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换药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子华,你是负责人,那么我接下来的话,你便要用心的记住了!”凤茯苓叹了口气,这些学生终究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人性冷漠!

     他们的世界太小,不知道外边的世界有多险恶,以为外边的人都跟村子里的人一样单纯善良!

     “先生请说!”子华提笔,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他决定还是先记下来的好!

     凤茯苓眼中再次闪过一抹赞赏,她虽然怕麻烦,但是却一直很欣赏不怕麻烦的人,“第一,到帝京的第一件事,先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去帝京参加科考的学子很多,要是你们不抓紧一点的话,就等着露宿街头吧!

     第二,帝京之中,你走在街上随便撞到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朝廷官员或者是别国使者,所以,该忍的时候一定要忍,千万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第三,如果有人欺负你们了,适当的忍耐之后,对方还不知道收敛的话,那所有人就给我一起上,忍耐,那是咱们大度,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但是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不知道还手的,那就不叫大度了,那叫软蛋,就算在帝京站稳了脚,将来别人也一样会欺负到你头上!这个,叫先礼后兵!”

     凤先生彪悍的一句话瞬间惊呆了下边的一群学生,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凤先生竟然能说出这么彪悍的话来,下边子华手一抖,险些一笔拉过将整张纸都毁了,他连忙提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上边神色平静毫无波澜的凤先生!有些怀疑!

     这个人是凤先生吗?

     这个人是遇事忍耐的凤先生吗?

     这个说话粗俗的人是平时温婉可人的凤先生吗?

     这个……一万匹***奔腾而过……

     凤先生倒是不在意下边的学生,又道,“第四,不要主动给自己找麻烦!

     第五,别去做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或者是想要来一段英雄救美之类只存在于神话故事里的事情,做这些会给自己惹麻烦的,如果你实在是看不下去的,那就把眼睛给我闭上!

     第六,在帝京的时候一定要量力而行,不要做拖累同伴这样的事情!

     第七,千万别被眼前的利益金钱诱惑,做出什么让你后悔一生的事!

     第八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从今天开始,走出这间私塾,我便不再是你们的先生,你们以后爱咋咋地,都与我无关!”凤先生站起身理了理衣服,“那,我们就就此别过了!”

     凤先生浅笑盈盈,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几天之前初见她时那样,她站起身说了句话之后便转身走出了私塾,期间没有回头多看一眼!

     众人望着凤先生潇洒离开的背影,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呆呆愣愣了好长时间之后,才有人憨头憨脑的问,“凤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宇皱眉,心里似乎有些明白凤先生的意思,但是却不大确定是不是那样!

     反倒是子华,他依旧一副严肃的样子,脸色没有一点变化,好像早就猜到了一般,他将那张纸吹干小心翼翼的收好,“还能有什么意思?严格意义上来说,凤先生并不是我们的先生!她只是给杨先生打下手的,只是杨先生临时有事离开了才将她推上了这三尺讲台,如今她的任务结束了,自然不会再留在私塾!

     我猜她与杨先生约定的日期应该只是到今年我们离村为止,明天的课不用上,她自然不用再来……”

     他皱眉,看了一眼这满堂都看着他的学子,沉默了好一会才幽幽的道,“我就不明白了,像凤先生这么优秀的先生,你们怎么就能天天敷衍她呢?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子华同学虚心求教!

     “优秀?”他的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人嘲笑呲之以鼻不敢苟同他的意见!

     “凤先生从来没有说过她是什么人,从哪里来,但是看凤先生的样子,我觉得,她一定经历了很多,所以才练就了如今这不争不抢,不骄不躁,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性子!”程宇和子华同学英雄所见略同,只是先生这性子,真的好吗?

     一个人的观点永远不能成为所有人的观点,能赞成,接受凤先生新式教育的人,除了程宇和子华外,别人还没有那么开放!毕竟凤先生的上课方式和杨先生,甚至是和这个时代都有很大的差异,能接受的人怎么也不会多……

     凤茯苓安安静静的上了山,没有去打扰任何人,想着过不了几天她就要离开了,何必去扰人清静呢?

