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凤先生的亲事
    “……”暂时住在这里?子华同学沉默的看着那边那一身粗布衣服却依旧遮不住那绝代风华的人!陷入了漫长的沉思之中!

     说实话,那男的长啥样,凤先生还真是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此时看着程宇和子华两人全都用一种“这人极有可能是凤先生未来的夫君我等作为凤先生的学生必须得给凤先生好好把关”的眼神在他身上从头扫到脚再从脚扫到头,于是便也忍不住侧头去认真的看看那大侠长了个啥样,程宇也就算了,至于让子华都这幅模样吗?

     他们的眼神让他觉得有点不舒服,可是他却像是没感觉到一般四十五度角仰视着天空,他的侧颜冷峻而深沉,线条生硬而流畅,而天空中……毛都没有一根……

     他穿着凤先生给“自己”买来的颜色深的衣服,那衣服凤先生觉得大了,可是穿在他身上却显得小了些,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将他多一分觉得胖少一分又觉得瘦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他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样子显得忧郁而又透着几分凄凉,凤先生觉得神奇,这人什么时候成这幅德行了?

     旁边,程宇同学一把扯过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角落里背对着他道,“凤先生,你们同居多久了?”

     “什么同居?他只是暂时住在这里!也就三两天的样子!”凤先生及时的纠正他龌龊的表达及他头脑中可能出现的龌龊画面,表示自己和他清白的很!

     “三天了!!!”程宇同学看了眼旁边跟着走过来的子华,示意接下来的话他来说!

     子华同学“咳咳”的咳嗽了两声,以此来掩饰突然升起来的一点点不好意思,“凤先生,我觉得……”

     “什么你觉得?凤先生,学生觉得这人看上去不错!你要是看着也觉得合眼的话,那就赶紧把你们的事给办了吧!!!这人长这模样,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你要是不抓紧的话那就没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到时候有你哭的!”程宇同学让别人说,人刚说了一句话就被他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好像是觉得他说话的速度太慢了似的!

     “凤先生,这人长得又高又帅的,看上去的话也应该出身名门,唯一的缺点就是冷了点,你要是不介意这点的话,那就赶紧抓紧吧!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叫程宇去给你说!”子华同学说的一板一眼,他帮凤先生把关,觉得这人还不错!要是凤先生也觉得行的话,那就是最好了!

     程宇同学当即点头,眼神发亮的看着凤先生,只要凤先生点头,他一定立马冲过去跟他说,就是架把刀在他脖子上也一定让他娶了凤先生!!!

     “……”凤先生笑得和蔼,笑得甜美,笑得如三月挑花四月樱,一瞬间程宇和子华小心肝忍不住一颤,凤先生这样笑还是他们遇见她以来的头一遭,不知道凤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这样笑起来他们也觉得很漂亮,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笑是不是太瘆人了点?

     凤先生转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依旧四十五度仰望天,眼神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她又转过来看着两人,笑得越发的和蔼了,“程宇啊!子华啊!先生看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但是到现在都还没成亲,想着你们父母一定都操碎了心吧!这样吧!你们明天放心进京,先生闲来无事,正好可以帮着你们父母把你们的终身大事给定了,这样的话你们一回来就……”

     “先生学生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些事没处理还有些东西没有收拾学生先回去收拾了你们慢慢聊啊学生们就不打扰你们了!!!”程宇同学一听凤先生的话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手抓住子华立马火力全开的朝着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笑话!凤先生这人怕麻烦她以为他不知道吗?让她帮他挑人,那她一定会嫌麻烦的就近帮他解决了,大竹村的姑娘们虽然都还不错,全都是纯爷们!做兄弟绰绰有余,但要是做媳妇的话……

     程宇同学幻想着他爹那凄惨的狗样顿时浑身一颤,他娘那夜叉太可怕了……

     大竹村的纯爷们们太可怕了……

     凤先生太可怕了……

     凤茯苓和这个村子的人接触的少,这个村的姑娘们那根本是见都没见过,所以她不知道这大竹村的姑娘们有多可怕,只是奇怪的觉得这两人是不是跑得太快了些!

     当然她不会觉得他们是太高兴太兴奋了!

     “你们偷偷摸摸在那说什么?”大侠还是靠在门上,只是没有再四十五度仰望天了,他的声音好像夹杂着冰渣子一样,冷到了心里!

     凤茯苓笑着看他,目光坦然毫不犹豫,一边说一边朝着屋内走去,“他们只是觉得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跟我说我要是喜欢的话就抓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他靠在门边眉头一皱脸色更冷了几分,嘲笑她的不要脸,“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一般女人遇到这种事哪里有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

     凤茯苓倒是不在意,依旧浅笑盈盈,“阁下武功高强,该听的不该听的,不都听到了吗?”她笑,却正好在他的眼前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他深沉冷漠的眸子,“你觉得,有隐瞒的必要吗?”

     她从他的眼前走过,一股淡淡的芝兰之气慢慢萦绕在他的鼻尖,却又马上消散了,就好像从来没有一般,无比的虚幻!

