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赌石上
    秦梦儿停下来,看了唐安一会,摇摇头,缓缓说道:“不信。”

     “那我要是考上中大了呢?你会怎么样?”唐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秦梦儿,那眼神和正在捕捉猎物的猎人的差不多。

     “你要是考上的话,我就,我就恭喜你呗,还能怎么样。”秦梦儿捂着小嘴笑道。

     “如果我考上中大,你做我女朋友怎么样?”唐安笑了笑道,那笑容笑得像狐狸似的。

     “不怎么样。”秦梦儿闻言,脸颊微红,没好气的白了唐安一眼,心想:他这算不算在向我表白?可哪有打赌这种方式表白的?

     “那你没考上又怎样?”秦梦儿问。

     “没考上就做你男朋友啊。”唐安随意地回了句。

     “你想的倒美,输赢都是你占便宜。”秦梦儿鄙视地看了看唐安,歪着头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你考上中大,我就做你女朋友,没考上你得答应你一个,不,两个条件,怎样?”

     就你这年级倒数的分数肯定上不了中大,又赚了两个条件,秦梦儿在心里偷偷的笑了笑。

     “好,就这么说定了,未来女朋友。”唐安得意地说道,心里却不断地祈祷:系统啊系统,你要给力点啊,让我抽中语文数学和文综理综,我以后的幸福就靠你了。

     秦梦儿狐疑地看了看唐安道:“你就这么肯定你能考上?”

     “那是必须的。”唐安嘚瑟地道。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欠揍,秦梦儿看着都想揍他一顿。

     “那我不是亏定了?”秦梦儿很是配合地说道,心里却想着:你就吹吧。

     “好了,该回去吃午饭了,未来女朋友。”唐安以为秦梦儿想反悔,连忙断开话题。

     “嗯,都中午了,该回去了。”秦梦儿看着唐安的样子,捂嘴偷偷的笑了笑。

     唐安把秦梦儿送到家门口,“好了,梦儿,你到家了,上去吧,我得回家发愤图强了。”

     “嗯,拜拜。”秦梦儿对着唐安挥了挥手。

     “拜拜。”

     唐安回到家便拿出书本学习,这事不能只靠系统,万一没抽中呢?那……女朋友谁赔啊。

     唐安一有时间就泡在书海中,时间不断流走,转眼便到了再次抽奖的时候了。

     “欢迎宿主来到本系统空间。”

     “开始抽奖吧。”

     “好的,宿主,请稍等。”

     上次抽空了4个,现在刷新了隐身、绘画、搏击、人民币10万。

     指针不断转动,唐安不断想着:语文数学、文综理综。

     “恭喜宿主,获得全面强化,请宿主离开系统空间,强化即将开始。”

     咔咔咔……

     没多久,强化完毕,全身骨络、肌肉、皮肤等等都得到提升,身上那黑漆漆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证明。就连脑域和视力都一片清明,心满意足的唐安洗个澡便沉沉睡去。

     清晨,唐安早早起床,趁着吃早餐的时候,和父母说:“爸妈,待会我和同学去佛山玩一两天。”

     唐糖听到唐安要出去玩,连忙嚷嚷着:“我也去,我也去。”

     “你去什么去,你那么贪玩,指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给弄丢了。”唐安没好气地说道。

     “不去就不去嘛,臭老哥,哼。”唐糖赌气地哼了声,转过头,不搭理唐安了。

     唐安看着妹妹那赌气样,笑了笑。

     唐建点了点头,“嗯,你也长大了,出去长长见识也好。”

     “你这老头子,你就这么放心儿子自己出去啊。”莫然瞪了瞪唐建,然后对着唐安唠叨:“儿子,出去玩,千万要小心点啊,晚上记得不要乱跑。”

     “嗯,妈,我会的。”得到首肯的唐安连忙点头称是。

     吃完饭,唐安便坐着车去平洲。平洲翡翠交易会开始了,不去就对不起系统给的透视啊!

     现在的平洲,虽然没有后世那样繁华,但也是国内很大的赌石场。

     只见那一个个大棚,里面堆满原石,周围有一个个几层货架,上面摆满着切过或者开了窗的半赌原石。中间堆满的是全赌原石。

     不少人在那里拿着手电照来照去,当然也有人什么也没拿,在那里闲逛。那气氛,比逛街还热闹。

     不少人抱着一夜暴富的想法来的,当然,有不少人还真的一夜暴富了,下一个是不是你,就得看你的运气了。赌石向来都是‘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赌石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一刀富,一刀穷,一刀披麻布’。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赌石的时候,切了石头的结果,要么大富大贵,要么倾家荡产,要么命丧黄泉。

