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试图偷渡
    这天,茶场的一个佃农急匆匆地跑进了张宅,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跑一边喊着:

     “地主老爷,地主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刚才公子离开了乡里,有里人看见,公子沿着溪边,一直往下游走,说是要,要……”

     此时,张老爷和几位茶园的老友,正手端茶瓯,坐在前厅试品新茶。

     见佃农慌慌张张跑进来,一副话都说不清楚的样子,只听清“溪边”“下游”几个字后,张老爷便愤慨地说道:

     “什么!那兔崽子又跑溪边去了?前些日子刚刚溺了水,这会儿他又想闹哪样?”

     “听那些从溪边回来的里人说,公子好像是要离家出走啊!”佃农使劲地喘了几口气后,终于顺畅地说道。

     “什么?混账东西!”张老爷说着,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茶瓯,瓷瓯和木桌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只见他站起身来,继续说道:

     “你去茶场多叫上几个人,赶去溪边把公子给我带回来。”

     “可是,万一,”佃农显得为难,结结巴巴地说道:“万一公子不愿意,怎么办?”

     “废话!他要是愿意回来,还要你们去干嘛!他不回来,你们就是绑,也要把他给我绑回来!”愤怒起来的张老爷脸色涨得通红,随口嘀咕了一句:

     “张晖你这个兔崽子,看老子待会怎么收拾你!老子非废了你不可!”

     佃农听了直哆嗦,站在那里,不敢退下,也不敢吭声。张老爷见了,横眉怒视道:

     “还在那里干什么?趁着那兔崽子还没走远,快去给我绑回来呀!”

     “是,老爷!”佃农又匆忙退出了前厅。

     胸口的怒火平息之后,张老爷这才意识到,几位老友都还在一旁看着,于是不好意思地说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我那逆子张晖,让大家见笑了!”

     这几位老友是茶园里种茶、焙茶的师傅,都是粗人,不太会说话。他们也就好脾气地笑了笑,继续试品起新茶来。

     而这个时候,张晖已经靠着两条腿,走出了吉苑里,阿霞带着矛盾的心理,一路上跟在他的后面。

     俩人此时站在东溪边上的渡头上,等待着渡船,而这条水路是前往建州城最快捷的途径。

     “啊!清风徐徐来,水波偏不兴!阿霞你看,这溪流的水多清啊!还有那拂面而过的微风,你感受到了吗?”张晖颇有兴致,陶醉其中。

     “公子,你的心情可真好,阿霞可没有你这样的雅兴。阿霞此刻的心情,只想跳进这溪流里淹死算了。”阿霞嘟起个嘴,一脸不悦。

     “那你跳吧,我不拦着你!”张晖心里明白,阿霞并不是真的想跳,反而,很快就可以到建州城里瞧瞧热闹了,她也一定非常期待才是。

     “算了,我们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掉,到时候也一定会被老爷打死的。老爷发起火来,就算是夫人出面,也是拦不住的。反正迟早都会死,我就不急于这一时了,到时候陪着公子一起死吧!”阿霞喋喋不休,试图吓唬张晖,让他回头是岸。

     虽然很想去城里看看,但阿霞还是担心会出事,小小年纪肩上就担着照顾公子的责任,强烈的责任心让她的内心摇摆不定。

     张晖当然知道阿霞肚子里的那点小伎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一口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

     “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且行且珍惜。不过,我想我应该不会死,因为我不会再回去了。我爹就是叫八人大轿来抬我,我也不回去了,他老人家恐怕是再也见不到我这个宝贝儿子咯!”

     张晖见阿霞翻着白眼,一副极其不屑的表情,于是继续恐吓道:

     “再者,不是还有德公在嘛,你说过的,德公最讲情义,而你也说了,他老人家又十分疼我,所以说,他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我爹动手把我打死呢?不过你嘛,我就不能保证了,到时候,如果我爹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出气,可能真的会发泄在你的身上,到时候把你卖给一个鳏夫也是可能的,你知道我爹的脾气暴躁得很。所以,我劝你呀,还是自己跳进这溪流里自我了结算了,免得到时候遭受心灵之苦,要死不活的,我可帮不了你。”

     “哎哟,公子,你就别吓唬我了,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公子,阿霞求你了。”阿霞急得直跳脚,屈服于张晖的淫威之下。

     张晖一脸得意,继续言辞说教: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本公子今儿带你到外面的大世界转转,美景、美食、美人,应有尽有。这可是你的福气,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哦!难道你想一辈子蜗居在吉苑里这个小地方,正好的青春年华,却只能面对两座小山丘、一条小溪流,还有一群像我爹那样只懂得生活俗事的粗人。”

     “老爷吃饭喝茶,你也吃饭喝茶,我可没看出你和老爷有什么两样。”阿霞一脸不屑,再一次发起挑战。

     “此茶非彼茶,我爹的茶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我的茶是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张晖饶有兴趣地辩驳道。

     “难道喝你的茶还能喝成什么大文豪大居士不成?”

     “我可就告诉你了,总有一天,我要让全世界的大家们都以喝茶为荣,在最高级别的宴会上以茶代酒。算了,跟你说了也白说。”

     张晖突然感到一阵心虚,为了趁一时之快,竟然说出了心里简单的一个想法,究竟能否达成这个理想,他可没有一点儿底气。

     此时,渡船正在缓缓靠岸,一个里人从船上走了下来,或许是刚从城里回来的。

     恰巧,这位里人和张老爷也是多年的老友了,因而一眼便认出了张晖,表情讶异地问道:

     “哎哟,是张家公子呀,你在这等着渡船,是要出远门吗?”

     “对,我要离家出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张晖打趣地回答到,惹得阿霞不舒服得白了他一眼。

     “哎呀,我说公子,外面的世界乱得很呐!北面有吴国,东面有吴越国,西面有汉国,他们虎视眈眈,都恨不得把我们闽地给瓜分了。我劝公子还是呆在家里好啊!”

     里人好意劝说道,阿霞在一旁不停使劲地点着头,默默地表示千万个同意。

     “知道了,老伯,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有我的自由,请您慢走。”张晖拒绝了里人的好意,在他看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的心意已决。

     “阿霞,出发了,上船!”

     张晖一声令下,自己捷足先登,上了渡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