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抄写茶经
    “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呀?要不要把大夫叫来再给你看看?”翁氏问道。

     “不用了,娘,我感觉很好,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张晖回答。

     “嗯,那就好!”

     娘亲说着,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但张晖却见父亲一言不发,脸色故作不悦!

     这边,张晖见他爹的脸色不好,果然,那边张老爷就用严肃的语气,说道:

     “你看看,都是因为贪玩,差点连命都丢了!吸取过这次教训,以后还敢这样贪玩吗?”

     张晖不明所以,急忙从身体的前主人那里寻找记忆。

     原来那天,气温炎热,张晖故意支开阿霞,偷偷溜出家门,跳入溪流里耍水。等到阿霞赶到时,张晖恰好被水流湍急的漩涡带进了深水区域。

     眼看张晖就要溺水,阿霞急忙找来了水性好的乡里人。若不是阿霞及时请来里人把张晖救起,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张晖见他娘对他使着眼神,后面的阿霞更是急得摆手示意,于是低头认错道:

     “不敢了!爹,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地听你们的话!”

     “那这两天就乖乖呆在家里,把陆羽先生的《茶经》认真默写一百遍,作为这次的惩罚!”张老爷又变回了严厉的样子。

     阿霞听了,急忙求情道:

     “老爷,你就别惩罚公子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紧公子,要罚就罚阿霞好了!”

     “罚什么法,都别罚了!还嫌这两孩子受的罪不够多呀!晖儿昏迷的这几天,可多亏了阿霞照顾。不仅不能罚,我还想给阿霞一些奖赏呢!”

     在张家这个大宅里,张老爷虽然是吉苑里的一乡之主,但夫人才是名副其实的一家之主,而夫人则万般宠爱着唯一的宝贝儿子。

     早在张晖年幼的时候,张老爷就担心夫人的太过溺爱,会把张晖养成一个任性妄为的纨绔公子。

     于是,张老爷买了一个孤女,取名阿霞,便是张晖苏醒后看到的那个女孩。十几年来,阿霞身为张家的丫鬟,表面上是在伺候着张晖,实际上却是带着监督意图的。

     然而,张晖终究贪玩,意外还是发生了。

     此时,阿霞机智地搬来了两把椅子,让张老爷和夫人坐在了张晖的床边。

     张老爷听夫人翁氏那么一说,也就打消了罚张晖抄写《茶经》的想法,于是压声说道:

     “谁说我要罚阿霞了!我堂堂一个乡里的里正,难道还会不分青红皂白吗?何况抄写《茶经》也不算惩罚,就当是读书写字做功课嘛!”

     “晖儿需要休息,做什么功课!外面兵荒马乱的,早就没有科举考试了,急什么读书!”翁氏针锋相对道。

     张老爷无言以对,搬出了老丈人,道:

     “亏你还是名门之后,难道读书是为了考试嘛!我那当着高官、拿着厚禄的老丈人,当年可不是这样教我的!”

     ……

     张晖生怕两位老人争执起来,连忙开口说道:

     “娘,没关系的,我已经不需要休息了!爹,我真心接受惩罚!”

     “嗯,这才像是张家的子孙!你外祖父可是盼着你好好读书呢!”张老爷欣慰地说道。

     听父亲提到了外祖父,张晖连忙问道:

     “爹、娘,外祖父当的是什么官呀?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外祖父?”

     “你外祖父呀,是闽王身边的大官,相当于是宰相的官衔。你外祖父在福州,我们在建州,相隔远着呢!你外祖父说了,等外面的战乱平息了,就会来接你去福州读书……”

     谈起外祖父,张晖他娘就说个没完了,张老爷站起身来,打断道:

     “好了好了,让孩子多休息吧!我还得去茶场那边看看,德叔刚才来说,茶叶在压榨过程中出了点问题。”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说着,张晖他娘也起身,帮张晖拉扯好被褥。

     之后,两位老人走出了房间,留下阿霞仍然瞪着大眼看张晖,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阿霞,你干嘛这样瞪着我看!”张晖不客气地问道。

     “公子,我觉得你变得像另外一个人,不仅懂事了好多,说话的语气变了,就连看人的眼神都变了。”阿霞说。

     原来,以前张晖若是犯了什么错误,即使是张晖自己出的主意,但结果都是让阿霞来背这个黑锅。

     张晖从身体的前主人那里找到了相关的记忆,这才没好意思地说道:

     “阿霞,我之前对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谁知,阿霞没有借此索取什么,反而大方地说道:

     “没有的事,你是公子,阿霞是公子的丫鬟。何况老爷和夫人都一向待我如闺女一般,所以,阿霞并不觉得公子有什么不对的。相反,我还要一辈子侍候着公子,报答老爷的恩情呢!”

     张晖听了,不禁觉得,有一阵阵热腾腾的爱意,扑面而来。

     几天之后,张晖已经熟悉了这里的新生活。

     吉苑里漫山遍野都是茶树,张家则有着最大面积的茶场,而张老爷又是吉苑里的里正。

     张宅很大,有前庭,有后院,厚瓦屋顶,翘角飞檐,虽然是在城郊乡里,却完全可以和城里的豪宅相媲美。

     然而,如此大的一个宅子,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住。除了张老爷和夫人翁氏,以及张晖和阿霞外,还有就是管理茶场的德叔。

     张老爷喊他德叔,因此张晖便喊他叔公,可德叔看起来并不老,顶多就比张老爷年长五、六岁。张晖注意到,德叔公似乎不喜言笑,但就像阿霞说的,德叔非常能干,精通焙茶的技艺。

     这天,张晖再次启动了系统,由于吉苑里人烟稀少,于是他扩大了搜寻的范围。

     在系统界面上,面对琳琅满目的头像,张晖努力寻找着热度较高的人。

     距离从一公里到两公里,又从两公里到三公里,搜寻距离越来越远……

     终于发现几个热度大于1的头像,不过了距离快接近二十公里。

     咦!这个头像真美!简直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啊!张晖立即点击头像,进去看资料。

     姓名:章练

     年龄:16岁

     身份:章家千金(父亲章仔钧,母亲练寯)……

     距离:18.66km

     热度:2

     原来这位美女叫章练,还是个千金大小姐,不知道章家是什么样的大户人家。张晖看到,章练的身份资料里,补充了其父母亲的姓名,想必一定是大人物,才会特别注明出来。

     令张晖感到惊喜的是,章练的父母亲姓名下方有一条横线,莫非是添加了链接。张晖于是尝试着往“练寯”两个字点击进去,果然,界面上跳出了练寯的身份资料。

     姓名:练寯(读jun,第四声)

     年龄:35岁

     身份:章仔钧夫人……

     距离:18.67km

     热度:3

     竟然身份写着的是章仔钧夫人,那么这个章仔钧一定是个大人物吧。张晖这样想着,继而又点进去,看了章仔钧的身份资料。

     姓名:章仔钧

     年龄:40岁

     身份:西北行营招讨使(夫人练寯)……

     距离:18.68km

     热度:4

     果然,看起来像个大官呀!张晖有点儿小激动,终于在这附近找到了一个大人物。他的心里默默地有了一个小目标,看来他的人脉要从认识章仔钧开始。

     不过,这“西北行营招讨使”的官名看起来像是个带兵打战的,章仔钧又是一个40岁的人了,16岁的张晖要想结识他恐怕有点难度啊!

     带着一点私心,张晖决定从章家的千金章练入手,先想办法认识章练,开启自己的人脉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