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哭笑不得的死法
    七八岁大的李玄机坐在一间教室里,学生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不到三十人的样子。

     这群熊孩子大都一脸兴奋地表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谈论着什么,只有少数人没有参与进去,各自坐在一边,一副我是高人的架势。

     一个唇红齿白,能萌翻所有腐女的超级小鲜肉凑到李玄机身边,说道:“我说少主啊,今天是咱们第一天上学的日子,有什么感想?”

     李玄机翻了个白眼:“能有什么感想,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小鲜肉苦笑一声,“我的少主哎,咱别这样,上学除了打架之外,还有很多乐趣的。”

     “啥乐趣?”李玄机反问。

     “比如这里有很多小美女的,你不去勾搭几个?”小鲜肉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你才多大?就想这些了?有这闲功夫还不如多修炼,就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化劲期?作为我的候补家将……”李玄机一本正经的开始训斥起小鲜肉,才刚开了个头,教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门口出现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

     “安静!都回到座位上去,开始上课!”

     年轻男子一进来就开口呵斥了一句,所有小孩哗啦一声,跑回了座位坐好。

     男轻男子来到讲台,开口道:“我叫海云,是蓬莱仙宗内门弟子,你们可以叫我海老师,我将带你们一个月,一个月之内,你们能达到我的要求,就能加入蓬莱仙宗,成为外门弟子,不能达标,留在学校继续学习,等机缘到了,还是有机会的。好了,现在开始第一次点名。”

     “艾东鹏!”

     “到!”

     “李大琉!”

     “到!”

     ……

     “北冥!”

     “到!”

     “还有叫这么土的名字的,咋不叫玄冥呢?”海云心里吐槽,却猛然发现下一个名字更土!

     “李玄机!”

     “到!”“到!”“到!”

     一连响起了三个答到声,教室里安静了一瞬间,紧接着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谁是李玄机?站起来!”海云以为有人捣乱,不悦大地喝道。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凳子摩擦地面的声音,竟然有三个人站起来了!

     海云一时也有些傻眼,问道:“你们都叫李玄机?”

     “老师,我叫李玄机。”

     “不对,老师,我才是李玄机!”

     “开玩笑吧,我以为只有我叫李玄机的。”

     教室里又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显然同学们都觉得十分有趣,已经压不住熊熊的八卦之火了。

     海云翻了翻点名册,发现还真有三个李玄机,挠了挠头,“好了,都安静!”

     教室里又安静下来,海云接着道:“得想个区分的法子,有了!”

     海云眼睛一亮,指着又高又壮的那个小孩说:“你以后就是大李玄机!”

     又指着另一个小孩说道:“你就是中李玄机!”

     最后指着显得最瘦小的李玄机说道:“你就是小李玄机了!”

     “咕……噗噗……小李玄机……”坐在李玄机旁边的李大琉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被李玄机听在耳里,登时怒火就压不住了。

     “老师,为什么我是小李玄机,我要求三人比武,实力最强的当大李玄机,最弱的当小李玄机!”

     “不行!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说了算!此时就这么定了,不容更改!给我坐下!”

     蓬莱秘境中老师的地位极高,就算李玄机闹到李云煌那里,也不能轻易更改老师的决定,否则就是对“老师”这一群体的挑衅,为了一个名字闹僵了,弊大于利,最后导致没有人愿意收李玄机为徒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这事李玄机只能自己解决。

     “在座的给我都听好了!”李玄机没有坐下,反而昂首挺胸,霸气的说道:“凡是名字里带有‘玄机’二字的,最好马上给我改名字,不然,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

     “嗞!”

     “噼里啪啦……”

     “轰隆隆……”

     第五道天雷劈了下来,幻象又一次破灭,李玄机又一次长大了两岁多,到了十岁的年纪。

     幻象呈现了李玄机在蓬莱仙宗之中,晋级内门弟子考核的时候,将七八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全部打死,因为他们强行***参加考核的少女,被李玄机发现后还打算杀人灭口,被愤怒的李玄机一拳拳打碎全身骨头,活活疼死!

     第六道天雷劈了下来,李玄机十二岁。

     李云煌领来一个年纪十八九岁,瓜子脸,美丽动人的少女,对着李玄机道:“这是王春莉,从今天起担任你的贴身侍女,希望你们好好相处。”

     李玄机一脸古怪之色,虽然他只有十二岁,但贴身侍女是干嘛的还是知道的,在大家族,贴身侍女除了照料主人的生活起居之外,有的还兼职管家、护卫、伴读、玩伴等等角色。

     除此之外,少爷的贴身侍女还有暖床丫头的意思,小姐的贴身侍女会成为陪嫁,最后都会成为妾室一类的角色,放在现在还好,贴身侍女的地位一般都很高,几百年前的贴身侍女可是很悲惨的,基本的人权都得不到保障。

     会有贴身侍女早在早在的意料之中,让李玄机意外的是竟然是由李云煌这个当爹的亲自领来的,原本这个角色李玄机是比较中意李晓璃的,对于当年收她当童养媳没有成功,李玄机还是有些不死心,正打算过几年就提出来的,没想到李云煌这么早就领来一个。

