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初入茶场
    阿霞扶着张晖回到房间,张晖就把房门紧紧关上了。生怕母亲进来,发现他身上的伤并不重。然而夫人也只是敲了敲门,嘱咐阿霞照顾好公子,并没有坚持要进屋看个究竟。估计夫人早就一眼看穿了张晖的把戏,人艰不拆罢了。

     躲过了娘亲,没想到阿霞竟也再三要求检查一下身上的伤。张晖想了想,反正自己也不吃亏,想看就让你看呗!于是大方地趴在了床上,对阿霞挑衅道,想看就自己来扒我的裤子。张晖本以为阿霞会不好意思,没想到阿霞倒也一点不害羞,极其粗鲁地扒开了张晖的裤子,只见白花花的臀部上有一条红红的印痕。张晖倒是害羞得死死趴着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天,张晖早早地起床,踏进了自己家的茶场,见到了几位师傅,虚心地学习起来了。师傅们告诉张晖,目前场子里生产的成品茶可分为两类,一类叫草茶,一类叫片茶。

     做草茶比较简单,将新摘的茶叶漂洗干净,摊入蒸笼,蒸到由绿变黄,晾至半干,用炭火焙干即成。

     做片茶比较麻烦,在把茶叶蒸熟以后,还要用布包起来,放进大木榨里使劲挤压,挤出一部分苦汁,再放进茶臼里捣成茶泥,然后再将茶泥挖到陶盆里,加入泉水,反复冲洗,尽可能地把苦涩成分除干净,最后再放进茶模,压成不同造型的小茶砖,并放在竹笼里烘焙至内外干透。

     简而言之,草茶就是蒸青散茶,而片茶则是蒸青研膏茶,并且还是压成茶砖的蒸青研膏茶。

     其中一个师傅解释道:

     “这研膏茶,是由茶焙作坊制作的独特茶品。一般来讲,其他地方的茶品都是通过草茶来制作生产蒸青茶。而像我们茶场这样的茶焙作坊,就采用了独特的制作工艺,把蒸青茶也研末和膏,压成茶饼,制作成了研膏茶。”

     另一个师傅补充解释道:

     “其实,所谓研膏茶,不过就是加工时多了一道研膏的工序。而所谓研膏,其实就是通过压榨、舂捣、揉洗、研磨等方式,将茶叶里的苦汁排挤出去,使成品茶甜而不涩,香而不苦,甘香厚滑,入口绵柔。”

     张晖在家里喝过这样的研膏茶,味道一点也不像中国的绿茶,倒像是加了牛奶和糖的英式红茶。

     记得某个岛国一直流行喝煎茶,这蒸青茶要比炒青茶苦得多,所以那岛国的人喝茶喜欢配甜点,用甜食来压制茶汤的苦味。

     张晖没想到,眼下这个时期的片茶虽然也是蒸青茶,但它却并不苦,因为研膏这一道工序,苦味儿早被研出去了。虽然好喝,可是这茶泡起来可就讲究了。

     正是这个时期,煎茶法代替了煮茶法而成为主流。煎茶,特指陆羽《茶经》所记录的饮茶方法,区别于汉魏六朝的煮茶。根据陆羽《茶经》,煎茶茶艺的程序有:备器、择水、取水、候汤、炙茶、碾罗、煎茶、酌茶、品茶等。

     备器:煎茶器具有风炉、茶、交床、夹纸囊、碾拂末、罗、合、则、水方、漉水囊、瓢、筴【jiā】、鹾簋揭、碗、熟、盂、畚、札、涤方、滓方、巾、具列,另有的统贮茶器的都篮。

     选水:陆羽认为,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江水,取去人远者,其井水,取汲多者。陆羽专门著书评判了天下之水二十。讲究水品,是中国茶道的特点。

     取火:陆羽认为,其火,用炭,次用劲薪。,其炭,曾经燔炙为膻腻所及,及膏木、败器不用之。

     候汤:陆羽认为,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候汤是煎茶的关键。

     由于研膏茶的制作工艺更加精细,使得在备茶上就有几道工序,包括炙茶﹑碾茶和罗茶三项。

     炙茶:炙烤茶饼,一是进一步烘干茶饼,以利于碾末;而是进一步消除残存的青草气,激发茶的焦香。

     碾罗:炙好的茶饼趁热用纸袋装好,隔纸用棰敲碎。纸袋既可免香气散失,又防茶块飞溅。继之入碾碾成末,再用罗筛去细末,使碎末大小均匀。《茶经》云,茶末以像米粒般大小为好。

     茶叶有粗、散、末、饼四类,而以饼茶为主。无论是饼茶还是散茶,都须碾成茶末而煎用。若用散、末茶,或是新制的饼茶,则只需碾罗而不需炙烤。散茶直接碾罗成茶末,团饼茶则要经炙、捣后碾、罗成末。

     煎茶:水一沸时,加盐调味。二沸时,舀出一瓢水备用。

     随后用“则”量取适当量的末茶当中心投下,并用“筴”环搅中心。不消片刻,水涛翻滚,这时用先前舀出备用的水倒回以止其沸腾,使其生成“华”。

     华就是茶汤表面所形成的沫、饽、花。薄的称“沫”,厚的称“饽”,细而轻的称“花”,《茶经》形容花似枣花、青萍、浮云、青苔、菊花、积雪。

     煎茶是从煮茶演化而来的,是直接从末茶的煮饮法改进而来的。在末茶煮饮情况下,茶叶中的内含物在沸水中容易浸出,故不需特长时间的煮熬,况茶叶经长时间的煮熬,其汤色、滋味、香气都会受到影响而不佳。

     正因为如此,对末茶煮饮加以改进,在水二沸时下茶末,三沸时茶便煎成,这样煎煮时间较短,煎出来的茶汤色、香味俱佳,于是形成了陆羽式的煎茶。

     酌茶:三沸茶成,首先要把沫上形似黑云母的一层水膜去掉,因为它的味道不正。最先舀出的称“隽永”,或者放在“熟盂”里以备育华。

     而后依次舀出第一、第二、第三碗,茶味要次于“隽永”。第五婉以后,一般就不可喝了。好茶,仅舀出三碗;差些的茶,可舀出五碗。煮水一升,酌分五碗。

     品茶:用匏瓢舀茶到碗中,趁热喝,冷则精英随气而散。这时重浊凝下,精英浮上。

     想到这,张晖不禁问道:

     “做茶需要研膏,也就是去除苦汁,必然会损失大量的茶多酚、氨基酸、维生素等营养成分,那么这种做法岂不是得不偿失?”

     这个时候,德叔恰好出现了,回答了张晖的这个问题,说道:

     “我承认这一点,可是话说回来,营养成分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对于平民百姓而言,或许是的。但对于有饮茶之风的王亲贵族而言,他们的物质丰足,最不缺乏的恰恰就是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