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别反抗了,我们逃不掉
    安阳城是个很大的修士之城,张良在闹事中极速穿行着,却引来很多人侧目,他的打扮很奇特!

     毕竟虽然这个修士之城带着帽子蒙着脸的人还是有很多的,但是现在城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些蒙面自然会收到关注。

     张良默默的看着不远处一群人在对路过的行人修士搜查,他叹了口气。

     没法跑。

     光看那些人在天上飞的样子,张良就有种绝望的感觉!

     这TM就是小说里的仙侠世界啊!

     他一个普通人,如何才能在这样的世界逃避那些神通广大人的追杀?

     他最终也只能被人逮到,练成那个什么劳什子御鬼幡。

     呵呵,其实这么他这副半人半鬼的样子,又有什么脸面活下去呐?

     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给你个建议!双手高举,原地别动!”

     “我擦!你搞什么啊?这是闹哪样啊?”张良咆哮着。

     “有个人皇过来了,而且他已经锁定你了,目前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逃跑,根据我的计算,不跑我们还可以捡条命!”灵冷冰冰的说道。

     “草!”闲语咒骂着:“人皇是什么东西!该死!我们真的跑不了?”

     “嗯......”

     “这TM算什么?和计划完全不一样啊!”他愤怒的跺着脚!

     “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个道理你不懂吗?还有,你再不投降,他会向你攻击!”灵冷冷的说道。

     张良认命一般,将双手高举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黄色龙袍的人从天上飞了下来,而且直直的冲着张良过来的。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用凛冽的目光盯着张良,冷笑着:“鬼?”

     张良沉默着。

     他冷笑着:“一个鬼而已,还敢作乱安阳城,真是找死。”

     张良沉默着。

     他看张良不说话,也没管,而是伸出手,张良觉得自己被一个巨人捏住了,他一点都喘不上气!

     于此同时,人皇腾空而起,用一股透明的能量捏着张良,很快飞到了一个很高的阁楼上,然后他把张良扔了出去,那样子,就像扔一条死狗。

     “龙腾拍卖会的?你们的商品我给你们抓来了。”

     “感谢人皇大人。”

     “呵呵,小事。”

     张良沉默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凉凉的,全是苦涩:“死了也好,最起码还能投胎当个人......”

     “可惜了,他的买主被天劫劈死了!”

     “你说那个清玄宗的蠢蛋,在拍卖会度天劫,自己还没扛过去,真TM......”

     “那他怎么办?”有人指着张良问道。

     “我们重新找过小玄宗的那些家伙,他们的意思是再拍卖一场。”

     “哎?那个家伙抱着个黑剑,不会是宝贝吧?”

     “呵呵......”

     一个人走了过来,他粗暴的想从张良手中拿到那把黑剑,却发现张良抱的紧紧的,没有丝毫放手的痕迹。

     那人怒了:“草,老子把你这手砍下来,看你放不放。”

     然后张良就放手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你给我等着!张良狠狠的瞪着他。

     那人拿到黑剑后仔细研究了一下,然后晦气的一扔:“一把破凡剑,你当宝贝护着,真尼玛智障!”

     “一个普通人而已,你想弄到什么好东西?不过,他这丰富的鬼气......是被鬼修给祭练过吗?”

     “应该是吧,可惜我不是鬼修,这人对鬼修来说绝对是宝贝。”

     “是啊,再拍卖一次吧。”

     “不用了!给我吧!”

     张良听到这里,终于抬起了头,他看着那个说给他的人,一个白胡子老人。

     “吆?白老?您要?”一个中年人说道。

     “嗯!小徒前段时间得了个残阵,将鬼此鬼镶入残阵当阵眼,应该会起到绝佳的效果!”

     “张老,这个人至少得配上皇级法阵吧?不然可得浪费了!”

     “老夫自然知道。”

     那人耸耸肩:“按照拍卖场价格给你如何?”

     “嗯!好!”

     张良就这么又被人卖了一次,他冷冷的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所有人都把他当做鬼,当做畜生,当做物件!

     但是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人啊!

     他狠!他狠这里的所有人!

     他用力的把这里所有人的样子全部记了下来,他低声喃喃着:“待我有朝自由日,我以鬼力——”

     正在他呢喃的时候,那个抓他来的人皇狠狠的瞪了张良一眼,他瞬间就感觉自己脑袋要爆炸了!

     痛,钻入灵魂的痛!

     张良趴在地上抱着头不停地颤抖着,人皇冷冷的看着他:“想调集鬼力?我劝你别让我动手!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哦,不对,你已经够惨了!”

     “哈哈哈!人皇真是幽默啊!”有人恭维着。

     张良瞪着双眼,抱着快要炸裂的头,盯着这一屋子嬉笑的人!

     恨!成了养分,滋养着冤魂。

     在他们眼里,张良只是一个物品而已。

     ......

     他现在被带着——飞。

     他又一次回到了笼子里,这次他被这个被称作白老头的家伙买走,要去填阵法的阵眼......还好黑剑在他手里,那群人对一把破铁剑不感兴趣。

     呵呵,拿人填阵眼......

     飞了很久,张良来到了一个造型奇特的大山,这个山给张良的感觉就像一个鸡爪,不过这个山上宫殿庙宇,随处可见,而且绝对气势恢宏,而且整个大山好似有仙光弥漫,让人一看就觉得:

     额......高端大气上档次!

     上次在小玄宗,他被关在马车里,没有仔细看一下这个仙侠世界,现在他想仔细看看,却也没有什么机会,因为他刚从天上下来,就被关进了一间屋子里。

     这是一间仓库,连笼子带他一起,被扔了进去,那个白老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张良的心已经波澜不惊了,反正他只是一个物品,命都不是自己的,被关在仓库里这样的事。

     他已经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