     就好像她一般,也莫名其妙给他一种虚幻的感觉……

     凤茯苓进屋拿了一个小竹篮又转身出去了,他看着她从他眼前走过,又看了看她手中提着的小竹篮问她,“你去哪?”

     她头也没回的道,“我去林子里摘点野果!”

     他想起后边好像的确有一片树林,但是那片林子里边杂草丛生荆棘遍地的,一看就知道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去过了,他脚一抬,明明有好几米的距离,可是他却眨眼间便站在了她的身旁,脸色依旧冷漠,“我也去!”

     凤茯苓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随便他!这条路她已经走过很多次了,无所谓!正好他自己可以熟悉一下这条路!

     凤茯苓想着来这村子已经有好几天了,心里依旧还是跟以前空落落的,于是凤先生打算走了,他要是饿死在这里的话就太可怜了,所以凤姑娘打算带他去竹林过去没多远那片果林子!

     那边果子很多,估计是以前的人种的,因为很多年不曾有人上山,所以那片果园也便荒废了!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但是却神奇的谁也没觉得尴尬或者气氛不对什么的,她笑得坦然,他依旧冷着脸!

     果然,走出竹林没多远,便到了凤先生时常采果子的地方!

     他站在一边看着,凤姑娘忙碌的摘果子!

     这片果园有些大,但是里边粗粗数来的话果树的种类却并不多,橘子,李子,苹果,还有些葡萄,果子都很新鲜,只是因为没人来没人管理,所以很多都被鸟啊昆虫啊吃了!有的熟了之后掉到地上也慢慢的坏了!

     凤茯苓一边采果子,一边脑子里却闪过八月初九,她手中动作微微一顿,眼神也跟着微微的沉了沉,八月初九了,还有一个多月,又是九月十四了……

     “喂!”

     凤茯苓手微微一颤,停下,将手中的果子放到竹篮子里才转身看他,“怎么了?”

     他走到她面前,第一次很认真的看着她漆黑的眼眸。

     她的眸子很黑,黑的纯粹,黑的不参杂丝毫其他的颜色,看上去透着丝丝的神秘与深沉!那双眸子似乎时时含笑,可是这一刻他却似乎透过那层深潭一样幽深宁静的暗影看到了她眼底隐藏的东西。

     他忽然发现,她眼睛里虽然常常含笑,可是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透着一股子的悲凉,深深的掩埋在那笑容之下!

     看到他忽然变换的眼神,凤茯苓微微垂眸,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就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她看着他,脸上笑容不变,“有什么事吗?还是有什么喜欢吃的果子?你说吧!要是这里有的话,我就帮你多摘一点!”

     他脸色似乎放柔和了些,但又好像没有,一瞬间又崩了起来,他默默的看着她,眼神同样的深沉,还很冰冷!

     凤茯苓见他不说话,便也不在意的转过身去继续采摘果子,眼底一抹晦涩不明的暗芒如流星一样划过,一闪而逝!

     冰冷的声音在她的身后慢慢的响起,仿佛是冰窖中的冰块突然从高处掉落下来一样,碎了一地的冰屑,“这么多天,你为什么一直没有问我叫什么?”

     这也是他心里最为疑惑的,那天他问她叫什么,她只说了自己姓凤,他还以为她会借机问他的名字的,没想到她非但没问,还那么潇洒的转身便走!

     这个时代的女性并没有什么地位,严苛的道德地位和法律地位将她们从此束在了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凤茯苓却好像一点不受影响一样,非但没有将那些东西放在眼里,甚至还跑到了私塾去做先生,抛头露面!

     而且,她的屋子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如今他一个陌生男子,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孤男寡女的,好像在她心里就一点没有这种概念一样!

     那山上好久都没人来了,连这附近的大男人都不敢轻易上山,可是她却要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

     “你要是想说的话早就说了,为什么要我问?”凤茯苓不在意,嘴角的弧度甚至都没有变!

     小篮子已经装满了果子,凤茯苓又将它们紧紧的排了排,又采了些放在上面!

     “你摘那么多果子做什么?”他略微沉默也觉得她说的有理,便不再纠结那个问题!

     “没什么!多摘点你就能少跑一趟!”凤茯苓转过身冲着他温暖一笑,然后又开始继续忙碌!

     “什么意思?”他的饮食这几天一直都是她在负责,这种摘果子跑腿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做吧!说实话,这几天他一直大爷一样使唤凤茯苓,他心里也多少有些觉得过意不去,不过一想到凤茯苓目的不纯,他便觉得就算是把她当成畜生一样使都不为过!所以他心里没有一点愧疚和不好意思!

     凤茯苓倒是一向很大度,就像程宇说的那样,被人欺负了还会凑上去问人解气了没有,如果没有解气的话还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脸送上去给人解气!

     “哦忘了跟你说了!”凤茯苓一边摘果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道,“我明天要走了,我看你身体康复得还不错,生活的话应该能自理了,所以从明天开始,那间竹屋就属于你一个人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