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0. 梦魔与巨象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小iG!

     ————————————————————————————

     远冬市的街道还是那个街道,可是从四处传来的哭喊声以及弥漫着的硝烟,硬生生地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喂喂,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异族入侵这里,这里不是内陆城市吗?联邦政府的军队去哪了?人类终于要灭亡了吗?

     人心惶惶,不少人都不经意间发出了这样的心声。

     其中龚行健也是如此。

     “真是糟糕透了!”

     龚行健绝望地抱怨着,在他眼前的“怪物”已经当着他的面吃了好几个人下去,而下一个估计就轮到自己了吧?

     该死的!今天在四季中心广场举行的天守学院公开招生测试他随意看了几眼就走了,没想到只不过是去吃了个饭,在回家的路上就遭遇到了异族怪物的袭击。

     虽说龚行健是一个民用车销售部的经理,但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普通人,对面有一个无论怎么看都无法抑制自己恐惧之心的怪物,要怎么逃?

     所以,要到此为止了么?看着巨大怪物手上的斧子就要斩到自己的身上,龚行健闭上了眼,他仅希望于守护者们可以在他死后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可恶的异族!这该死的世界!

     然而,接下来的数秒过去了,龚行健还是没有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的苦楚,这让他不由地睁开了眼。

     抬头看去那只怪物还是保持着举着斧头欲向自己砍来的姿势,只是那神情看起来十分地奇怪——痛苦?震惊?抑或是不甘?

     龚行健不知道,他也没有勇气去考虑那些,只见那只怪物又开始动了,它摇摇欲坠地向着自己的方向倒下,惊得龚行健再次闭上了双眼。

     “嗙——”是那只怪物倒下的声音?

     龚行健呆呆地注视着倒在自己身边的怪物,它的背后似乎被人捅了一刀,心脏被戳穿,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龚行健又愣愣地回头望向前方,去寻找他的那位“救命恩人”。不过,更加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显露出来,那是一个全身都被裹在银白色盔甲中的人,手中的利剑上还沾染了怪物体内浑浊的血液,听上去很帅气,可是在龚行健的眼里这位“守护者大人”的风格实在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咕噜咕噜咕噜……”

     “诶?”

     ——————

     背着杨教官遗体的零,与华萱萱和云惜狂奔在街道之上。

     从备用通道出来就是远冬市的街干了,原本约定在出口处汇合的众人,却是不见踪影。

     “云惜酱,萱萱酱,你们还能坚持住吗?”只睁开一只金色右眼的零眼神飘向一旁情绪有些低迷的两人。

     “嗯,我还好,就是华萱萱你怎么样?”经过刚才与三只暴食者的一战,身受重伤并且灵力透支的华萱萱看上去已经在零的治疗下有所好转,可云惜知道,杨教官是因为帮华萱萱挡下这一击才死的,虽然他临死前说叫华萱萱别在意,但是实际上无论杨教官怎么说,华萱萱或多或少也会有些耿耿于怀。

     “唔……我没事,”华萱萱轻轻地说着,随后又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严肃地看向云惜:“云惜,等这场战争结束以后,我能不能成为你的朋友?”

     “说什么呢?快收回你的那句话!”云惜不满地说。

     “呃?对、对不起,是啊,果然我这种人不配……”华萱萱别过头去,似乎有泪光在眼中打转。

     “笨蛋,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还有啊!没想到当初小芷说的经常偷偷地藏在我们身后的人就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她故意逗我的。”云惜微笑着,她也没想到华萱萱这个“惜黑头子”居然在暗地里是一个非常关心自己的家伙。

     听到云惜承认自己是朋友这件事后,华萱萱瞬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随即一阵慌乱地说:“啊,不,那个、那个……我那个时候真的只是路过,才不像杨教官讲的那样……”华萱萱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嗯哼?真的吗?每天都是那么巧地路过?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云惜双目斜视着,捂着嘴露出“滑稽”的表情,活脱脱地变成了一个小恶魔的形象。

     “吵、吵死了!那句话我收回!我收回哦!哼,就让你成为本小姐的朋友吧!”

     “是是,请多指教哦!真是不可爱呢!就和零先生一样——”

     “呀嘞,我原来的性格有那么差吗?”零耸了耸肩,他自然知道自己本体的性格有多别扭,“话说回来,你有办法联系到其他的同学吗?”

