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 永远的杨教官
    昨天看完比赛一天就过去了……嗯,没来得及更新(啊啊啊啊啊,我的小IG啊!!!!TuT)

     ————————————————————————

     四季中心广场,空间隧道旁。

     破壁残垣是激烈战斗后的结果,青色石板上鲜血斑驳。在满是血腥味的空气下,死相千奇百怪的尸体陈列其中,横七竖八,有人类的也有异族的。

     “请小心点,离中校!这些不死鬼实在难缠!”与离漫琳的互相靠着背的流望舒气息有些紊乱。

     “流家小鬼,在担心别人之前先管好自己吧!不过,你提醒的倒也不错,没想到如此小的空间隧道竟然可以通过鬼将级别的不死鬼。”离漫琳轻哼了一声,被比自己年轻的后辈担心什么的稍微有点不爽呢!

     事实上,见到自己无数次攻击都无法奏效,离漫琳看向那两只与自己两人纠缠不休的不死鬼的眼神中充满了凝重。

     不死鬼是强大的高阶异族之一,不光智力已然和人类无异,鬼将级的它们拥有不下于赤鸾级守护者的实力,同时其惊人的恢复力以及生命力不愧于“不死鬼”这个名字。

     “无论怎么破坏它们的身躯或者内脏都能在片刻之间完全复原,只有当它们心脏石化的那一瞬间捣碎它才能真正地干掉它们。”离漫琳严肃地说着,尽管她是联邦政府的中校,拥有赤鸾级的灵力值,但是对于同等级别的异族,它们的信息也只有在情报中见到过。

     “真是可怕啊……三年前我有参加过一次围剿任务,那个时候我亲眼目睹了我们小队的队长单挑杀死了一只异族鬼将,但是很可惜并不是不死鬼,不然,或许我们现在就不用被它们消耗这么久了。”

     “哦?是什么鬼将,我突然有了点兴趣。”

     “纵火者——喂喂,话说回来,现在是聊天的时候吗?”

     “纵火者啊……也是个麻烦的东西,”离漫琳打趣地说着,相互靠着的两人彼此发力弹射出去,让急速冲击而来的不死鬼扑了个空,待离漫琳再次站稳之后,她朗声继续对流望舒说道:“谢谢你啊小鬼!稍微压力没有那么大了呢!”

     “呵呵,不客气啊!离·阿·姨!”

     “啧,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还是我家的云惜好……也不知道那些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备用通道入口处。

     零和云惜、华萱萱三人围坐在杨教官身旁。

     变身成奴良鲤伴的零将手放在杨教官胸前的大窟窿上,柔和的白光从零的掌心中释放出来。

     “小子……不要浪费力气了,老杨我已经知道自己不行了。”杨教官脆弱地说着,可零手中释放的光芒并没有停下。

     奴良鲤伴是初代滑头鬼奴良滑瓢与樱姬的孩子,身为半妖的他不仅继承了滑头鬼的血统,还有樱姬那奇妙的治愈之力。

     可毕竟治愈之力只不过是能够治疗伤病无法起死回生,零能将华萱萱的外伤以及内伤在短时间内修复如初,但是杨教官那伤及命脉的伤口实在无能为力。

     “云惜酱,给我补偿灵力。”零的满头大汗证明了使用治愈之力是一件极其费灵费神的工作,但他还是没有停下,转向头看向了云惜。

     “哦,好!”云惜看着零愣了好一会儿才准备给零输送灵力。变身成新形态的零在面容上对云惜来说是一个陌生人,和塞巴斯蒂安难以隐藏的内敛不同,奴良鲤伴代表着张扬与潇洒。当云惜对上零那一只带着色气的美目之时差一点就陷入了进去,要不是现在是十分紧急的状况……

     当云惜沉下心神之时,云惜的手被一只粗糙的大手给拉住了。

     不是别人,正是躺在她身边气息微弱的杨教官,只见杨教官和煦地对着云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和煦得连他脸上的那一道狰狞的疤痕都显得温柔了不少。

     “先别急,我…我还有话想对你们说,云惜、华萱萱,还有你小子,停下来吧……咳咳,呵呵,虽然你小子大变了样,可老杨我还是可以认得出你。”

     杨教官操着他那虚弱的声线说着,零一怔,最后还是乖乖地听了杨教官的话,不再白费力气。

     “从哪里说起呢……啊,对了,三年前吧,嗯,三年前,还是我担任你们班教官的时候……呵呵,现在想起来时间过去得还真是快呀…转眼间你们都这么优秀了。”

     “云惜啊,你是一个努力的孩子,你的心中有着一颗闪动着光芒的星星……我还记得啊,那一年就你和麟烟芷最勤快了,但是你总是笨笨的,就连基础格斗术都学不会!呵呵呵……咳咳咳——”

     “华萱萱,我…我也记得你,要说为什么,还是因为云惜丫头的缘故吧……你总是,跟在她们身后的,对吧?”

     听到杨教官这样说,云惜一时间呆滞地看着蹲坐在一旁垂着头面红耳赤的华萱萱。

     “呵呵,华萱萱,你这小丫头,什么事情都默默地藏在心里,我知道的……每天课后,你都会躲在训练场的树阴后,等待着云惜和麟烟芷她们训练结束,有话想说但是每一次都让她们与自己擦身而过……你啊,是想和云惜她们成为朋友吧?”

     杨教官轻声说着,华萱萱的头垂得更低了。

     “当你们彼此相互关心,团结起来一同克服难关的时候,就会成为朋友了……萱萱丫头,现在还算不晚,对吗?”

     “咳咳咳——咳咳咳——”

     “杨教官?!”

     “杨教官!”

     杨教官咳嗽着,口中吐出的鲜血愈加浑浊。在零又要为他治疗(+1S)的时候,杨教官再一次地制止了他。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记和你们说了……”

     “恭喜你们,云惜还有华萱萱,你们从远冬市守护者预备班中毕业了!”杨教官的双眼憔悴得发紫,已然难以撑开,可是带着血丝的嘴角依然擎着温和的微笑。

     云惜和华萱萱一人抓着一只杨教官的手,一时间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小…小子,那个约定你还没忘记吧?”

     “啊,至死留在心中。”零跪坐在一边,攥紧的拳头不停地颤抖着。

     “那,我就放心地把云惜交…交给你了……华萱萱,你以后不要为了我而自责,为你挡下那一拳是我自愿的,你是人类的希望,而我的希望…就是将这份希望保护好、培养好,现在我也做到了……所以,你以后,一定要为了自己的本心而活着,要勇敢点、要大方点……”

     “你…是最棒…的!”

     “云惜……”

     “基础格斗术……学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