     虽然这个王春莉相貌没有李晓璃精致,气质也差了一筹,不过温柔婉约的气质也很对李玄机的胃口,总体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硬要拿来跟李晓璃这个美得非人类的小妖精比,那是找虐。

     李玄机虽然心智比一般的同龄人早熟很多,但也不至于这么早就想女人,不过喜欢看美女可不分年纪大小,有这么个漂亮妹子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九十九个男人有一百个都是愿意的,没有多做迟疑,李玄机就答应了下来。

     李云煌满意的离开了,李玄机让王春莉自己找事情做,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她的家务等级达到了大师级,也满意的出了房门,来到后院继续练武。

     第七道天雷劈了下来,李玄机十五岁。

     李玄机突破到化劲期,意气风发,春风得意,被蓬莱仙宗掌门收入门下,成为嫡传弟子,当做未来的少掌门来培养。

     因而接触到了蓬莱仙宗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创造《培元功》的背后,隐藏的无穷血腥和罪恶,为宗门执行了很多隐秘的任务,双手沾满了血腥,不过被杀的人都有取死之道,李玄机并不后悔。

     第八道天雷劈了下来,李玄机恢复了登岛前的样子,十七岁多,将满十八岁。

     李玄机在一间明亮的教室内,朗读着一篇文章,这是导师近期留下的课题,《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不仅连接着我的生命,更连接着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的父母,还有我的爱人,只要他们还有任何一人活在世上,我都会极力存活,哪怕我身在死亡深渊、哪怕我粉身碎骨,我的意志都会强迫我活过来,回到他们的身边,守护他们。”

     李玄机读得极为投入,一听就知道,投入了全部的感情,显然这不只是一篇文章,这更是他的心声,在座的学生和老师都安静地听着,显然都被李玄机感染了,甚至还有几个女学生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却又捂住嘴巴避免发出声音,影响了李玄机的发挥。

     “谁都无法阻止我,即使是神要阻拦我,我都会向神举起手中的利剑……”

     “叮铃叮铃……”

     忽然,一阵清脆的风铃碰撞声响起,挂在李玄机腰间的嫡传弟子令牌闪烁着红光,将李玄机的朗诵给打断了。

     李玄机冲下方的老师和学生歉意的道:“对不住了各位,有紧急任务,我得走了。”

     导师颇为温和的说道:“不要这么说,宗门任务重要,抓紧去吧。”

     李玄机道谢之后,出了教室,来到了宗门任务大殿。

     李玄机刚到,就被一名弟子带到了大殿顶层,见到了负责宗门任务的外务长老,余天雄!

     不待李玄机施礼,余天雄就屏退左右,布下下一个隔音的禁制,给李玄机颁布了一个绝密任务,正是这次的米拉库鲁荒岛任务!

     执行过很多次类似任务的李玄机,也没多废话,记下任务资料后,稍微准备了一下,就朝传送阵的方向赶过去。

     接下来就是李玄机出了蓬莱秘境之后的回放,失足落海,收杰尼龟,登岛后的种种,直到在僵尸道人的逼迫下,注射血脉融合药剂,变成了六足四翼、半巫半僵的怪物!

     “是了,我是李玄机,我想起来了,我是人,不是怪物,我是蓬莱仙宗,李家大少,李玄机!”

     被时间之力洗礼之后,李玄机等于重新经历了一遍人生,被镇压的意识,终于在第八道宇宙金雷的帮助下,恢复了过来。

     “说起来,还真要多谢你的帮助,不然我可能会成为一个,只会杀戮的怪物!”

     李玄机对着天上的劫云抱拳施礼,郑重道谢。

     “轰隆隆……”

     天上的劫云发出一阵巨响,却并没有劈下第九道宇宙金雷,好像真的在回应李玄机的道谢一样。

     第九次的幻象没有在天雷劈下之后才出现,反而比天雷先到了。

     原先的幻象模糊淡化,新的幻象渐渐呈现,只见一个超级帅哥走过来,一脸猥琐的对李玄机说道:“少主,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李玄机疑惑不解:“什么提议?大流氓你这是闹得哪一出?”

     大流氓英俊的脸上浮现了贱贱的笑,把男神的气质破坏的一干二净:“就是隔壁班班花的联系方式啊?”

     “只要你给我弄来隔壁班班花的联络方式,我就把我妹妹的内衣,偷来送给你!我看你上次拒绝的那么艰难,怎么样,后悔没有?”

     “怎么样,后悔没有?”

     “后悔没有?”

     “后悔……”

     李玄机内牛满面,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大琉你个该死的贱人!老子被你害死了!”

     发现了李玄机的“后悔”情绪,天上的劫云跟打了鸡血似的,快速旋转了好几圈,吐出了一道一丈粗的,金、银、灰三色螺旋(造型参考七龙珠里的“魔贯光杀炮”)电柱,淹没了李玄机!

     “我这死法,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