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信号屏蔽
    望着面前的通讯员,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望着他,李玄机中二之魂熊熊燃烧,模仿着电影里反派的语气,用低沉、厚重的语调冲通讯员打了声招呼。

     “Hi,kid(你好,孩子)!”

     本来已经快要反应过来的通讯员这下子彻底呆住了,心底里狂呼:“踏马的,哪来的中二病!?”

     看到通讯员彻底懵逼的样子,李玄机彻底玩上瘾了,接着装逼:“What、are、you、doing?”

     “砰!”回答李玄机的是一声枪响,外加一声怒骂:“八嘎雅鹿!”

     李玄机伸手接住了子弹,将手掌打开,任由子弹掉到了地上,一脸不爽的说到:“怎么能骂人呢?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井边一撸感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子弹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就像敲击在他的心脏上一样,随着子弹的弹跳心脏也跟着一颤一颤的,下一刻,这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大叔一蹦三尺高,身在空中就摆好了下跪的姿势,整个人重重的砸在地上,双手和脸并排放在地上,大声求饶道:“英雄饶命啊!”

     这下反而轮到李玄机懵逼了,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到底是太年轻了些,轻而易举就被井边一撸这个佣兵老油子给唬住了,抬起头的井边一撸立马捕捉到了李玄机的破绽,毫不犹豫的对着李玄机就是一枪。

     虽然懵逼了一瞬间,但强大的感知属性不仅仅只代表着李玄机看得更远,听觉更灵敏那么简单,更代表着李玄机面对危机时的反应更迅速!

     就像现在,虽然直到井边一撸扣动扳机才反应过来,但在李玄机全力运转的感知下,一切就像在放慢镜头,能清晰地看到子弹飞出枪口,然后刺穿空气朝着自己快速飞来,李玄机连忙侧身避开子弹的飞行路线,使子弹射到后面的墙上,这时枪声才传过来,被李玄机的耳朵捕捉到。

     “砰!”

     井边一撸一脸绝望,因为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而李玄机却是一脸愤怒,本来是站在强者的角度上戏耍一下弱小的对手,没想到反而被对方给耍了,要不是还想着从眼前这个重要成员嘴里审问出一些情报,李玄机一掌拍死他的心情都有了。

     饶是如此,李玄机也没让他好过,捏住他的脖子一抖,就将井边一撸的武器弹药,甚至腰间的一串钥匙都抖了出来,“咯”的一声,好吧,这是把他的下巴给卸了,确保他不会自杀。

     李玄机冷着一张脸,提着井边一撸出了监控室,来到了水泥柱子的边沿,将他悬在柱子外边,看着他一脸慌乱的挣扎,冷冷的问道:“你想痛快得死,还是不痛快得死?啊?”

     “痛快痛快!我选痛快的死法!”井边一撸十分干脆,知道难逃一死,还不如选择痛快的死法。

     “你很聪明,本来我还想把你扔下去再捡回来,再扔下去再捡回来,直到把你摔死呢。”李玄机知道这个时候必须把眼前的中年人搞得彻底崩溃,才能获取想要的情报,因此继续恐吓道。

     果然,井边一撸听后更加害怕了,这个水泥柱子虽然不高只有七八米,下方又是土质地面,从这里掉下去虽然摔不死,但摔个筋断骨折还是没问题的,这要是真被摔个三五次,摔死了还好,摔不死那遭的罪可就大了!

     “牙买…牙买碟!饶了我…我什么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这下井边一撸彻底崩溃了,只想求眼前这个年轻的恶魔给自己一个痛快。

     “很好,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若有半句假话,后果你是知道的!”李玄机眼见目的达到,没有马上将井边一撸放回柱子上,反而接着恐吓道。

     “嗨伊~!绝对是真的!绝对是真的!”井边一撸保证的时候都快歇斯底里了,可见这厮被吓得着实不轻。

     “嗯…”李玄机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严肃的问道:“What、are、you、doing?”

     井边一撸彻底傻眼,扯着头发尖叫:“感情你还在这个梗上呢!?”

     “嗯~?”李玄机一脸森然的逼近了井边一撸,发出了十分不满的疑问词。

     “OK、OK…我说…我说还不成吗!?我在监视隔离区的异动,保证隔离区不会出问题,一旦出现问题,立马向实验室报告!”

     “嗯,这还差不多,”听到这,李玄机的表情总算缓和了一些,“你叫什么名字?”

     “井边一撸。”

     “井边轮战跟你什么关系?”

     “井边轮战正是在下的叔父。”

     “除了你们,岛上还有多少武装力量?”

