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八宝
    凤茯苓采了草药回到竹屋的时候,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人竟然奇迹般的醒了过来,只是因为身上的伤过于严重,便一直躺在床上没有动,眉头忽皱忽平的,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他躺在床上眼神冰冷而又有些警惕的打量着这间竹屋,简单的布置中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女子的闺房,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只是放了一下平常需要用到的生活用品!也不知道是救了他的姑娘太穷,还是不在乎这些东西!

     恍惚间,他想起梦里唇上微软的触感,还有淡淡的芝兰之气,那姑娘他从来没有见过,想着或许是半睡半醒之间看见的救他命的人,只是那天一直没能看清楚她长什么模样!他心里竟生出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遗憾!

     竹屋的门轻轻的被人从外边推开,床上的男子眸光又是一沉,当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时,才微微的收敛了一下身上的寒气,正大光明的打量着她,她的白裙上沾染了些草屑,想着应该是进了山在山里沾上的!

     他眸光微微一闪,她的身影慢慢的和他恍惚间看到的那姑娘的身影重叠,脸上挂着一样的淡笑,她眉目如画,皮肤白皙,就好像刚刚煮熟的鸡蛋一般晶莹剔透,一双水眸顾盼生姿,却不带丝毫的风月,她朱唇不点而赤,微微上扬!

     她眸中含笑,笑意虽浅,却好像萤火虫散发出来的微弱的光一样,黑暗之中能让人一眼便看清楚,她好似时时都在笑,那笑容如三月暖阳,给人一种温暖到心底里的感觉!

     冬雪初霁,她却又好像冰山上那多娇小脆弱的花一样,莫名的给人一种看不大清楚的感觉!

     她浅笑盈盈的看着他,眸中也闪过一抹惊讶,“你醒了,我还以为你至少还要昏迷好几天呢!”

     他默默的看着她,有些惊讶她竟将怀中抱着的乳白色的小奶狗放在桌子上,皱了皱眉。

     她笑而不语,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是你救了我!”他语气生硬而又笃定,却又好像带着那么一丝不确定!

     “是啊!”她坐在桌旁伸手逗着在桌上滚来滚去的小奶狗,一会伸手拦它一下,防止它因太兴奋而摔到地上去。对于他的无理以及语气里毫不掩饰的冷漠与疏离毫不在意!就像没有听出来一般!

     “你懂医?”他眸子似亮了亮,却又有点怀疑凤茯苓说的话!

     凤茯苓偏头看他一眼,随后又若无其事的将目光放在了桌子上的小奶狗身上,“别误会,你倒在我的院子里,还拉着我让我救你,所以我才将你拖到了屋子里!

     说来也巧,昨天刚好有一位云游的高人经过这里,下了雨他便在我这里借宿一宿,所以严格来说救你的人并不是我,而是那位云游的高人!

     只是今早的时候雨停了,他便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特意的带我去山里采了药,告诉我该怎么给你熬药给你换药,然后便离开了,所以抱歉,你要是想找你那救命恩人的话,我也没办法!”

     他忍不住侧头多看了她一眼,眼神依旧冷漠如冰!话说得滴水不漏,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一般,而他看她年纪轻轻,就算会点医术也不可能能将那个时候已经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他给拉回来的,不过也不排除有特殊情况,或许这姑娘确实是高人也说不定,只是这种可能性……

     “若不是你的话,想必你那口中的高人也不会出手吧!”

     凤茯苓微微愣了愣,伸过手将滚到桌子边沿险些掉下去的小奶狗又给拦了下来!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一般,半晌才道,“也可以那么说!”

     他微微愣了愣,以为她还会推脱的,没想到竟然那么爽快,冷眸中略微的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暗芒,脸上的表情顿时又冷了几分!

     忽然又想起那天雨夜里,她站在院子里的神情,满地殷红的鲜血,可是她却没有露出一丝害怕的神情,“问你个问题,昨天……”

     凤茯苓摸着小奶狗的手僵了僵,转过头看到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站起身便抱着小奶狗出去了,她说,“你失血过多,要是换做常人的话早就死了,我去给你熬药,顺便做点吃的!”

     他垂眸,眼底暗影一闪而过!看着出去的白衣飘扬的女子,忽然觉得神色有些恍惚!

     有多少年,没有人对他这么爱理不理甚至可以说是冷淡了?她虽然一直笑着,说话语气轻缓,但是他却听不出她的语气中含有多少暖意!

     已经有多久没人愿意无条件的帮助他了,他身边的人各怀心思,没有一个人真心待他!这陌生的女子他不认识更加的谈不上了解,但是内心里,却觉得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他皱眉,强压下那种奇怪的感觉,这世间的女人都一样,能有几个人与众不同?

     她救他,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便是爱慕虚荣,像这样的女人,像这种欲拒还迎的把戏,他身边那些女人做的比她更多比她更好……

     凤茯苓不管他怎么想,走到她空旷的厨房,没有如她所言那般给他熬药给他做饭,她先烧了锅热水,好好的给小东西洗了个澡,小东西不安分的在盆里使劲抖水,她给它洗完,自己身上却依旧湿了好大一块,她无奈的将小奶狗按住不让它动,小家伙立刻又是一副眼泪汪汪泫然欲泣好像被人虐待的可怜模样,无声的控诉着凤茯苓的恶行,凤茯苓看都没有多看它一眼!直接无视!

