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偷渡失败
    见公子已经上船了,阿霞也只好咬紧牙关共患难了。

     不过,在登船之前,阿霞还是极不乐意地朝后方看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

     “公子,你快看,是家里的佃农们,这下我们死定了!”阿霞手指前方,痛心疾首。

     张晖转身朝后方一看,只见刚好有八个佃农来势汹汹,手里操着各种家伙,有捆绳,有木棍,有扁担,还有人把麻袋也带来了。

     “我的妈呀!他们这阵势不是八人大轿,而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看来我爹他老人家这次也是使出了绝招,完全豁出去了呀!”

     张晖终于感到了一阵慌张,见阿霞吓得直哆嗦,还傻傻站在岸边看,于是赶紧催促道:“阿霞,你还看啥!快啊!我拉你上船!”

     阿霞迅速登上了船,而后方追来的佃农也近在百米之内了。

     “船家,快,快掌舵,离岸,快!”张晖急忙催促道。

     佃农见公子已经登上了船,急忙喊话:

     “公子,快回来,你不能走啊,老爷这次真的发火了,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

     阿霞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是啊,公子,我们还是下船回去吧,我们要是真的离家出走了,以老爷的脾气,他也一定会报告给官府的。到时候,官府发出通告,就算我们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遣送回来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看船都已经离岸了,这就是天意,本公子必然是要走出这个小乡里,走向大世界的!”

     张晖洋洋得意,向岸边的佃农们吐了吐舌头,嘲讽道:“你们都听好了,回去告诉我爹他老人家,他的宝贝儿子是一只落难的凤凰……”

     “没听说过有男人说自己是凤凰的。”阿霞在一旁不屑道。

     张晖转头一想,觉得阿霞说的也对,于是改口继续说道:

     “不对,应该是一条落难的蛟龙,告诉我爹,吉苑里这个小地方困不住我的雄心大志,我终究要到那大世界去,经历一番劫难,然后化身为真龙。请他老人家保重身体,等我荣归故里,一定会让吉苑里受到举世瞩目……”

     张晖闭着眼,昂着头,挥着手,说得激情飞扬,自我陶醉其中。这时,只听见阿霞突然呼喊道:

     “公子,公子,你快看,他们中有人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脱了,他们想干嘛?难道……”

     张晖从沉醉自我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正如阿霞所说,只见岸上的八个佃农中,有四个脱了衣服和裤子,正在做热身运动。

     我的妈呀!他们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张晖急忙向船家求救:

     “船家大哥,你划快点吧,我给你双倍的钱,越快越好!”

     “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你给我再多的钱也没用的,张家公子!”船家露出无奈的表情,却似乎隐藏着一丝狡黠。

     “你叫我张家公子?难道连你认得我?”张晖惊恐地问道。

     船家大哥点了点头,嘴角微微翘起。

     “那也知道那些追我的人?”张晖又问。

     船家大哥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如画般神秘的微笑。

     此时,四个佃农已经像鱼一样,直接从岸上跳进了溪流里,扑通扑通几下,很快便游向了渡船。

     “阿霞,操家伙!”张晖一鼓作气,决定抗争到底。

     阿霞找到一根木浆,笨拙地挥舞了两下,然后怯生生地递给了张晖,说道:

     “公子,还是你来吧!”

     张晖伸出一只手,非常犹豫地接过木浆,独自走到了船头,眼睁睁地看着佃农们从水里游向船沿。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一阵悲凉感油然而生,张晖不禁在心底里自嘲起来:自己手里操着一根木浆,到底想干什么呢?难不成是等佃农们游上船来,给他们一顿暴力攻击?

     他下得了手吗?这些佃农们可都是老实本分的乡里人啊,有的甚至是看着张晖长大的。他们不过是听从了老爷的吩咐,要把公子带回家去。

     他们中大部分人根本无法理解,为何公子想要离开这个养育了他十几年的地方,哪怕老爷如此作死地阻挠,公子也毫不动摇出走的决心。

     张晖的内心突然一阵汹涌澎湃:

     你真的下得了手吗?

     张晖啊张晖,你现在操着个木浆像什么样,或许你是想通过暴力的途径获取你所谓的自由。

     可是,你确定你还是个读书人吗?

     你确定你喝的茶是艺术的茶,和你爹的茶不同?

     如果你也不确定,那就做好准备吧,等佃农他们试图上船的时候,朝他们勤劳的双手或是厚实的脑壳一棒打下去吧!

     此时,眼看佃农们已经游到船沿,就要登船了。张晖迅速高高挥起木浆,一个完美的弧线在空中划过。

     所谓动作要快,姿势要帅。

     阿霞惊呆了,嘴巴张成一个O形,显然对张晖的这一棒充满了期待。

     然而,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

     那个完美的弧形再也没有回归,木浆失控般脱手而出,绕着重心在空中旋转了一阵,最后凄凉地落入水中。

     见到这样一幕,阿霞也是醉了,急忙掩面,不忍直视。

     “公子呀公子,你干嘛把别人家的木浆给扔了呀,那可不是咱们家的!”阿霞数落道。

     “多拿点钱,赔给船家大哥。”张晖显得忧伤。

     “赔赔赔,只要你乖乖回家,我相信老爷多少钱都愿意赔的。”

     阿霞自以为张晖已经屈服,所以口不择言。哪知,张晖却瞪着阿霞说道:

     “你再多嘴,我罚你念《茶经》一百遍!”

     阿霞立即用手捂住脸部,紧紧闭上了嘴巴,紧得不透一丝气息。

     此时,四个佃农已经登上了渡船,其中一个说道:

     “公子,跟我们回去吧,老爷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带你回去。”

     “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也不想跟你们多说,我心中的理想抱负,你们是不会理解的。”张晖昂首挺胸,矜持道。

     佃农没有理会,而是静静地站在船上,把张晖团团围住。

     张晖觉得蹊跷,往船行驶的方向一看,豁然明白了,这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反方向划向了原先的岸边。

     “船家大哥啊!你怎么搞的啊!我让你把船划快点,没让你往回划呀!”张晖质问道。

     船家大哥听了,嘿嘿一笑,说道:

     “张家公子,你还是乖乖回家去吧。等下次,外面的世界太平了,大哥再把你送进城里去。这次,大哥不算你钱了,那木浆也不要你赔了,咱们就算扯平了,好吧!”

     张晖听了,哭笑不得,只能认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