     回到山上的竹屋,凤茯苓发现那男子竟然跑到了院子里坐着,有些诧异他那么不爱惜自己的命,也不管他,先将关在屋子里声音都叫哑了的八宝给抱了出来,小家伙生气了闹别扭不让她抱,凤茯苓也由着它,想着厨房里的那只鸡肯定能把它搞定!

     端了药和干净的纱布到院子里,凤茯苓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这样坐着方便吗?”

     他看着她,她眸光清明略带暖意,却没有一丝不该有的杂质在里边,第一次,他在她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小小的,脸上表情冷漠,更加的不带感情!

     在他身边,凤茯苓能感觉到比在别的地方更冷,那是这个人身上时时带有的杀气,戾气与煞气!她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想来这么多年来死在他手中的人肯定都数不过来了,所以才会有那么重的煞气吧!

     “嗯!”他惜字如金,自己动手脱下外衣,凤茯苓拿了把小剪刀剪短缠在他身上包扎伤口的布,又小心翼翼的绕过他的胸前,将那布取下来放到桌子上一个干净的托盘里,那布上沾满了鲜血,没几处干净的地方!

     绷带解开来,露出他那布满新伤旧伤的背!伤口已经缝上了,是用她自制的药草的筋穿成线缝的,那样的话,不禁能加快伤口愈合的速度,以后也不用麻烦的取出来了!

     他不喜欢有人近身,尤其是女人,所以在她的指尖碰到他的背的时候,她感觉到他身子下意识的颤了颤,浑身紧绷!

     她装作不知道,他冷着脸强忍着一把将她拍飞的冲动与她说话,想着能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凤小姐,本……在下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她动作利索的继续给他换药,他不喜欢有人近身,抱歉,她也不喜欢!不过有些诧异,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客气的跟她说话呢!

     “那晚,我看见了你的神色,你分明是不想救我的,又为什么会改变主意?难道就是因为……”

     “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到,你要是死在我的院子里的话,我会很麻烦的!”凤茯苓打断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她知道他想说,难道你就是因为那句“救我”所以才改变主意的吗?

     他一看便知道身份不简单,这么丢脸的事想必他连做梦都没想到过,有一天他竟然会拉着一个女人的脚腕,说让她救他!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人生中的一个污点!涂都涂不掉!

     他脸色不变,同样的冷的骇人,分明知道凤茯苓在说谎,却硬是没有点穿她!

     “听凤小姐说话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他眼神若有似无的在她的脸上一扫而过,凤茯苓唇红齿白,皮肤白皙似雪,眉如远黛,一双长得极美的杏形眼眸中总是带着丝丝暖意,长长的睫毛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投下点阴影!她比一般人更加漆黑的瞳孔中似乎深沉如海,却又莫名的给人一种一览无遗的感觉!

     凤茯苓身上气质干净,没有一点世俗的脂粉味,只有淡淡的芝兰之气萦绕在他的鼻尖,这味道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反而有些许的迷恋,迷恋她身上芝兰的气味!

     不得不承认,凤茯苓长得极美,比起帝京的那些女人光是长相就不知道漂亮了多少,更不用说她的气质了!

     恍惚中,他又想起那日半昏迷半清醒间唇间那淡淡的芝兰之气……

     “嗯!不是本地人”凤茯苓回答的坦荡,完全没有要掩饰什么的意思,她眸光清明,好像一面镜子一样能映进人的心底,让人感受到她话里的真诚!

     凤茯苓停了下来,他原本还想要问的也跟着停了下来,她笑着收拾桌上的东西道,“好了!你的伤口愈合的很好,许是平日里经常锻炼的原因吧!”凤茯苓笑着转身,她知道他有用自己的药,他身份不俗,身上随身携带的药定然也是这世上排的上名号的药师制的,自然不是她随便在山上采来的草药能够比的!

     对于他身上未解的毒,她就当作不知道就好了,到时候回京,他定然是会叫大夫给他检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