     本来她是不想管这家伙的,但是这家伙竟然一路都跟着她,她无奈又将它送回去,可是那家伙好像赖定她了似的,无论怎么恐吓它,它非但不怕,反而越发的兴奋了!

     凤茯苓无奈,看它这么小,万一要是在林子里碰到其他野兽的话肯定活不了了,一时心软便将它带了回来!

     可是这家伙就没有安分的时候,精力旺盛得令人发指,凤茯苓只能任由它折腾了!

     给它洗好澡在给它擦干之前,她坚决不让它落地,免得又要重新给它洗,她将它抱到另外一间屋子里,一边擦一边又看它不停用它那小小软软的舌头舔她手的可爱模样,好半天才道,“小家伙,你跟着我跑了,要是你父母找不到你该有多心急啊!要不,我送你回去?”

     他在隔壁静静的听她说话,似乎想知道这女人能装到什么样的程度!

     而这边,凤茯苓见鬼一样的看着站在桌子上一个劲拼命摇头的东西,这……这小东西成精了?能听懂人说话?

     ……还真是活久见!

     她说什么,它好像能听懂,凤茯苓一巴掌截住它乱晃的脑袋,想到现代那些能听懂人话的动物大多都是靠后期的训练才能让它们勉强的听懂你在说些什么,做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可是这只明显是在山里长大的,怎么就知道她在说什么了?还那么强烈的要求留下!

     凤茯苓不信邪,一只手掰正它的小脑袋让它看着自己,于是她又道,“你想留下?”

     小家伙拼命点头……

     “你想跟着我?”

     小家伙继续点头……

     “那你父母呢?”

     小家伙摇头……

     凤茯苓不知道它是想说不知道还是不要了,想了想又道,“跟着我会吃不饱的!”

     终于,凤先生在小家伙眼中看到了犹豫,凤茯苓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感情你跟着我,是因为觉得跟着我能吃饱饭啊~不过现在心里倒是多少有些明了了,小奶狗确实是能听懂她说话,也不知道她走了什么狗屎运,随便捡只狗竟然都能听得懂人话!

     “你竟然要跟着我,也不能没有个名字吧!我帮你取个名字怎么样?”

     小奶狗怀疑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想着她会不会趁机整自己啊?小奶狗默默的爬到一边不理她,凤茯苓笑着看它,也不急,心想这小奶狗似乎还有自己的思维,真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狗狗!

     小奶狗爬到一旁,就怕凤茯苓给它取个诸如小白大白阿白小狗子二狗子之类的名字,它眼角在凤茯苓脸上扫过,看她笑得坦然,想着凤茯苓应该不会是这么庸俗的人!

     隔壁的人苍白着脸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那只狗他还以为她已经养了一阵了呢!没想动是今天刚捡来的,他和它一前一后的被凤茯苓捡到,还真是……

     好半天之后,小奶狗终于奄奄的又爬了回来,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样子,活像被人欺负惨了的小模样,顿时让凤茯苓忍不住有些失笑!

     小奶狗一个眼刀子飞过去,它就知道她就是不怀好意,可是它都已经同意了,大丈夫不能言而无信背信弃义……

     凤茯苓不知道它在想些什么,要是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好好教育它词不是那么用的,看它一副壮士断腕的死样,凤茯苓不打算再笑它了!

     “我以前有一个妹妹,说起来你和她还真是像……”凤茯苓的声音很轻,语气也很柔和,她笑笑,笑得有些自嘲,而后又毫不在意的道,“我在山上遇到你,而那附近除了药草和湖水之外什么都没有,这里又地处成昌的南部,那你就叫……”

     小奶狗小眼神一亮,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于是它立即滚到凤茯苓手边,亲昵的用它毛茸茸的头蹭着她的手,什么什么?你说吧说吧!

     凤茯苓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将它已经干了的毛理顺,沉默了好长时间,在小奶狗的龇牙咧嘴各种威胁中轻轻道了两个字,“八宝!”

     小奶狗顿住,眼神中流露出丝丝的泪光,它就知道它就知道!!!它不该对这女人抱有幻想的,它还以为她说了一大堆,会给它取一个优雅又高贵的名字的,结果……结果……

     小奶狗顿时委屈的想离家出走,但是想到跟着这女人它可以不用自己再在那山上啃草时,又舍不得走,它要吃肉,它不要啃草……

     在那山上它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人类的,跟着她它成功的走出了那个地方,要是它现在反悔回去的话,它相信这女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送它回去绝对不会劝它半句说让它留下的!

     小奶狗想着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终于下定决心留了下来,八宝就八宝吧!总比一辈子呆在山上啃草的好!

     小奶狗叫什么隔壁的男子没有注意听,他只是在刚才的时候突然敏感的抓住了“以前”这个词,她说她以前有一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