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救人
    天上乌云密布,地上飞沙走石,虽然竹林深处没那么吓人,但是大风“呜呜呜呜”的刮起的狂飞的树叶,还是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凤茯苓将放在她那简易甚至称得上简陋的厨房里的东西搬进了屋内,免得被刮来的渣滓灰尘荼毒之后她又得重新洗,搬进屋内后,她将所有撑起的窗户全都放下,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她自己却走出门站在竹屋外搭建的竹廊上边,抬头看着那阴沉沉的天气!

     莫名其妙!凤茯苓甩了甩头,甩掉心底里隐隐的不安与惊异!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风掀起风中人的衣裙和墨发在空中猛烈的飞扬,凤茯苓身影单薄的站在大风中,仿佛随时有可能被风刮走一般,她用手微微的挡住眼睛,眯着从指缝里看外面的世界,大风卷过,丝丝头发被扯着挡在她指缝间,凤茯苓放下手,一边捋了捋飘扬的头发。

     外面风大,她放下手正准备进屋,可是却忽然眉头一皱,空气中随着大风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淡淡的血腥味在她鼻尖萦绕不去,隐隐传来的,似乎还有利刃相搏的声音,只略微顿了一下后,她眉头舒展,恍若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转身就进了屋,顺手关上了门!别人的事情她不掺和!

     没过多长时间,外面的天便彻底的暗了下来,林子里除了偶尔劈过一道闪电照亮高大摇晃的竹子外,什么都看不到,雨一直噼噼啪啪的下个不停,一点要停下来的趋势都没有!

     凤茯苓在床上翻来覆去好长时间,却一直睡不安稳,子时时分,便没有了一点睡意,她皱眉,披了件单薄的衣服走出去,雨虽然还在下,但是却没有刚开始时那么猛,她站在竹廊上,鼻尖萦绕的血腥味却不知怎的突然重得吓人,不似傍晚的时候那样,只是远远的传来。

     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凤茯苓心里却一直觉得院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般,雨势不大,却足以冲散很多的东西,唯独鼻尖的腥味,非但没有被冲淡,反而越来越重,她心里了然,但后续的麻烦事肯定又是一大堆!一个弄不好的话,她便成了杀人凶手!

     “噼啪”!一道惊雷在空中炸响,怒吼着奔向遥远的山头,在天上扯过一道刺眼的闪电,仿佛要将天空撕裂开来一样,汹涌而又突兀!

     借着那道闪电的光芒,凤茯苓脸上时时挂着的浅笑顿时收敛了个干干净净,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藏在袖子里的手也紧紧的攥住,将衣袖上都攥出了好几道褶皱!

     她的院子里,满地鲜红,仿佛是有人提着桶一瓢一瓢泼洒开来的鲜血一般,将她的院子染得只剩下了鲜红的血色!

     一个身穿黑衣蒙着面的人倒在她的院子里,不知道是死是活,他身下的鲜血被雨水冲散开来,险些流满整个院子,他的身下,鲜血依旧的流个不停,流了那么多的血,凤茯苓猜测着院子里倒下的人肯定已经死了,犹豫好久之后,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朝着院子里刚才闪电扯过时看到的黑衣人的方向走去!

     她的脚步很慢,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又或者都有!

     雨水冰凉冰凉的滴在她的身上,没多长时间,便将她的衣服彻底的打湿,头发贴在她的脸颊上,这一刻的她,眸光复杂的恍若一汪不见底的深潭,知道深,却没有人清楚里边隐藏了什么,哪里才是它的底!

     若是寻常女子大半夜的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的话,估计早就已经吓破了胆,可是凤茯苓不惧,内心里,她只是不希望沾惹上那些麻烦的人,麻烦的事!

     心若孤独,到哪里都是流浪,她没有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曾经有人告诉她,让她好好活下去……所以危险不危险的对于她来说,真的没那么重要。

     凤茯苓凭着自己敏锐的直觉走到那晕倒的黑衣人身边,蹲下身想要看看他是否还活着,如果死了的话,她便发发善心将他埋了,如果还活着的话……凤茯苓眸光微微一闪,忽然皱眉,如果还活着,她是要救他?还是任他自生自灭?

     雨水在她的脸上趟过,让人看不清楚她此刻是什么表情,她将手伸了伸,却又犹豫的缩了回来,或许是心里还没想好如果他还活着她要怎么做,便一直犹豫的没有将手伸到他的鼻翼下探查他是否还是一个活人!

     他身上的伤是被钝器所伤,那么这个人的身份便已经不用再过多的细想了,要么是杀手,要么是江湖人士,要么,便是朝堂官场的人。

     可是这三类人她都不想招惹,凤茯苓眉头一皱立马站起身,管他是死是活,她都不想管,但是她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犹豫了一下,便打算收拾东西立马走人!

