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情绪
    “阿凤啊!我跟你说……呕!!!”

     凤茯苓脸色无奈的扶着乐瑶,这人酒量不行,却偏偏喜欢豪饮,没几杯下肚便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她一路扶着她回王府,她却一路上吐得昏天黑地!

     她们在下午的时候出的府,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凤茯苓对帝京不熟,只能随着来的时候的那条路原路返回!

     也不知道乐瑶这王妃是怎么当的,连个侍女都没有!

     然后她又想,乐瑶这人,会允许身边有个侍女随时都跟着吗?

     好不容易,等凤茯苓一路连拖带拽的将乐瑶拉回王府的时候,王府的管家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满面笑容,凤姑娘长凤姑娘短的叫的要多亲切有多亲切!

     凤茯苓将乐瑶扔给他们后才问了自己应该住哪!

     结果热情的管家大人带着她从大门走到内院一刻钟的时间都没有到,凤姑娘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她记得白天进来的时候,她可是走了足足两个时辰!

     七拐八拐,凤茯苓被安排在了专门为贵客准备的厢房中,房门上画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东几笔西几笔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管家告诉她,今晚先暂时住在这里,等明天王妃清醒之后再问她她应该住哪!凤姑娘笑着将管家送了出去!

     屋子里边的东西倒是一应俱全,连床上的东西都是刚换的,整间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香炉里散发着淡淡的芝兰之气,将整间屋子都熏得香香的!

     颜色选的是最简单的黑白色系列,也不知道是谁帮她选的,深得她心!只是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这些颜色,是不是太晦气了?

     梳妆台上有很多的珠宝首饰,胭脂水粉,放置得整整齐齐,显然是给她备的,旁边有一个上好的紫檀木所制的衣柜,里边给她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凤茯苓略略的看了一眼,好像全都是白色的,款式不一!

     黄铜镜的上方嵌了颗大大的夜明珠,将整间屋子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在夜明珠的正上方有一种用黑曜石所制的空心盒子,晚上睡觉的话,可以将那盒子落下来,挡了夜明珠的光芒后,屋子便会变得黑暗一片!

     屋子的角落里放置了一两盏灯,全都是黄铜色,上边的蜡烛想点的话便命人点上,不想点便不点!

     凤茯苓不知道,这是王爷大人给她准备的!他了解乐瑶,根本就不会提前为任何人准备住的地方!见到喜欢的人八成是要出去喝酒庆祝一番的,见到不喜欢的人就直接扔到偏远的院落里仍由她自生自灭!

     凤茯苓这性子,王妃八成是不喜欢的!只是说来神奇,王妃竟然只跟她说了几句话便拉出去喝酒了!这件事情王爷心里还是挺感谢管家大人的机智勇猛的!

     凤茯苓让人帮忙打了些热水洗了个澡,这几天连续赶路,一路上都没怎么洗澡,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等到凤茯苓好不容易将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八宝去哪儿了?

     自从下了马车,八宝便不知道偷偷溜到哪儿去了,她一直没怎么注意,现在想起来时才发现,八宝不见了……

     凤姑娘换了身衣裳,不紧不慢的出去找八宝了!

     她晃晃悠悠的朝着来时的路走,想着王府的厨房会在哪?小家伙跟着她这段时间都瘦了,尤其是在路上这几天,她知道八宝对美食一向情有独钟,然后她打算去问问管家厨房在哪?偷吃的贼在哪?

     可是她在府内转了好半天都没有看到管家,连人影都没有看到,凤茯苓知道暗处一定有人,但想着别人藏得好好的,叫出来多麻烦!

     于是她便打算自己慢慢找!她走过迷宫一样的房子,穿过花园,绕过假山,连马厩都找了,却一直没有找到八宝在哪!

     在府里转了好半天,转到凤茯苓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迷路了的时候,她却突然发现了八宝软软白白的小身影!

     它高高的坐在桌子上边,整张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它的面前也放了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一整只烤鸡,小八宝幸福的直冒泡,于是立马激动的嗷嗷的扑了上去!

     它白白的毛上不知道沾上了多少油,东一块西一块的让凤茯苓顿时就想把它扔了!

     桌子旁边,王爷好像也不嫌弃八宝了,这一刻微冷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好像是想要在她的眼中看到什么情绪一般,只是凤茯苓向来是个情绪内敛的人,他看了好一会都没能看出什么来!

     凤茯苓依旧浅笑盈盈,犹如在竹屋那样,一点都没变!他更加的看不透她到底是开心还是生气了!只是想来,应该不会太开心!

