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最后一堂课
    第二天,凤茯苓给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的躺在床上养伤的那人换了药又弄了些吃的给他喂下之下,将小八宝放到他床边,“我有事要下山一趟,就让八宝陪你吧!”

     他嫌弃的瞥了眼那只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小奶狗,“不用!把它带走!”

     他嫌弃它,它立马也不乐意的一下子窜到了凤茯苓的怀里,“汪汪!!汪汪汪!”

     凤茯苓有些无奈,八宝要跟着她,但是她是去给孩子们上课的,不是去逛街的,于是又将它放到了床边,“那就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八宝!”

     “汪汪!”我才不需要他照顾!

     “那我就拜托你照顾他了!”小八宝在说什么凤茯苓听不懂,只是从它别扭的表情大概能猜出来,这只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傲娇!

     一股森凉森凉的气息传来,凤茯苓一直都知道床上的人比八宝还难伺候,明明是她救了他,他现在住的也是她家,她给他煮饭,给他换药,给他擦……总之就是帮他做了好多事情,还没说价钱呢!他却总是能端着自己的架子命令自己的救命恩人,凤茯苓也觉得神了!

     八宝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凉意,本来就不乐意的这下子就更加的不高兴了!

     “汪汪汪汪!!!汪汪!”谁要照顾他,他死他活关它什么事?小八宝不管不顾的又一下子窜到凤茯苓怀中,这下说什么都不肯出来了!它从出生到现在,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森林里的动物看到它都要绕着走,凭什么现在一个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的人都敢嫌弃它?

     凤茯苓不把它当菩萨一样供起来就算了,是它自己眼光差选了她当主人,可是这个要死不活的,凭什么敢这么……嫌弃它!而且还是当着凤茯苓的面!!!

     傲娇的小八宝愤怒了!趴在凤茯苓怀里转过头对着他又是一阵龇牙咧嘴,小眼神凶光毕露,瞬间原形毕露了!

     他皱眉看着凤茯苓怀中那只成精的狗,眸光微微一闪,若有所思!

     凤茯苓拉了拉她怀中的小八宝,小八宝死死的趴在她怀中任她拉就是不动一下,只是凤茯苓倒没有真用力气去拉它!

     凤茯苓眼珠子一转,也不管身上挂着的小八宝了,转身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幽幽的道,“昨天在山下买了只鸡,还没吃呢!八宝啊!本来是想等回来给你炖了的,看样子,你是不喜欢吃鸡啊!我也不好勉强你,到时候,我拿点萝卜给你做个萝卜汤得了,你下午的时候就喝萝卜……”

     “汪汪汪汪!!!汪汪汪!!!”小八宝立马一个箭步从凤茯苓身上下来又一个箭步冲到了床上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那人的面前挡住他的视线,一双小眼睛扑闪扑闪熠熠生辉的盯着凤茯苓,表示它大人不计小人过,会好好照顾这个人的!一边叫,它还一边象征性的伸出它的毛毛的小爪子想拍拍身后那侠士的头顶,结果被他一个眼刀子硬生生给吓得缩了回去!

     凤茯苓微微一笑,好像没看见一般,“那就拜托你了!”

     小奶狗委屈的哼了两声之后便不再叫了,爬到床角缩成一团,它是一只没人爱的小八宝……要不是因为鸡的话,小八宝才不会这么窝囊,想想鸡,便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会是值得的!

     凤茯苓不管它,转身就走!

     “它叫八宝,你呢?”他像是忽然想起一样,伸出手一把扯过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八宝,随手就给扔到了地上!

     他的床,什么时候让一只狗来睡了!

     “汪汪汪汪!!!”小八宝这次是真的怒了,冲着他一阵狂吠!

     尼玛!要不是为了鸡,老子会这么委曲求全?

     老子屈尊降贵伺候你,你他妈的竟然还敢嫌弃老子!

     要不是看在那厮的面子上,老子鸟都不会鸟你一下,你他么算什么?

     我老爹要是在这里的话,你他么早就成了老子的盘中餐了,你得瑟什么?

     嘿你他么居然敢瞧不起我!!!老子!!老子!!!

     小八宝一只呆呆的冲着床上的人嚎了好半天之后,终于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理它,它转过身用屁股对着那罪魁祸首,小眼神眼泪汪汪的看着还没走出去的凤茯苓,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的样子!

     凤茯苓看着它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无视!感情在他看来,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跟条狗差不多,凤茯苓脸色不变,依旧笑得温和,“我姓凤!”

     于是她转过身打开门往外走,一只脚已经踏了出去,忽然觉得另外一只脚上沉沉的有点重,转过身她便看到小八宝眼泪汪汪的盯着她,两只小爪子还紧紧的抱着她的脚不让她走!

     她必须为自己主持公道,要不然不许走!!!

     凤茯苓一只手摸了摸下巴,“那只鸡我觉得……”

     小八宝一阵龇牙咧嘴,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放开了凤茯苓的脚,都是为了鸡……为了鸡……为了吃只鸡它容易吗?它的尊严,还有它高贵的狗格,全都被践踏了……

     小八宝垂着脑袋,怏怏的往外面走,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凤茯苓觉得有些好笑,带上门也走到了外面,怕八宝想不开跑到深山老林去,到时候被老虎什么的吃了就不好了,于是凤茯苓捞起惆怅的八宝,把小家伙关在了另外一间屋子里,小家伙怒火中烧,在里边一个劲的抓门一个劲的狂吠,那时候,凤茯苓已经走了……

     等她七拐八拐走到私塾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里边坐好了!

