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救星驾到
    张晖他娘可谓先声夺人。

     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张老爷立即就怂了下来,手中的鸡毛掸子像是被放了鸡血,瞬间失去了活力。

     “娘,我的屁股,疼,我的屁股恐怕已经皮开肉绽了,快救救我。”张晖说着,故作腔调,似乎快要哭出声来的样子。

     “乖儿子,别怕,有你娘在,我看谁敢动你一根汗毛!”夫人也不动手,只是坐在一旁,与张老爷对峙着。

     张老爷看了看夫人,显得有点泄气和退缩,又看了看张晖,这才挺起胸膛,说道:

     “这个家还是老子做主,要不然这兔崽子迟早要闹翻天!”

     “好你个没良心的!”夫人憋不住哭闹道:

     “想当初,我一个大家闺秀嫁给你乡野粗人,好不容易给你生了一个儿子,你倒是打得顺手顺心。”

     夫人说着,情绪一时冲动,从座位上蹦跶起身,继续说道:

     “宝贝儿子,我们走!娘跟你一起离家出走,咱们去福州找你外祖父去!”

     张老爷听了,顿时慌了,可是又拉不下脸来求夫人的原谅,求别走。

     恰好这个时候,德叔从茶场赶回了张宅。原来,果真如阿霞所说,佃农们回茶场后,就把事情告诉给了德叔。

     德叔见状,说道:

     “侄媳妇,你和晖儿都别走,有我为你们做主呢!只要我张德还活着,就决不允许有人敢欺负你们娘俩!”

     “德叔,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你还不如直接骂我两句得了。”张老爷委屈地说。

     “你以为我不敢骂你吗,我还想打你呢!”德叔说着,一举夺过了张老爷手里的鸡毛掸子。

     德叔正襟危坐,张老爷和夫人站在一旁。德叔瞪了一眼张老爷,说道:

     “还不快去把绳索解开,难道要我自己动手吗?”

     张老爷一脸纠结,显得万分不情愿的样子,于是对着阿霞使唤道:

     “阿霞,你去给公子松绑。”

     阿霞立马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张晖的身旁。

     德叔对张晖招了招手,唤道:“晖晖呀,坐到叔公旁边来,好好跟叔公说说,我这侄子是怎么欺负你的。”

     “好咧!”张晖应声道。

     阿霞麻手麻脚,弄了好半天,才把捆绑在张晖身上的绳索解开。

     “阿霞,你真是笨死了,快扶着我,到我亲叔公那儿去,哎呦喂!”

     张晖站起身来,一只手搭着阿霞的肩膀,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屁股,艰难地行走着。

     俩人紧紧依偎,阿霞悄悄给张晖使了个鄙夷的眼神,好像在说:

     “不就被打了一下嘛,至于装得如此夸张吗?”

     凭借多年的默契,张晖得以领会,给阿霞回了一个愤恨的眼神,好像在说:

     “要不你也试试被我这样打一下,到时你就知道屁股是多么的脆弱了。再说了,不在我叔公面前来点苦肉计,如何从我爹那里全身而退。”

     阿霞顺手拿来一把凳子放在了德叔的座位旁边,张晖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哪知,屁股刚刚落座,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彻张家大宅。

     “哎哟!疼!”

     “等会儿,我去拿个坐垫来。”张夫人说着,快步走进了后院,一会儿就从里屋把坐垫拿来了。

     “你看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了,真是不像话!”德叔说着,瞪了张老爷一眼。

     “我的叔,我可就只打了他一下呀!”张老爷辩解道。

     “一下是吧,要不让德叔也打你一下试试?”德叔举起鸡毛掸子,跃跃欲试,张老爷快速躲闪,有苦难言,找了一个座位,郁闷地坐了下来。

     “德叔,我去给你沏壶茶来啊!晖儿,你就当着叔公的面,好好说清楚。阿霞,你来帮我泡水。”

     张夫人说着,带着阿霞一起走到后院,泡茶去了。沏茶有许多讲究,张夫人经常都是亲自动手。

     张晖屏住呼吸,早已想好等待着说话的机会。此时,德叔的情绪平静了下来,说道:

     “你们两个,谁先说?”

     德叔刚说完,张晖就抢着说道:

     “我先说,我先说。”

     德叔点了点头,说道:“好,就你先说。”

     于是,张晖开始把今天的事情略微改动,添油加醋,娓娓道来:

     “是这样的,叔公。今天侄孙儿和阿霞想出门走走,不经意就走到了东溪边的渡口。孙儿想到,我那书房里的笔墨纸砚都用得差不多了,就想着去购置一些回来,另外,再去书市看看有没有什么最新的书籍。所以,孙儿就临时决定,坐着渡船到建州城里去一趟。可是,孙儿一想,还没有跟家人说一声呢,这会就看到了邻居家的婶婶,正好在回家的路上,孙儿便让她把我离家的事情转告给咱们家的佃农一声。孙儿是觉得,不就是进城一趟吗,这一来一回也不过三、四个时辰,爹爹不至于不同意吧。爷爷,你说说,孙儿这样想有错吗?”

     说完张晖就后悔了,事实改动得太多,就成了谎言了。

     果然,张老爷听了气急败坏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呵斥道:

     “胡说八道!你这个兔崽子,现在学会撒谎了是不是!”

     恰时,张夫人从后院走出来,阿霞跟在后面,手里端着一壶刚刚沏好的热茶。

     张夫人见张老爷的情绪又失控了,连忙说道:

     “你就坐下好好说嘛,德叔还坐在这儿呢!”

     这一次,德叔没有针对张老爷,而是对张晖说道:

     “孙儿呀,竟然叔公在这儿,你心里想着什么就实话实说,你要是说谎话、假话,那可就没有人能帮得了你咯!”

     张晖沉默了。

     阿霞端着茶壶,给德叔、老爷、还有张夫人的茶瓯里,一一倒上了热茶,然后再额外给张晖端来了一大瓯的凉茶。

     早已经口干舌燥的张晖,端起这一瓯的凉茶,咕咚咕咚几下,就全喝光了。

     “叔公,我想离家出走,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张晖鼓足了勇气,实话说道。

     “德叔,你听听,这像什么话,还好我及时叫佃农们去把他追了回来,不然的话,这兔崽子翅膀硬了,都不知道要飞哪里去了。”

     张老爷说完,端起茶瓯,吹了吹热气,喝下一大口,吞咽之后,嘴里发出奇怪的声响,十分爽口的样子。

     “天天看你喝个没完,也不见得你在茶品上有什么长进!”德叔又瞪了张老爷一眼,转而对张晖问道:

     “孙儿,你长大了,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这没有错,可是你总得有个确切的想法,你到底想去看什么呀?”

     被德叔莫名数落一番的张老爷,此时已经放下了手里的茶瓯,忍不住插嘴道:

     “德叔,你就别纵容他了,他就是去外面瞎逛,有个鸟想法!”

     “你给我闭嘴,让晖晖来说。”德叔抖了抖手里的鸡毛掸子。

     张晖沉默了一下,然后一鼓作气,说道:

     “叔公,咱们家是产茶的,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看看能不能把茶做成像诗画那样。”

     张晖还是第一次将这个想法在家人面前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