     唐安用透视看了看,全赌毛料大半都是名副其实的石头,而半赌的赌石也是个坑,很多开了窗的,里面不是没有翡翠,就是有那么点翡翠。只有小半是赌涨的,多半是种水和颜色不怎么好的。

     唐安找了找,找了块大涨的料子,里面有比拳头大点的冰糯种苹果绿翡翠,种头和色泽都不错。

     “老板,这块毛料怎么算?”唐安指着那块石头问道。

     那老板看了看唐安,过了一会才说道:“800一公斤。”然后继续看起了报纸。

     主要还是太年轻啊,俗话说得好,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唐安身边又没有大人陪伴,这待遇算不错的了。

     唐安也没还价,八公斤重,给了钱就拿去解石。

     当唐安来到解石区,那里早已有一堆人在那,大多都是珠宝行的,有人解石就过去围观,看看有机会出手不,不是每个人都会全解的,有时候切出绿,后面的是狗屎也有不少。

     现在正有人在解石,刚切第一刀,没出绿。

     “切垮了。”

     “是啊,切垮了,可惜了这块品相挺好的料子。”

     “也说不准啊,这块料这么大,还能切两刀呢,保不准会出绿。”

     “唉,老王,看不出来,你这么会安慰人啊,你觉得这料子还有戏吗?”

     “老杨,不带你这样打击人的吧。”

     “就是,小心打脸啊,老杨。”

     “老杨,小心脸被打肿了。”

     “哈哈,老杨,真出绿的话,一顿饭的封口费是免不了的了。”

     “哼,一顿饭就一顿饭,等真出绿再说吧。”

     人群中传来的话,那料子的主人听着,擦了擦汗,咬咬牙道:“继续切。”

     过了一会,第二刀切了下来,那老板赶紧泼水。

     “出绿了,真的出绿了。”

     “出绿了,而且是糯种,种头还不错。”

     “有巴掌那么大,大涨啊。”

     “今天午饭有着落了。”

     “哈哈,又可以蹭吃蹭喝了,今天没白来啊!”

     “老板,卖不,卖了就不用承担后面的风险,还等什么,该出手时就出手,我出五万块。”

     那老板还没说话,人群中就传来一句,“苏老板,你不地道啊,这么大的窗,你才出五万块,我出……六万。”

     正在喝水的人唐安差点没喷出来,听到前面的话,还以为他出十万八万呢,没想到只加了一万。

     苏老板瞪了那人一眼道:“六万五。”

     “你们不用竞价了,我要全解。”那老板一解之前的颓废,意气风发地道。

     “别啊,我出八万。”苏老板一听就急了。

     原石主人没理苏老板,对解石工人说:“全解开。”

     没多久,完整的翡翠解出来了,巴掌大,厚度大概五公分左右。糯种黄杨绿翡翠。

     “我出十五万,卖给我吧,老板。”

     “十六万。”

     “十八万。”

     “二十万。”

     “二十二万”

     当有人喊到二十二万的时候,便没有人喊价了。唐安觉得这翡翠在十年后卖个百多万都没问题,现在也就这个价。

     “还有没有人出价,没有的话,这翡翠就归这老板了。”那老板见每人加价,不甘心的问了一句。“好,这翡翠就归这位老板了。”

     唐安见没人解石了,便抱着毛料走了出来,对着解石人员道:“师傅,帮我解吧。”

     “又有人来解石了,还是个年轻人。”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富家少爷。”

     “管他是哪家的,我们凑热闹去”

     刚刚散去的人群,迅速围了过来。

     “这位小哥,从哪里开始解?”解石人员向唐安问道。

     唐安装作思考的样子,想了想道:“从中间解吧,反正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唐安透视过,从中间切刚刚好,不会切到翡翠,又能看到绿。

     “果然是富家子弟啊,都不把钱当回事。”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叹。

     “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嫉妒的时候。”唐安笑了笑,也没在意。

     没多久,毛料便被切开来,用水一泼,露出些许绿意。

     “出绿了。”

     “切涨了。”

     “是啊,没想到啊,我还以为玩票的呢。”

     “运气真好。”

     “这样切,再这样切。”唐安画了画线,吩咐道。

     在解石人员的努力下,整个翡翠便被解出来了,比成人拳头大点的冰糯种苹果绿翡翠。

     唐安举起翡翠说道:“好了,各位老板,我有意出售,你们可以出价了。”

     “我出三十万。”

     “三十二万。”

     “三十五万。”

     “我出三十八万。”

     唐安见没人加价了,便说道:“好了,没人喊价了,这块翡翠由这位先生获得。”

     获得翡翠的是一位中年人,一身正装,手拿着公文包,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这位小兄弟,请问你是要支票,还是转账。”

     “转账吧,反正附近有银行。”唐安说道。

     “行,那我们现在就去转账吧。”那中年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