     华萱萱摇头,有点担心地说:“我交代过副班长让他带着所有同学在出口处等我们一会儿,或许耽搁了太久,没见我们就带着所有人藏了起来——只不过现在打不通通讯设备这一点让我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遭到什么不测了。”

     看着街道处有被毁坏过的迹象,这说明华萱萱的担心并不无道理,就在零等人与暴食者缠斗的那一段时间内,备用通道出口处的街道似乎也受到过不小的侵袭。

     “那你有没有其他同学的电——看样子是没有了呢!”见华萱萱一脸尴尬的神情,零也不再多问下去。

     “啊————”

     突然,一段女生的尖叫划破了整个街道。

     “在隔壁街道吗?看样子那边有情况发生呢!”零神色一紧,停下脚步将杨教官的遗体放下,说:“你们两照看一下他的遗体,我稍微去帮个忙。”

     说着,零稳了稳腰间的退魔刀弥弥切丸,猛地一跃跳上了两层楼的房顶,随后连续跳跃消失在了云惜和华萱萱的眼前。

     约莫一分钟之后,零便来到了声源的发出地。

     血迹斑斑,尸体横陈的空地上,有两名学生交战着,其中一位就像杀红了眼一样疯狂向着另外一位砍去,而另外一位则是犹豫着什么尽力地躲避着对方的攻击。而他们的身后是一群害怕得瑟瑟发抖差不多年纪大小的学生。

     在学生的对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十米高的巨大生物,样子看起来长得与大象类似,只不过大象比起它来是要可爱得多了。在巨大生物的上面,似一个女性人形的生物,从上至下均是灰白的皮肤,全黑的嘴巴与眼睛,两只手臂的末端是五根墨色不断蠕动的藤蔓,不禁让人想起了“触手”这个可怕又邪恶的词语。

     略微思索了一阵,零便确定了他们的身份。

     那些学生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正是失踪的预备班的同学,而那两个则是异族——巨象与梦魔。

     这下似乎有点麻烦了。据零所知,梦魔与巨象都是猛犸级的异族,相当于造梦级的守护者。

     虽然零本身的实力并不高,顶多也就能和信灵三阶正面一战而不败,但是奴良鲤伴形态下的他拥有弥弥切丸,无论是怎样的妖魔都无法受得了它的致命一击,加上滑头鬼那诡异的能力,零才能如此轻易地解决暴食者,但使用那种能力的消耗实在是有点大。

     然而梦魔和巨象的实力高于零太多,他也不敢保证自身的“畏”能否对它们起效。毕竟妖怪的能力生效与否就是要让对方对自己产生畏惧。

     假如只有一只巨象在场零还是有一丝把握将其慢慢磨死,因为巨象空有一身猛犸级的体格但智商和速度都是可突破点。只是如今,巨象的身上骑着一只梦魔,这就相当棘手了。

     梦魔本身的战斗力不强,大概和暴食者差不多,而其恐怖的感知力以及和人类无异的智力却对众多守护者来说都是一个威胁,同时它们还有操纵他人的能力。

     一旦人的情感失守,或者陷入昏迷就会被梦魔趁虚而入,在其脑海中制造梦境然后操纵那个人使其变成自己的奴隶——只有将施法的梦魔杀死或者将其脑中的梦境消除,不然那个人将会永远**纵直到脑死亡。

     而当下这种互相学员间残杀情况自然就是梦魔造成的。以它们的能力,它们并没有轻易地将这些学员杀死而是坐在一个观众席上,让这些人类给自己献上它所喜欢的表演。

     “杀……杀……”进入了魔怔的少年,手持一柄利剑,不要命地运行起自身的灵力,对着另外一位砍去。

     “方郝!你疯了吗?快停下啊!我是你哥啊!”另一位少年拼命地喊着对方的名字,不断闪躲着,可就算如此他的身上还是留下了不少被剑刃划破的伤痕。

     “杀……”顿时名字被叫做方郝的少年,终于一剑刺穿了他哥哥的胸膛,红热的鲜血喷洒在了他狰狞而又稚嫩的脸上。

     “方……方郝,你、你到底是……是怎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