哭,我只是被呛出了眼泪而已!”云惜原本只是微微抽泣着,只是当她说出这番掩饰的话语之后,眼泪和鼻涕止不住地往下流,小脸紧绷着,十分努力地忍耐着的样子。

     “是是,没有人说你在哭喔,我的大小姐,我知道的哟!你很坚强,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坚强呢!”零轻柔地将坐在床上瘦小的泪人儿抱在了怀里,用手慢慢地拍着她的背部。

     只是这一举动却是让云惜决堤了,她终于忍不住了,趴在零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呜呜——为什么?为什么爸爸妈妈要离开我啊?为什么?为什么连爷爷也走了?为什么只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啊?!说好的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呢?说好的会看着我长大呢?骗人!大骗子!!!我真的不想让你们走啊!呜呜呜——”

     零虽然不知道云惜家人的具体情况,但是多多少少也能猜得出。况且她的痛苦是零有目共睹的。烈士家族之名不是她想要的,政府的高额抚恤金也对她来说毫无用处!她想要的就只是那份平淡却又令人心暖的亲情。幼年丧亲的经历已经让她难过,现在只剩下她孤身一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那又是怎样的孤寂?

     在不断失望、不断升温的嘲笑与自我谴责中积累的苦楚,不是她这样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可以承担的!

     她很坚强,至少她立下过向异族复仇的誓言!至少她为此不断努力过!至少……她坚持到了零破茧而出怀抱她的那一刻!

     良久,云惜停止了哭泣,趴在零的身上有规律地哽咽着。注意到云惜的感情得到了平缓,零这才轻轻地将她推开。

     “好啦,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零微笑着将她脸上的泪渍再一次擦干。

     “我、我本来就不漂亮。”这一年以来自暴自弃的生活让尚处于发育中的云惜显得面黄肌瘦,不会保养打扮的她在别人眼里确实是一个丑小鸭。

     “不,大小姐在我的眼里就是公主般的存在,而且我会让所有人都觉得大小姐的的确确是一位尊贵的公主殿下。”

     零没有自知,他的这番话在云惜耳朵里是多么肉麻的一句情话,这让云惜的小脸再次红透了,低如蚊声地轻“嗯”了一句,之后肚子又开始抗议地“咕咕”叫了起来。

     “失礼了。”零站了起来,微微地对着云惜鞠了一躬,只是眨眼间,在云惜惊愕的目光下,身上的被子以及桌上的食物全部焕然一新。

     “那么,大小姐,请您再次享用早餐,之后我会对您的仪容进行修整,教导您应该遵守的一些行为规范,作为我们守护者云家的人,您的行为不能被庶民轻视。”

     听完,云惜嘴角一抽,守护者云家到底是哪里来的贵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