     ……

     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李玄机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岛上的雇佣兵出乎意料的少,除了在这里的7人外,就只剩一正一副两个队长在实验室那边,据井边一撸所说,井边轮战之所以会雇佣他们,还是因为井边一撸跟他的队友们相处了十多年的关系,否则井边轮战绝对不可能随便雇佣不知底细的人参与他的绝密研究的。

     除了这两人外,实验室里都是井边家族的核心人员了,都是绝对衷心的,为了家族让他们去死都不带皱下眉头的死士。

     战斗人员有堪比特种兵的家族护卫19人和强大的武士、井边轮战的儿子井边狂战1人。

     研究人员共有三人,分别是井边轮战,井边轮战的老婆苍井不宿和儿媳黑井满溢子。

     对这些井边家族成员的名字,李玄机也是无语了,忍不住吐槽道:“怎么你们家离了井活不了了是吧?连找老婆名字里都带井,还是绿(苍)井,黑井!你咋不再整个深井呢?”

     “嘿嘿…谁让咱家姓井边呢?不在井边没法战啊…”井边一撸猥琐的笑了,

     看得李玄机一巴掌呼了他一脸,“少踏马废话!别整那些没用的,继续回答问题!”

     “是是…您问,您问…”井边一撸满脸堆笑的配合,心里却委屈的想,“不是你个王八蛋先整这些的吗?”

     接着李玄机又问了井边一撸一些问题,得到了许多有用的情报,可惜连井边一撸都不清楚米拉库鲁Ⅱ型的情报,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判断出他没撒谎的李玄机见再也套不出更多情报了,果断震断了井边一撸的心脉,让他干脆的死去了,也算遵守了他对井边一撸的承诺。

     随手扔掉了井边一撸的尸体,李玄机掉头又回到了监控室,据井边一撸交代,里面有一台大功率的信号屏蔽设备,足以屏蔽掉整座岛屿的信号,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甚至连卫星都会被影响,只会以为这里是一片普通的海洋。

     在岛内通信只能依靠对讲机,由于此地距离实验室过远,能与实验室取得联系的只有井边一撸之前负责操作的那套设备。

     这么做在最初只是为了防备俘虏中有人藏匿了通信设备,现在则是为了防备岛上的佣兵私自发信息到外界,泄露了这里的秘密。

     再说就算是为了屏蔽卫星的监视,也要一直开启着信号屏蔽设备啊。

     井边一撸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维护这套信号屏蔽设备的正常运行,做通讯员,传达实验室那边的命令只不过是顺带而已。

     得知这一情报的李玄机大喜,一直以来李玄机所担心的,就是对方在狗急跳墙的情况下,会把实验资料发送出去,导致自己任务失败。

     使得他一直束手束脚,又是搞潜伏又是搞暗杀的,根本不敢干得太过分。

     现在好了,有了这套设备,任何人都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不用担心资料外泄,李玄机就可以全力出手,暴力碾压过去,直接干掉对方就行了。

     所以刚一干掉井边一撸,李玄机就迫不及待的返回了监控室,去确认机器是否还在正常运转,毕竟刚才李玄机暴力地破窗而入的时候可没有刻意保护屋内的机器设备。

     当看到机器完好无损,绿色指示灯显示正常的时候,李玄机忍不住哈哈狂笑,中二病发作似的说道:“井边轮战,洗好脖子了吗?小爷来啦!哈哈哈!”

     李玄机下了水泥柱子,来到了雇佣兵们的营地,营地里有好几个占地三四米的营帐,有的是雇佣兵们住所,有的存放着生活物资,还有的放着武器装备,李玄机来到写着“6”的营帐前,掀开门帘走了进去,“井边一撸果然没骗我,这六号营帐里存放了大量武器装备,还有准备用来清除失败实验品的高爆炸弹,这倒是省的我一个个动手了。”

     没错,李玄机嫌一个个的杀太麻烦,打算用比较省力的方法清除这些失败实验品,而且人家好心的都给准备好了,不用多不好意思。

     李玄机一共找出了十个高爆炸弹,三把RPG,其他武器直接被李玄机忽略了,威力还不如他的小石子,要来何用。

     李玄机先是把RPG收进储物戒指,然后又收了四枚炸弹,就实在放不下了,没办法,没空间了。

     “剩下六枚炸弹都赏给那些失败实验品吧,虽然井边一撸说只要三枚就能把所有实验品都炸成灰,为防万一,还是用六枚吧。”李玄机一面自语,一面设置着炸弹上的计时器,“两个小时后爆炸好了,应该足够我解决实验室那边的人了。”

     李玄机来到距离营地不到一百米的金属栅栏外,透过栅栏看着另一边的失败实验体,各色人种都有,甚至还有老人和小孩,全都失去了神智,一脸凶恶的看着他,即使被电得浑身抽搐,还是要扑过来将李玄机撕碎。

     “即使你们都失去了神智,我还是要说一声,抱歉了,我会给你们报仇的。”

     说完就将高爆炸弹扔进了人群里,扔了五个后,突然停了下来,“这第六个炸弹,就留给神秘的三号帐篷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