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心之所归
    凤茯苓说者无意,可是他却是听者有心!

     她明天便要离开?她一个姑娘家的,能走到哪儿去?

     他脸色不变,眼神却更加的深沉了几分,凤茯苓的事他无权插手,也不想插手!

     心里,他觉得凤茯苓又在玩心计,想要借此让他开口留下来,然后她便可以因为他的挽留而光明正大的留下来,以后又以此为借口缠着他!

     他心里不屑,嘴上却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要去哪?”无意中,他的声音又冷了几分,他想知道这女人还能装到什么程度!

     凤茯苓倒是不介意,他对她的态度从来就没有好过,她已经习惯了,“不知道!”

     “……”他忽然觉得凤茯苓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能装,而且,他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她!

     一个人从远处来正好经过这里,没停留多久便又要离开,问她要去哪儿,她回答不知道……

     他心里隐隐的闪过什么,还没来得及抓住时,却徒然的升起一抹苍凉……

     不自觉里,他声音中似也沾染了几许悲凉,他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停下来?”

     她答,“心里不再空落落的时候。”

     心之所归,便是她最终的归宿!

     “什么东西能填满你的心?”

     “不知道!”

     “你曾经……”

     “果子已经摘满了,我们回去吧!”她笑着打断他的话,错过他如往常一样踏上那条曲折而又布满荆棘的小道,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影子无限的拉长,金色的余晖无声的渲染了这一刻那孤独而又冷清的背影,在那条道路上,她的身影一点一点的远去,直至消失……

     他站在原地,一直望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他跟她,好像是同一类人,同一类孤独而又伪装着自己的人,她将自己置身于旷野,而他,却将自己锁在黑暗的屋内……

     他忽然想,凤茯苓虽一直对他很是客气,但是越是客气,便也越是疏离,凤茯苓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他身上得到些什么,只是他因为生活环境的原因,一直带着有色眼镜看她,所以才会觉得凤茯苓怎么看怎么的让他觉得反感,如今抛开那一层偏见用正常人的眼光来看她时,却徒然发现,她似乎从来没有过想要让他回报她些什么东西的模样!

     凤茯苓似乎并不在意,不论是金钱,名誉,还是地位,否则以她的姿容,只要进京的话荣华富贵什么的有什么得不到?

     可是她却好似从未想过要进京,她在山野中流浪,却又好像从来不觉得苦,她不曾过多的停留,似乎只是在找一个能让她安心的地方,可是世界之大,哪里才是她流浪的终点?

     晚上的时候,凤茯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多的东西不打算带,他一直站在一旁看着,眼神幽深,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凤茯苓脸上一直挂着笑,将东西收拾好之后才转过身来看着他,“放心吧!明天早上我会把早饭做好之后再走的!”

     他盯着她,眼神从未有过的复杂,沉默了好半天之后,终于开了口,“凤姑娘……”

     凤茯苓有些诧异,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客气的叫过自己呢!他每次叫她的时候都是“喂”“你”这一类的代词,偶尔也会叫她凤姑娘,却都是又冷又硬的!不像这一次一样,里边参杂了很多她不懂也不想懂的情绪!

     “如果你是想为这两天的事情给我道歉的话,那就不必了!”

     他明白她说的为这两天的事道歉是什么意思,确实,他这两天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只是……

     “你误会了,我不是要为这两天的事情道歉,我只是……”

     “难为你这么冷的人能说出这么复杂的话来,不过算了,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她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说完话转身就走!却忽然觉得手腕一痛,下一瞬间却忽然撞到了一个坚硬却又有些温暖的胸膛里!

     凤茯苓一愣,他也在那一瞬间愣住了,似乎没打算拉她的,更不用说这么粗鲁而又失礼的动作了,可是那时候他脑子就像是突然短路了一样,还没反应过来身体便已经反应了!

     怀中女子的娇躯很是柔软,他下意识的不敢用力怕弄疼了她,鼻尖再一次传来一阵淡淡的芝兰之气,他眸光再一次的深沉了几分,似是没有注意到他一直放在她腰间的手。

     凤茯苓眼中突然微湿,却又装作毫不在意的推开他,语气无奈,“你说吧!我听着便是!”

     她因为低着头,又比他矮了一截,所以他没有看见她微微湿润的眼眶,“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给人道过歉,有生以来第一次说话打结了,她装作没有注意,“没事!”

     他因为她的不在意而微松了口气,好半天之后才开口道,“那日多谢姑娘出手相救,这几日来,是瑾凌无理了,还有,多谢姑娘这几日日日辛苦为我换药!”

     凤茯苓不在意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才有些无奈的笑道,“倒是茯苓眼拙了,公子一看便知尊贵不凡,可茯苓竟没想到会是楚王爷!

     寒舍简陋,这几日委屈王爷了!”

     她语气还和以前一样,神色也没有变,他心里微安,却又忽然觉得,凤茯苓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身份,她和他这么多年来所见的女子都似有不同!