     “凤先生好!”

     凤茯苓依旧浅笑盈盈,让站着的同学们都坐好之后才道,“还有两天你们便要出发了,今天上了课之后你们就回去好好休息一天吧!明天不用来了!今天呢,也不说故事,我跟你们说一下进京之后应该注意些什么!”

     凤先生一改往常温婉浅笑的模样,突然严肃了下来,学生们身体忍不住的抖了抖,看惯了凤先生温和的样子,这样子还真是让他们不习惯!

     “谁是此行的负责人?”凤茯苓眼神一扫,眸中没有丝毫往日里温和的笑意!

     帝京那地方的水太深,这里的孩子又全都是没怎么出过村子接触过外人的人,一个不小心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有命去没命回来这样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在凤茯苓严肃的眼神中,一个衣着有些破旧的少年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凤先生,我是!”

     凤茯苓看着他,少年腰背挺拔,眼神毫不躲闪的直视着她,声音铿锵有力!

     少年面容平静,即使直视着凤茯苓也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在二十多人中被杨先生选为负责人,尽管如此,他也不骄不躁,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宠辱不惊!

     凤茯苓暗自点了点头,杨先生为这个村子培养了好些人才!“你叫什么?”

     “学生杨华,字子华!”

     凤茯苓眸中的诧异一闪而过,这年代的男子成年的时候都会给自己表个字,但是这偏远的小山村也有人给自己表了字?看来,这村子里的新一代们还真是深受杨先生影响啊!

     “凤先生,学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你不能因此而看扁我们,大竹村如今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看到凤先生眼神微闪,杨子华同学神色不变的批评道!连眉毛,嘴角的弧度都一点没变!

     其他学生一阵唏嘘,默默的看看凤先生的脸色,又一边不停的朝着他打眼色,你平时这样一板一眼的也就算了,但是凤先生毕竟是先生,脸的话是必须得给先生留的!

     坐在上边的草席上,凤先生却突然笑了,她头微微一偏,语气轻佻,“哦~那你说说大竹村哪里不一样了?”

     “天成九年,大竹村的孩子开始接受教育,学习四书五经,学习为人处世!

     天成十二年,大竹村的教育初见成效,大家变得和睦融融,就算是这里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人们,也在潜移默化里被感染,打架的事件再没有发生!

     天成十五年,杨先生带着学生们开始学习政治,学习先圣的治世之道!

     天成十六年,这里的学子踊跃的报名参加科考,而这里,绝对会有一两个人能够金榜题名的!在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能有幸通过科举踏入庙堂的!”

     “你很自信啊!”凤先生坐直身体,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眼中却没有一点要嘲笑他的意思,“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的话那就不是自信了,而是自大!

     杨子华同学,你的性格先生很欣赏,因为你敢说,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敢点穿别人没发现或者说看到了都当作没看到的事!还有一点,便是你身上那种宠辱不惊的精神!”

     众人愕然,凤先生果然不愧是先生,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这么说还能这么淡定!还夸他!真大度!

     “但是!”凤先生似乎并不如学生们想的那么大度,看着杨子华同学,眼神严肃而冰冷,“杨子华同学,过钢易折!你要是能遇到一个懂你的,大度的,宽容的上司,那你或许还能多混几年!

     你要是遇不到,随便给你安个什么罪名在你身上,那你这辈子就完了!”

     凤先生转过眼神不再看他,明显的不想再听他说些什么,别人不懂得察言观色,但是他懂!

     “先生,不……不会吧!”

     “不会?”凤茯苓冷笑,“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年纪不大,甚至比你们还要小些,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我放在眼里,只是迫于家里的压力,或者是心里对杨先生依旧有点期待,想着他找来的人怎么都不会太差,所以才勉强没有翘课出现在这里的!然后发现我的课虽无用,但是上起来却十分轻松,再加上没两天就要走了,为了表示一下对杨先生的尊重,所以你们更加的勉为其难了!各位,我说的对吗?”

     凤茯苓一开始是没打算在他们都要进京的时候说这些的,但是现在却忽然发现这些人进到帝京简直就是送上去给人家杀的,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不去!

     杨先生找她代课几天,几天之后她一走了之什么事都没她的,她明明可以不用管,但是她竟然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就不能不尽到自己的责任,学生们怎么看她是他们的事情,她要做什么说什么也是她的事,该说的说了,他们能不能听进去也是他们的事情!

     下边的学生沉默着不说话,好多人连看都不敢看她,显然被凤茯苓说中了!

     “先生,学生从未敷衍过您,不管您信不信!”凤茯苓话落没多久,角落里再次“唰”的站起来一个人影,“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们都曾说过,凤先生的话看似没用,故事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他们老一辈的人却最是能体会到其中的无奈,领会里边的真谛!村里的长辈尚且如此,学生一个晚辈怎敢瞧不起您!”

     “先生,学生从来没有觉得上您的课只是为了杨先生!您也说了,我性子直,不会给谁的面子的!”

     凤茯苓冷漠的双眸从台下一扫而过,看着站起来的两个人,一个程宇,还有一个,是从刚才开始就站着的杨子华,其他人,全部都或羞愧或依旧死性不改的样子,她又道,“你们坐下,你们之中谁是敷衍我,谁又真的将我当成先生来看了,早在你们第一次交上来的心得里我就知道了!”

     那些东西有几个人是认真的写的,哪些是信笔涂鸦,她一目了然,只是一直没有点穿罢了!因此,他们觉得,凤先生的话听不听都无所谓,反正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