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爽了咱就走
    张良正躲在一个垃圾桶里喘着粗气,这安阳城哪里有他逃跑的地方,他这个样子根本没法逃跑,现在又是白天,他根本无路可逃。

     幸亏现在安阳城的修士都被拍卖会发生的天劫转移了视线,但是发现他逃跑那是迟早的事!

     张良只能寄希望于灵,但是灵还是那句话,没能量,没法使用技能!

     “该死,你能使用啥技能!现在!”张良愤怒的说道。

     “可以探知方圆半里的修士,还可以让你的气息消失一个小时!”

     “也好,总算有点用处!你帮我警惕着周围,有修士过来一定提醒我!”

     “好。”

     这里始终不是安全地方,张良趁着没人,偷偷又转移了。

     就这么,张良偷偷摸摸。东躲西藏,眼看天就黑了,只要天黑,趁着天黑跑出城去,那可就是真正的自由了。

     但是城里有修士开始寻找他了,不时有修士闯进灵的检测范围。

     “这么逃下去不是办法!”张良看着一剑屋子,屋子的窗户开着。

     他想偷点衣服,乔装打扮一下,这么好混出城去。

     仔细等待附近没有人,他奋力一跃!跳了进去。

     刚跳进去,他就听到了一阵不寻常的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娇喘!

     张良现在逃命要紧,不想惹事,悄悄偷了几件衣服,打算换上。

     但是正在啪啪啪的那两个却听到张良找衣服的动静,晃动着的白花花的身躯停了下来。

     娇喘也停了下来。

     两个赤身果体的男女小心的听着屋外的动静。

     女人说:“不会是我家那口子回来了吧?”

     男人惊恐的说道:“我去,那怎么办?”

     “你先从后门跑,我去拖住他!”

     “那好,你托住啊!”说完那个男人抱着衣服跑了。

     而那个女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就那么走了出去,也没穿衣服。

     刚出去,就看到背对着他换衣服的张良。张良这个时候已经把全身衣服脱下来了,刚要换上衣服。

     那个女人赤果着身子,悄悄摸上来,一把抱住张良的腰。

     这一抱,把张良吓得不清,他还以为被发现了,刚打算跑,就听到那个女人说道:“死鬼!今天回来这么早?人家正洗澡呐!你就回来了!”

     张良诧异着:“这是!把他当她男人了?”

     张良虽然前边看着恐怖,但是后边和那是一点事没有,而且身子也一点事没有。

     或许是当时被粽子围攻的时候身子有衣服护着吧,总之身子是一点事没有。

     这个娘们做了亏心事,又因为张良背影还真和他男人有点像!就这么,这个傻娘们就把张良当他男人了!

     ......

     惊异不定的张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刚做到一半没有尽兴的娘们开始发骚了。

     她双手绕过张良的身躯,扶着张良的小兄弟,笑着说:“哎呀,来吧,快活吧!”

     “卧槽!尼玛,这骚娘们!”张良心里骂了一声。

     张良28没对象啊!哪里受过这样的事,瞬间血气就上来了!

     这尼玛能忍那就不是男人啊!

     于是张良背着手粗暴的将女人的头歪过去,不让那个女人看他的脸。

     一只手定着那个女人的头,然后转过身子。

     那个女人还在发骚:“哎呀,今天好粗暴啊!我喜欢!快来吧!”

     “操!”张良咒骂着,看着白花花的身躯,和高高撅起的大屁股!

     一个老汉推车式,就这么干了起来。

     屋里不断传来女人的娇喘和叫声,张良粗暴的定住女人的头,卖力的抽动着。

     就在他们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修士推开门进来,默默看了两眼背对着他干的爽张良和女人,又默默地退了出去,还替他们关上了门......

     张良爽够了,那个女人也爽够了,张良丢开像死狗一样的女人,默默的换着衣服。

     那个女人爬起来抱住张良的背,爬在张良背上说:“死鬼!今天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可高兴死老娘了”

     张良已经换好了衣服,他还看到一个草帽和丝巾,没有管抱着自己的女人,带上草帽蒙上丝巾,一切准备就绪。

     张良要走了!

     那个女人很纳闷:“死鬼!你怎么一句话不说啊!老娘问你话呐!”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推门而入,提着一条鱼,哈哈大笑着:“媳妇!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从屋外走进来的他男人!

     她男人看到屋里光着身子面色红润的女人,陌生的男子,空气中还飘荡着**的味道!

     他要是不明白点什么他就是傻子了!

     “卧槽你啊!你个臭婊子,你给老子偷汉子?”男子把鱼扔了愤怒的说道!

     “你刚回来!那!那......他是谁?”女子瞪着眼睛惊恐的喊道!

     “你他妈少给老子装!”男子抄起门后的扫帚就往女人身上打去。

     而张良趁这个空挡一下窜出屋子。

     “我是助人为乐的雷锋!”张良说出一句话,深藏功与名,拂袖飘然去!

     “老公你听我说啊,我以为他是你,那个人呐?那个人跑了啊!”

     身后传来女人的尖叫,张良快速的在安阳城中穿梭!之后他们两口子怎么闹,哪都不管张良啥事了!

     张良暗笑着:“爽了咱就走!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