     有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会为你伸冤费尽心思找寻你的尸体,但是有的尸体不一样,是一定会被回收厚葬的,或者是扒皮抽筋的,不管哪一类,她住在这里都会给她惹麻烦,她不想牵扯到那些隐藏的黑暗之中,只好选择明则保身!

     凤茯苓刚刚想明白转身便要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可是转过身的瞬间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在血水里,脚下传来的倔强劲顿时让她如遭雷击一般僵硬在原地。

     阴云笼罩在她的头顶,黑衣人用尽浑身力气的抬头,模模糊糊的便看到凤茯苓那般阴沉的脸色及背景,浑然有一种看到阴曹地府里边的厉鬼的感觉,险些再一次晕过去!可是他心里清楚,错过这个人,他要想活下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救……救我……”

     凤茯苓懊恼,低头的瞬间看到自己的脚腕上死死抓着生怕她逃跑的那只血手时,再一次暗恨自己多事!

     黑衣人已经晕了过去,却倔强的抓着她的脚腕不放手,凤茯苓也想晕过去,可是雨势又渐渐的大了起来,她只好弯下腰费尽力气才堪堪将他拖到了她的床上,傍晚时分听到的刀剑声就是这个人跟人搏杀时传过来的吗?那么追杀他的人或者是他追杀的人呢?是否已经死了?又或者现在还在这附近,正在找他?

     凤茯苓不想想那么多,如今竟然已经将人连拖带拽的拖到了她的屋内,那么她便救他一命又如何,他流了那么多血,换做是平常人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死了,若不是意志力坚强的人,又怎么可能还能撑着到现在?他这般的想要活下去,让她控制不住的浑身一颤,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人,也如同他这般……不!是比他更渴望的想要活下去!

     她甚至不知道当年的那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么渴望的想要活着……

     或许正是心头一闪而过的想起当年的那一幕,所以她决定将他拖进屋,想办法救他的性命!

     她在屋内点了灯,粗鲁的撕开了他的衣服,露出他那血肉外翻,又被雨水冲过变白的伤口,伤口深可见骨,仿佛利刃正好擦着他的骨头划过一般。刀剑上洒了毒,他的伤口已经慢慢的翻出了一丝丝不正常的青黑色!

     他身上的伤多得吓人,一眼望过去,他的背上甚至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伤口或深或浅,浅的地方只是割破了点皮,不碍事,可是深的地方,白骨裸露,鲜红的血还在泊泊的往外流,凤茯苓举起手犹豫了一下,眸光中闪过一抹复杂,最终还是将手放了下来,将他背上的血用毛巾沾了热水给他擦干净后,又用布将还在流血的伤口缠死!

     虽然这样可能导致血液不畅最终引发严重的后果,但是这个人已经失血过多了,如果再任由这血这么流下去的话,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做完这些,凤茯苓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转身就一头扎进了大雨中,在漆黑的山林里转了好一阵之后,才带着一怀的草药和满身的狼狈钻了出来!

     将药草迅速的清洗干净,凤茯苓又将止血的药草揉碎,找了一把剪刀剪开了绑在他身上的布,看到周围因为绑的时间有些长而显得颜色不大正常的肌肤,凤茯苓想都没想便将草药敷在了他的伤口上,他身上伤太多,主要却还是在背上,好在护住了自己的要害,不然的话,失了那么多血,还伤了要害就谁也救不了他了!

     她为他止了血,上了药,又想到他中了毒,随时都有毒发身亡的危险,她费了那么大劲救他,要是醒都没醒却因为毒发又死了的话,那岂不是说明她太失败了!于是她便想办法压制了他身上所中的毒,那一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因为不想解还是真的解不了或者是没有足够的药材解他的毒了!

     好不容易把他收拾干净,时间却也已经悄悄地过去了,等凤茯苓一抬眼的时候,外边的天色竟然已经慢慢的亮了起来,她眸中闪过一抹无奈,却不知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无奈!

     她转头看着他,他身上的衣服全都被她撕了,唯独蒙在脸上的面巾一直没有给他揭下,虽然蒙着面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脸色,但是凤茯苓知道,他的脸色定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其实她完全可以趁着他昏迷不醒偷偷看看他长什么样子的,但是凤茯苓对于他的长相确实是没有兴趣!

     又或者可以说,现在这世上能够勾起她兴趣的人和事,已经不存在了……

     隐隐的,凤茯苓似乎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她说,“我能做的都做了,能不能醒过来,全看你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