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心事
    出了私塾,凤茯苓在山下一路转悠,转悠了好长时间之后,才终于在一家养了鸡的农户那里买了只鸡,村民见她一身白衣娇娇弱弱的样子怕她不敢不会杀鸡,于是好心的帮她把鸡杀了用开水烫过又拔了毛用火简单的烧过之后,才用几张大大的荷叶子给她包好递到了她的手中,“凤先生,你看看你那么瘦,女孩子也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这只鸡啊~你拿回去好好的补补,到时候养的白白胖胖的,婶儿帮你谈一门好亲事!!!”

     婶儿笑嘻嘻,想着凤先生这么漂亮又这么知书达理的姑娘,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子能入她的眼,但想着凤先生小小年纪便无父无母的,一路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到时候一定要给她找一门好亲事!以后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干什么都得自己出门,女孩子抛头露面的总是不好的!

     凤先生脸上的笑微微一僵,两只抱着鸡的手一抖差点没将鸡给扔出去,“那到时候就仰仗婶儿了!”凤先生不待婶儿说话转身便要走,可是脚刚刚踏出一步又让她给收了回来,转身看着村里热情的大婶笑道,“婶儿,你这有没有颜色深一点的衣服啊?我想买一件!”

     “颜色深一点的衣服?”大婶眉头一皱,想着家里好像是有那么一件没有穿过的颜色很深的衣服,去年给她家那口买的他没舍得穿,便一直放在那了!“有倒是有一件,只是凤先生,那衣服是我家那口子的,你一个姑娘家的,要那衣服干什么?婶儿觉得你这件衣服就很漂亮啊!白白的,像仙女一样!”婶儿笑嘻嘻的看着凤茯苓一身白衣飘飘恍若九天玄女,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凤先生这么漂亮的姑娘呢!一身白衣跟她的气质还有肤色无比的般配,那件衣服也好像是专门为她设计的一般,典雅精致!

     凤茯苓浅笑盈盈,说话一点不带打结的,“婶儿,您知道我住山上,经常在竹林子里走动,白色的衣服容易染上其他的东西,不经脏,我想着我在林子里走动的时候能有件换的衣服,那样的话就不用每天换洗了!”

     村子里的人衣服都是很久才换一次,凤茯苓说得头头是道,婶儿想都没想的就把那件衣服卖给她了,看她那小身板单薄的紧,这衣服又大,便说给她改改,到时候改好了她给送过去,凤先生脸皮薄,自己没事的时候随便就可以改了,便不劳烦每天忙得晕头转向的婶儿了!

     凤茯苓怕麻烦,买了东西之后便上山了,想着到时候去山里找些补血的东西,那个人赶紧好起来然后赶紧离开,别给她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凤茯苓不紧不慢的进了院子,后半夜的雨下得特别大,院子里的血迹已经被冲干净了,但在早上的时候凤茯苓还是不大放心的到处都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残留的血迹之后,才放心的离开的!

     将东西放在厨房,凤茯苓又洗了手后,才踏踏的轻踩着步子进了竹屋!

     竹屋内一切如常,还有淡淡的血腥味还在飘逸,走到床边,床上的黑衣人依旧昏迷不醒,只是露出来的眉头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凤茯苓眉头跟着一皱,轻轻的将手背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手下传来的滚烫的触感让凤茯苓心里顿时微微一沉,昨天晚上都没发烧,她还以为是这人身体的原因,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烧了!

     她转过身走了出去,将昨天采回来的草药熬成药水,小心翼翼的端进屋内,将草药放在床边的小柜上转身想要将他扶起来,可是视线在触及到他脸上的黑巾时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动作也停了下来!

     说实话,有些规矩凤茯苓知道,她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但是像他这一类的人秘密一向很多,就连他面巾下的脸长什么样子都有可能是秘密!

     她不想知道他的秘密,那样可能会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想着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吊着他的一口气,要是就这么让他死了的话,她昨天还不如不救他!

     犹豫好半天,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是因为难受还是因为身上的伤口又开始疼了凤茯苓不清楚,她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一句话没说就一把扯下了他脸上的面巾,“你的秘密我不想窥探,随便你醒来后怎么想,与我无关!”

     凤茯苓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轻轻的将他扶起来,将枕头一股脑的全都垫在他身后,好让他能靠的舒服些,才轻手轻脚的将他靠在了枕头上!

