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宴无好宴
    小八宝被凤茯苓揪回了栖梧院,一路上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浑身上下滴滴答答的还在滴水,垂着小脑袋跟在凤茯苓身后,要换作平时的话,它大抵是要让凤茯苓抱着才肯走的了!

     只是今日凤茯苓害它在那个天神一样的它向往的人面前丢了脸,它便一个垂头丧气的跟在凤茯苓身后生闷气,不理凤茯苓!

     进了院子,凤茯苓拿了张毛巾要给它把毛擦干,它却转过头理都不理凤茯苓,小身子不住的往外挪,就是不想凤茯苓碰它,小家伙自尊心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打算未来几天之内都不理凤茯苓,让她自个儿反思,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以后这种错千万不能再犯!

     凤茯苓看它垂头丧气闷闷不乐的样子确实已经开始反思自己了,她是不是做的过火了?小八宝自尊心有多强她是知道的,在心爱的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小八宝大抵是要难过好一阵子了!

     “八宝啊!你要吃鸡腿吗?”

     “……”

     “八宝,我记得王府的厨房里边鸡鸭鱼肉都放全了,要不,我陪你去?”

     “……”休想收买它!小八宝头一偏,就是不理她!

     “八宝,要不,我让采梦去给你烧几个你爱吃的菜?”

     “……”说这些,你还不如跟我说说你错在哪儿了!

     小八宝虽然贪吃,脾气却是个倔的!这次是打定主意要让凤茯苓给它道歉并且保证以后都不再这样对它,否则绝不理她!

     “八宝,帝京街上可热闹了,什么好吃的都有,要不,我带你出去转转?”

     “……”道歉!之后再赔罪!

     凤茯苓无奈了,她是不是真的做得太过了?

     “八宝,子衿说过几日亭砚阁将会有一场诗词大比,他大抵也是要去的,你要是不想去的话,那就算了吧!明日我让采梦跑一趟,去一趟他的府邸跟他说一声抱歉,我可能去不了了!”凤茯苓无奈而又显得遗憾,一边叹气,一边时时注意着小八宝!

     果然,小八宝一听说过几日又能见到它的心上人时心里顿时就乐开花了,气也不生了,挪着小短腿又挪回了凤茯苓面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边满是开心,还有对凤茯苓的丝丝警告!

     这次看在他的面子上它就不跟她计较了,凤茯苓你丫要是敢食言或者是又让它在他面前丢脸的话,它决定以后都不理凤茯苓了!!!

     凤茯苓顿时觉得更好笑了,“八宝啊!你那么喜欢他,要不,你以后就跟着他吧!”

     听到凤茯苓这没良心又有几分打趣的话,小八宝小眼神顿时更亮了,立马点头如捣蒜,生怕晚一秒钟凤茯苓就会后悔一样!

     太好了!以后它就可以跟着新主人了!新主人那么温柔,那么善良,人又长的那么帅,小八宝决定,以后它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他,不准任何人欺负他,不准任何凤茯苓之类的人接近荼毒他的思想玷污他的气质,他的身边只能有八宝大人!!!

     凤茯苓正想一巴掌拍死它,还没来得及动手,采梦却突然从外间走了进来!

     她穿了一身浅绿色的衣裙将门开了一个缝从那进来后,又立马反手将门关上了,九月天有些微凉,姑娘看上去身子并不是很好!

     她转头看她,眸中却好像幽幽的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暗芒,速度极快,“采梦,今日几号了?”

     “十三了!怎么了?小姐是有什么事吗?”她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眼睛大大的,眸中却早已没了稚嫩之感!

     “没什么,只是想到问问而已!”她笑了笑,眸光却越发的显得深沉了几许!

     她上前倒了杯热茶给凤茯苓,凤茯苓正给小八宝擦身子,便示意她将茶放在桌子上就行了,她想了想,沉默了好久才有些不情不愿的道,“小姐,刚刚于夫人的贴身丫鬟小翠来过一趟,说你到这王府也有些时日里,却一直忙着没能见上一面,今日趁着这天气好,想请你到尚南院坐坐!好好吃顿饭!”

