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作战计划
    “哎…我说杰尼龟,你就不能再游快点吗?这速度有点不给力啊,这都中午了才游了不到一半的路程。”

     电脑写字台大小的巨大海龟非常“荣幸”的得到了“杰尼龟”这一高大上的名字,与之相比,“北冥”啊、“重楼”啊什么的,简直就逊爆了。

     无他,生活在充满神话气息的蓬莱,这一类称呼简直就是烂大街了,比之世俗农村“狗蛋”、“狗剩子”之类的也是不差多少了,给李玄机的感觉,反而不如他在某动画之中看过的“杰尼龟”来的好。

     就连李玄机自己的姓名,都是不知被用烂多少次的“玄机”。

     据他老爹所说,取这个名字的初衷主要是为了祝愿自己的孩子能在修炼上走的更远,毕竟到了先天期就可以冠以“子”的称号了,到时候“玄机子”的名号一爆出来,别人一打听是他老爹给起的,都会夸他老爹有先见之明之类的,那是面子里子一起发光的节奏啊。

     就算这个名字十分的高端大气上档次,高调奢华有内涵,还带着望子成龙的美好祝愿,但你架不住别的父母也这么想啊。

     光光和李玄机同年同班的同学,算上他自己在内,就有三个叫李玄机的!像其他什么王玄机,赵玄机什么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无奈的班导为了区分,竟然十分奇葩的用大中小来区分,因为李玄机幼时比较瘦小的缘故,非常不情愿的获得了“小李玄机”的称呼,更是加深了他对自己名字的怨念。

     好在,由于他在修炼方面表现的太过给力,把“大李玄机”和“中李玄机”个吓得纷纷改了名字,到了现在整个蓬莱所有叫李玄机的都纷纷“自觉”的改了名字。

     开玩笑,和嫡传弟子兼下任少掌门用一个名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就跟一个在共*产*党(这三个字会不会被和谐啊)里混的小公务员,却偏偏作死的起了个和国家主席一样的名字一个感受!

     怎么办啊,回家一哭二闹三上吊,让父母抓紧给换个名字吧,不然还想不想在体制内混下去了?

     现在李玄机最大的愿望,除了问鼎先天外,就是在十八岁成人礼上能获赐一个独一无二的字!

     可别又是一个别人用烂的才好,没办法,又不能自己起,按照蓬莱传统,只能由长辈赐字,而且这也是以后长辈们对李玄机的称呼!

     想想吧,以后自我介绍的时候,来上一句“在下李玄机,字XX。”

     修为较低的小辈还好,会恭敬地施礼问候一声“见过玄机子前辈”,修为差不多的同辈中人也还好,施礼后客套一番“原来是蓬莱高徒李玄机李道兄当面,幸会幸会”……

     结果到了老一辈那儿,沉吟一番一脸无辜的来上一句,“这…叫XX的有点多,你是…”,这就是尴尬欲死的节奏了。

     想到这不忍直视的画面,李玄机不禁打了个寒颤,“希望平常隔三差五的抱怨能在老爹和师尊那起到点作用吧,无量天尊啊!”

     “杰尼杰尼…”感受到主人意思的吉尼龟向李玄机发出一阵委屈的叫声,通过脑海里契约的联系,李玄机大致上明白了吉尼龟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已经很快了好不好,我这速度都比一般海龟快上一倍多了…”

     确实,一般成年海龟游泳速度虽然不慢,但也就是30千米/小时以内,超过这个速度的很少,但李玄机收服的这只仗着体型的优势加上刚吃了一枚培元丹精力旺盛,速度超过了70千米/小时,已经不比平常驾车速度慢了。

     “好好,你抓紧游就是了,最好天黑以前到达,我可不想在你的背上过夜。”

     随口安抚了正在辛苦出力的小弟,接着继续思考完成任务的行动计划。

     李玄机的智商还在正常水准,可不会不长脑子的一头扎进敌人的地盘跟人死磕,就算李玄机一路摧枯拉朽将所有敌人消灭,也难保敌人临死前不会把实验资料发送出去。

     至于会不会已经将资料发出去了,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将真正核心的东西交出去,都会死抓在自己手里为自己谋取利益,就算交出去的也只会是一些残缺资料或一次性消耗品,根本不会让人研究复制出来的,不然他自己还混个屁啊,所以这一点李玄机根本不担心。

     再说了,如果资料已经泄露了,宗门还发个屁任务啊,吃饱了撑得么?

     “嗯…真正的核心资料肯定是掌握在实验负责人手中的,这个人不是幕后老板就是负责实验项目的科学家,有可能这两个角色就是一个人,搞清楚这一点关系着此次任务的成败。”

     李玄机盯着任务介绍看了一会儿,找到了任务完成的关键点。

     “既然是人体实验,肯定有俘虏了,我可以装作是游船失事的游客,故意被巡逻人员发现。”

     “被抓后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被带到关押俘虏的地方,和其他俘虏关在一起,我就可以和俘虏接触,了解谁最有可能掌握核心实验资料,然后等到我被带进实验室,接触到实验核心的时候暴起发难,击杀目标,毁掉试验品。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了。”

     “另一个可能,被直接带到目标人物面前,见到幕后老大,装作惊慌失措试探还有谁知道核心资料,最终一举翻盘,这种情况虽然快速,但是变数太大,可能无法套出有用的资料,说不得到时候还要装模做样的挣扎逃跑一番,再装作恰好遇到俘虏,从俘虏那里得到资料后再被抓回去,然后才一举完成任务,这样一来反而麻烦了不少。”

     “就算敌方有不下于我的高手,可我伪装成普通人,谁也不会相信我这么年轻,就能有多高的修为,必然不疑有他,到时候被我找准时机,骤起发难,我有信心一瞬间击毙三四个同级高手,但敌人不可能有那么多化劲高手,能有一两个就是烧高香了,化劲又不是大白菜,要知道整个蓬莱年青一代就我一个突破化劲了呢。”

     “至于老一辈高手,如果真有的话,这次任务派来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人了,必然有老一辈高手带队,所以敌方可能有化劲,数量不多,肯定不会有先天,照这个情况来看的话,我的作战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极高。”

     “嗯,就这么办!”在脑海中尽可能设想了所有可能后,高兴地一拍手掌,甚至还大发慈悲的让杰尼龟找了个小型岛屿停下来休息了一下,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午餐,和杰尼龟美美的吃了一顿后才接着出发了。

     说到李玄机的储物戒指,也有十个立方大小,在蓬莱已经属于高级货了,在这没有灵气的悲催年代,以往动不动就有上万立方的储物指环再也任性不起来,绝大多数都只剩1立方左右的储物空间了,据说李玄机的这个因为当时炼制的时候材料极好,储物空间达到了十万立方的惊人大小!

     对现在的李玄机来说十立方也够用了,几件趁手兵器,几瓶修炼用丹药,剩下的空间都被他塞满了各种好吃的,都是出发前晓璃妹妹亲手做的,李玄机会告诉你是他软磨硬泡人家晓璃妹妹好久,人家才给做的吗?显然不会。

     人逢喜事精神爽,制定好作战计划的李玄机一路很嗨皮,本来枯燥的赶路时间仿佛也不是那么无聊了,终于在夕阳西沉的时候,杰尼龟载着李玄机来到了任务目的地。

     一座郁郁葱葱的巨大海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