     他坐在桌旁看着她,一身衣袍质地不凡,设计却十分的简单,衣袖也不似时下那种宽大的袖子,衣领束口,整件衣服主要以方便为主,这样巧妙的设计,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更是干净利落,气宇轩昂!

     见他正看着她,眸中似乎还有一抹探究,她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指了指桌上还在狂吃的八宝,“我来找它!”

     他眸光似乎沉了沉,变得更加的深邃,他问,“茯苓,你是不是怪我?没有问你的意见,便擅自做主强迫你来帝京?”

     他语气中似透着几许苍凉,几许无奈,明明知道自己这么做她不会开心,他却心底里还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希望凤茯苓心里能多少有些开心,而不是只剩下无奈。

     王爷一句话,瞬间惊呆了无数隐在暗中的侍卫和隐卫,他们什么时候见王爷说话这个样子了?王爷什么时候对谁这样子说过话了?

     她笑着走过去坐下,完全不在意她与他身份的悬殊,也完全不在意那些礼节,让暗中的人对她的印象瞬间大打折扣!

     他们尊贵的主子,他们见了都得毕恭毕敬的,那女人……

     “来了帝京之后我忽然想,换种方式活下去似乎也不错!”她笑,却不知道这句话是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这所谓的换种方式,也不过是回到了最初的方式罢了!

     他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个袖箭,小小的,上面却一排排的插满了银针,“这个你留着,防身用!”

     他明知帝京危险,却还是强迫她进了京,这小小的袖箭虽能让她不至于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但是他也知道,当危险真的来临时,却也护不了她!

     她扫了一眼,淡淡的收回目光,“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

     “……”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凤茯苓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说得他才像是那个需要保护的人一样!

     凤茯苓身后,苏七突然双腿勾住横梁从上面一荡一下子晃到了凤茯苓面前与她四目相对!凤茯苓浅笑盈盈的看着他,完全没有一点被吓到的样子,还顺手夹了块八宝吃剩下的鸡腿塞到了他嘴里,“公子是饿了吗?多吃点!”

     “……”苏七一惊险些腿上一松栽下来,连忙下盘一个用力翻身坐在了横梁上,伸手把那鸡腿拿出来,当真若无其事的在上面啃了起来,凤茯苓突然觉得,这王府的人还真是个个都是奇葩!

     “王爷给你的东西你就拿着吧!矫情个什么劲?”苏七一边啃鸡腿,一边若无其事的鄙视凤茯苓!

     刚才他还想吓凤茯苓一跳的,没想到猝不及防自己反而险些陷入窘境!不知道这个凤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反应那么快,好像是早就知道他会突出出现想吓她似的!

     她看了一眼那袖箭,还是一点不带犹豫的摇了摇头,“我不要!”

     “苏七,竟然凤姑娘不要,那你以后就负责保护凤姑娘的安危了,以后王府的事情你都不用做了,专心的保护好凤姑娘就行了!”换句话说,苏七公子是被王爷就这样堂而皇之的送人了,重点是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娇娇弱弱的女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个第一次打照面就被她阴了一把的女人!!!

     “王爷,我拒绝!!!”苏七面无表情,好像这句话就像是在问今天的天气好不好一样,一点没有反抗了自己主子命令的自觉!

     “王爷,我也拒绝!”他不乐意,凤姑娘也不乐意,她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身边非得跟个人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外边的一众隐卫简直眼球都快惊呆了!苏七是一众隐卫中武功最高的一个,所以王爷才会将他转暗为明,让他时时注意王府周边的动向,现在王爷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便要将他送人,而且还被人拒绝了……

     他皱眉,看她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模样,脸色更是沉了沉,帝京危险重重,就算现在什么都没有,在他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他也一定会护她周全,但是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护着她!

     他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凤茯苓却不想再跟他说了,抱起桌上的八宝,她脸色第一次微微的沉了下来,语气也微微的冷了冷,“王爷,我到帝京来,不是为了让你监视的。”

     她按照他的意愿来了帝京,现在还要她按照他的意愿生活吗?

     凤茯苓的身影忽然又停了下来,他看不见她的脸色,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语气中也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站在那沉默了好半天才慢慢的开了口,“对不起!如果这样能让你心里稍微放心一点的话,你安排便是……”

     她说,如果能让你放心点,你安排便是……

     他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她会考虑别人的感受,那为什么不能多考虑自己一下?

     好不容易看到她稍微的有了些自己的脾气,她却又忽然变了个人一样,那个人还是在竹屋的那个人,有些东西却好像又不一样了,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