     他忽然想,要是能让她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话……

     “茯苓,我的人已经到了,没跟你说,其实明天我也要走,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帝京?”他叫的顺口,却因为那句问话而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他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凤茯苓的眸子,屋里只点了几盏蜡烛,灯光有些昏暗,却一点也不妨碍他看清她的脸色!他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干净,看到她漆黑的瞳孔中似乎闪过一抹痛苦,于是他知道,她不愿意……

     “帝京水深,我不想涉足!”她抬起头直视着他微微柔和的眸子,里边有期待,可是她更多看到的,却是黑暗到不见底的深沉。

     “或许,帝京便是你心里所向往的地方也说不定!”他忽然想起今日在果林说的话,她说,当她心里不再空落落的时候她会停下来!

     可是刚说完他便发现,他这话说的有多可笑,帝京是这世上最阴暗最可怕的地方,怎么可能是她心里所向往的地方?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她转身走了出去,没再打算多说些什么多解释些什么!

     云楚……云瑾凌……

     那日救他,她猜测他身份不简单,猜测他身上肯定有很多的秘密,只是从未猜到,他竟会是王爷……

     她又忽然想,如果那日她便猜到他是王爷的话,她是否会救他?

     这个问题她不会有答案,因为在那天她没有猜到,她只是觉得那么倔强坚强的想要活下去的人,或许她应该出手相救的!

     只是如今,还是给自己惹上了麻烦……

     传闻中,楚王爷手段狠辣,心思缜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一但是他下的决定,他便一定会达成……

     那么,他又会用什么手段逼她进京?是用山下上百条人命?还是用她的命?

     不过她又想,他应该没有那么蠢,明明知道她不过一个路人,怎么会在意那些对她来说等同于陌生人的村民?她对自己的事情也不怎么上心,用她的命威胁她的话,那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行为!

     他在隔壁静静的听着她的动静,等到确定她已经睡着之后,才终于幽幽的叹了口气!

     记忆中,他似乎从来没有叹过气,朝堂之上瞬息万变,这几日能这么悠闲的在这里养伤,本来就是托了凤茯苓的福,可是如今局势,他已经不能再拖了!

     凤茯苓不想进京趟帝京的浑水,他知道也愿意相信她是真的不在乎世俗那些虚妄的东西,可是,从她救了他的那一刻起,她便也应该知道了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第二天一大早,凤茯苓起来便没有看到云瑾凌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或许在半夜的时候便离开了吧!她倒是没多在意他的行踪,只是忽然觉得,这不大像是传说中楚王爷的作风!

     一大清早,她烧了一锅热水,将赖在窝里不肯起来的八宝直接扔到了水里,给它好好的洗个澡!

     八宝猝不及防连续喝了好几口温水,顿时一双大眼睛又眼泪汪汪的看着凤茯苓,它发现凤茯苓老是欺负它!难道它长得不可爱吗?难道它很没有吸引力吗?一般女的不都很喜欢长得小小的,毛茸茸的动物吗?为什么凤茯苓偏偏是其中的异类呢?

     凤茯苓看着小八宝浅笑盈盈,一点不理它的委屈!

     小八宝通人性,但是不明白它为什么把那么多的精力都用在卖萌装可怜上!

     给小八宝洗澡,凤茯苓突然感觉到身后似有气流流动,不似风,却比风更加的轻柔,更加的虚幻,更加的来无影去无踪!

     她慢慢的转过身,当看到站在她身后身穿黑衣动作潇洒俊逸的两道身影时,眸中一抹暗芒无声的流转,她就觉得,云瑾凌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事实果然如此!

     身后的两人一动一静,一冷一热,凤茯苓一转过身,性格活泼的那人立马就笑眯眯的上前一步看着她,眼中似在打量她一样,不过速度很快,让人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失礼,“凤姑娘,王爷说了,让属下们护送你到帝京!”

     凤茯苓依旧浅笑盈盈,那双瞳孔之中也没有一丝的不悦和不耐烦,不过虽然如此,他们还是能感觉出来,里边似乎也没有高兴!

     她只看了他们一眼便转过身继续给八宝洗澡,转过身的瞬间,那双深沉的眸中略微的闪过一抹两人都没有看见的痛苦,她的人生,好似真的是上帝刻意安排的一样,注定要让她活在黑暗之中,注定她上辈子这辈子都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她又忽然想,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她想要过的?

     她放在八宝身上的手半晌都没有动,八宝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沉默那么长时间,只是伸出它软软的舌头,似安慰一般的轻轻舔着她的手背!她沉默了一会,眼中再次恢复了往日里的笑意,声音轻的好似天边的云一样,没有丝毫的重量,她道,“知道了。”

     她声音在他们听来很轻,可是出口的那一刹那,她却感觉到她将自己的命全都压了出去一般,沉重到足以压垮她毫无支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