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觉悟
    “卧槽,吓死我了!”男人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旁边同样是一脸后怕的小丽:“那个粽子太可怕了......”

     “嗯,是啊!我们之前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而在见面之后,我的身体就像被浸入凉水一般,那可怕的鬼气,吓得我全身经脉都快凝滞了......”男人喘着粗气,后怕的说着。

     小丽也紧紧的贴着他,拼命把自己的身体往角落里安全的地方钻:“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可怕的鬼啊!太恐怖了!”

     男人吸了口气,慌张说道:“我们跑吧,这个墓不能待下去了!我们得立马离开这里!”

     小丽着急的嚎叫着:“不行!这个墓里一定有很多宝贝,我们不能走!”

     男人瞪着她:“你要不要命了!”

     小丽却咆哮着:“要命还是要结脉!”

     男人却楞住了,他苦苦的叹着:“哎,修道艰难啊......富贵险中求,我们只能咬牙拼了!”

     “哦?拼什么?”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接住了男人的话茬子。

     冷汗瞬间打湿了男子的后背,阴冷恐怖的气氛瞬间袭来!

     直接吓的男人坐到了地上!

     在这黑暗的地穴里,突然出现的恐怖魔音,足以吓坏别人了!

     更何况这还是有一个苍白无力,脸上有裂痕的恐怖嘴脸!

     更主要是,男人和小丽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而且根本看不透此人是何种修为!

     ......

     纵然修真一途都是富贵险中求,为了修为的精进,都是死里求生。

     但是当真正遇到无法抗拒的危险的时候,挣扎,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你的敌人,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所以男人和女人并没有立马动手,而是和面具男拉开距离,恐惧的看着他。

     因为一个会说话的粽子,他俩绝对不是对手!

     沙哑,阴沉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你们是哪个门派的?来这里做什么?”

     男人听到这话,一愣:“门派?”在这个世界摸爬滚打的经验让他瞬间明白了一件事:“这不是个粽子!”

     于是,他急忙大喊着:“回禀前辈,我俩是迎欢谷的第子!”

     小丽听到他说迎欢谷,刚有点疑惑,忽然就看到男人冲他挤了一下眼睛,于是恍然大悟般立马迎合道:“对,对!我们是迎欢谷的第子!”

     这其实很好理解,因为他们面前站着一个满身鬼气,而且带着恐怖面具的诡异男人,在这可怕的墓室中突然出现,怎么看都不像好人吧!

     既然不是好人,那就不能说自己是好人!

     本来那,这两个人是千里外一个小宗门:落叶宗的内门第子。

     而他们落叶宗正好是依附于名门正派:悬空崖的小势力!

     要知道悬空崖自诩名门正派,对于大陆上的邪门歪道来说,一向都是敌对势力!

     万一这个邪魔和名门正派有过节,那么他们说自己是名门正派的弟子,那面前这个邪魔岂不是肯定会除了他们?

     而如果说自己是邪教的!那就不一样了!

     运气好,说不定还会被这个高人指点一番,即使运气不好,那也同道小辈,绝对要比说自己是名门正派的强不是?

     打着这样的心思,两人颤抖的跪在地上,殊不知,他们眼前的这个人却是一个完完全全不知道这个世界底细的人!

     张良此时内心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这种事以前也没干过,经验不足不是!

     他以前哪里不是人前短,人后软!现在却要假装自己牛逼哄哄的,嗯......不穿帮就不错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张良正在脑海里紧张兮兮的问着灵。

     灵却说道:“嗯......装逼都不会吗?笨蛋!”

     张良:“......不会呀......”

     灵:“我真是服气.....对你......”

     而此时,地上跪的两人看张良半天没反应,也是男人弱弱的问道:“前辈?”

     张良慌张说道:“嗯?迎欢谷?那是什么?”

     男人一愣:“啊?”

     张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又说道:“就是问你们做什么的?”

     男人和女人齐齐一愣,然后对视一眼,解释道:“迎欢谷的话,主要是讲究男女双修,阴阳调和的......”

     张良听到后,便把目光转向了小丽,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在小丽两人的眼中,那就意义非凡了,听到双修,又看向这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那意思其实比较明显了!

     男人立马就秒懂了,然后慌张的说道:“只要前辈能够不计较我们得打扰之事,我愿将我的双修道侣借前辈享用!”

     女人却瞪大了眼,愤怒的看着他。

     其实这就是这个男人理解错了,张良之所以看那个女的,只是听到双修后自然而然的看了一眼,这其实就是个条件反射!没有任何多余的意义!

     但是那个男人就想的比较复杂了,这么做好处很多,一来是巴结奉承,二来可以提高这个人对他俩的好感度,三来大大提高了保命的概率!四来,这个人一开心,多一门造化,那岂不美哉?

     至于小丽吗?

     平常让着她是因为想睡她,现在生死攸关的时候,管这个可是会死人的!

     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张良听到他俩是迎欢谷的时候,就已经给他们打上了“不是好人”的标签!

     要不是想利用他们......

     而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又忽然说道:“前辈,这里是人皇的墓......”

     “人皇?哼!”张良听到后,呢喃了一声,然后心里想到:上次就是那个叫人皇的把我又给抓回去了!劳资以后有机会,一定弄死他!哎?等等?人皇的墓?他怎么死了?

     “......”灵如果有手,绝对会有掐死张良的冲动:“人皇是个境界啊!而不是人的名字啊!笨蛋!”

     “哦!”张良恍然大悟!

     灵:“......”

     而此时,男人和女人却脸色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因为张良那句:“人皇?哼!”里充满了无尽的不屑!

     要知道,人皇那种境界的人都是可以撑起一个中型门派的超级强者啊!那是他们一辈子可望而不可及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啊!

     而在这个人嘴里,就好像人皇是阿猫阿狗一般的存在!

     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惊骇?

     小丽甚至都没有了怒气,而是满脸的喜悦了!给一个比人皇还牛逼的人当炉鼎,那好处可是巨大的!

     别的宝物功法不说,光是这么强大的力量冲击,就能让她生生提高一个境界啊!

     哪怕这个人是个鬼修?也完全可以接受了!

     对不对?

     这本身就是个实力至高无上的世界!

     处于底层的人,想登上那最高的巅峰,就得做出牺牲一切的觉悟!

     这就是这个世界残酷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