     端过药碗,凤茯苓用勺子舀了一勺黑乎乎难闻的中药放到他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一片的唇间,又麻烦的放下药碗伸手轻轻的掰开他紧闭的唇,将药送进他的嘴里!

     下意识的,黑衣人头一偏,眉头更紧的锁在了一起,还没来得及吞下的药汁也顺着他的唇角全部流了出来,凤茯苓无奈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勺子,用手绢将他他脸颊上的药擦干净!

     这人因为生活环境的原因,养成了自身极为警惕的性子,即使现在昏迷着,对于不明来历的东西也下意识的全部拒绝,潜意识里,不管是现在的这间竹屋还是凤茯苓,对于他来说都是极为陌生的!尤其这附近还有可能还有追杀他的人在四处找他的下落,在这样的环境下,本就警惕的性子就更加的警惕了!

     凤茯苓将药水擦干净后,几乎想都没想的便端起碗仰头就灌了自己一口,殷红却不涂抹任何东西的唇轻轻的压在了他苍白的唇上!动作轻柔的撬开他的唇,好半天之后才将一口味道苦涩的药全部渡到了他的口中!

     恍恍惚惚之间,他睫毛微微一颤,一直因为痛苦而紧锁的眉头似乎因为这药水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东西而舒展了那么一点,他隐隐觉得唇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软软的,嫩嫩的,似乎还散发着一种芝兰般的香气,清新宜人,半睡半醒之间,他似乎隐隐看到一张模糊的面孔,她的皮肤很白,像是刚煮熟的鸡蛋般嫩嫩的,但是他却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她的唇在他唇上只是微微的停留了一下,短暂而又迅速,不知道是他因为受伤而反应迟钝还是原本就是这样,她似乎只是蜻蜓点水一样在他唇上轻轻一触便分开了,随即他的嘴里好像含了什么东西,原本苦涩的味道因为她唇间的芝兰之气竟变得微甜,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口中的药便无比顺利的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

     她唇上的触感柔软得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在模模糊糊之间,他竟有些留恋那柔柔的触感,以及她唇间的芝兰之气,一触即分之后,他心里竟莫名的升起一抹失落……

     可是隐隐的,他似乎又看到她的脸慢慢的无限的贴近自己的脸,他心里升起一抹喜悦,在她将唇贴在他唇间的时候,他竟下意识的先她一步撬开了她的唇,她口中的药顺着他的舌头流入他的口中,他留恋于她唇间的柔软下意识将药一吞后,便缠绵的继续纠缠着她不肯放手!

     凤茯苓一瞬之间如遭雷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舌竟已经滑入她的嘴里,轻轻的纠缠上了她柔软细腻的舌,她眉头一皱,保持不动的时候,眼珠微微下移看向了他的脸。

     潜意识里,他似乎很留恋她唇间的柔软,只是因为轻轻的吻了她,他脸上一直痛苦的神情竟消失不见了,嘴角甚至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缱绻幸福的弧度!

     她轻轻将他推开,怕扯到他的伤口而有所顾忌,唇间柔软的触感消失,他嘴角竟勾起一抹满足的弧度,凤茯苓脸色冷了冷,她确定这个人还没有醒,自己重伤命在旦夕,潜意识竟然还想着这些事情,一瞬之间,他在她心里的印象大打折扣!

     看着剩下的还有半碗黑乎乎的药,她和刚才一样丝毫不拖泥带水的直接掰开他的嘴,一大碗咕噜咕噜的直接就给他灌了下去,差点没把他呛死!

     凤茯苓转身将空碗端了出去,坐在院子里的小木桌旁,她眼神有些空洞,下意识里手又攥紧了脖子上那块红白的玉佩!

     凤茯苓,你自诩对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看淡了,现在竟然因为被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占了点便宜而恼火……

     凤茯苓,你连生死都不怕,怎么会在乎这么点小事呢?

     凤茯苓,你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以前都没见你那么在乎过这些,现在来了这异世,你怎么反而在意起这些东西来了?

     凤茯苓,你一向不拘泥于世俗,世俗的眼光,世俗的礼法怎么可能困得了你!

     凤茯苓……

     她睁开双眼,清澈的双眸之中竟溢满疲惫,凤茯苓,你要是真会生气会恼火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