     凤茯苓手中给八宝擦身子的手微微的顿了顿,早就听说尚南院里边那位是个极难伺候的主,看谁不顺眼便踩谁,早些时候被王妃收拾了一顿好不容易安静了些时间,没想到她才来几日便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小姐,宴无好宴,你还是别去了吧!你是王府的贵客,不是王爷的侍妾,不用在意王府内院那些争名夺利勾心斗角的破事,奴婢听说那于夫人向来是个没脑子的,一向凭自己的喜怒做事,这一去,便是自己送上门了!”采梦是王府的人,对王府内院的事本不该多嘴的,但是相处几日下来,她心里到底还是向着凤茯苓一点!

     凤茯苓没脾气,但是换句话说便是好欺负,这要是去了,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凤茯苓看了她一眼,将小八宝往她怀里一放站起身便往外走,“你也说了,我是客,客随主便!帮我照顾好八宝,不用跟着我!”

     “小姐……”

     “没事的!”凤茯苓转过头冲着她笑了笑,一脸坦荡。

     “那奴婢跟您一起去!”她将八宝放在地上,几步间便跟上了凤茯苓的步子!

     “她请的人是我又不是你,采梦,八宝还在呢!”凤茯苓看了眼地上的八宝,示意采梦不要再多嘴了,八宝能听懂人话她是知道的,只是是只单纯又没脑的狗,但是说太多的话,八宝肯定会怀疑的!

     采梦无奈,凤茯苓向来为别人着想却从来不肯为自己多想一点,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人?“小姐,现在未时了,戌时过半你要是还没有回来的话,那我便去找王爷!”

     “嗯!”她毫不在意的点头之后,便自己一个人出了栖梧院,只身前往尚南院!

     尚南院和栖梧院之间隔了大概有半个多时辰的路程,王府很大,但是院子与院子之间的距离却并不是很远,栖梧院是王爷给凤茯苓安排的,离王妃的院子很近,但是离于夫人的院子却很远,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无心,凤茯苓并不想探究!

     这近半个月下来,虽然不至于将王府摸透,但是什么院子在什么方位,凤茯苓大体还是知道的!

     等她到尚南院的时候,尚南院的丫鬟早早的便等在了那里,见凤茯苓过来,还是一个人来的,顿时更嚣张了!

     “哟!凤小姐真是姗姗来迟啊!早些时候我过去你便不在院中,我便留了话让栖梧院的丫鬟转告你快点过来,这都过去几个时辰了,害本姑娘在这晒了好几个时辰,凤小姐真是好大的架子啊!”她声音阴阳怪气,眼睛一副长在头顶上的样子,专门用鼻孔来看人,丝毫没有把自己当个下人来看!

     凤茯苓向来是个大度到好欺负的人,见她说话阴阳怪气也一点没有生气,脸上还是挂着笑意,“姑娘辛苦了!”

     她微微一愣,似是没有料到凤茯苓竟然会这么说,一时间又以为凤茯苓是怕了自己,立马变本加厉更嚣张了,“知道本姑娘辛苦了,凤小姐就没点表示?”

     她知道她的意思,只是从来没见过哪个下人开口就要钱的,一时间倒对她有些顶礼膜拜了,王府里边果然个个都是奇葩!“于夫人想必也等了很长时间了,茯苓来的匆忙,也没给夫人备什么礼物,这要是还要让她在里边久等的话,那就是茯苓的罪过了!”

     凤茯苓出来没带钱,带了也不打算给她,又知道于昕向来是个没耐心的人,于是便处处提醒她不要让夫人久等,否则到时候受处罚的人还是她!

     小翠咬牙,知道凤茯苓是不打算表示一下了,她阴笑一声,倒也真的把路让了出来,“那凤小姐请吧!”

     凤茯苓,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有本事的话,待会最好别求饶!

     走进尚南院,里边是各种各样精心护理过的精致盆栽,现在正值秋季,一盆盆金黄金黄的菊花开得格外的灿烂,一眼扫过去,除了金黄色之外竟没有一点其他的颜色,整齐划一,却又尤其的单调!

     花圃间的小路是用圆润的鹅卵石铺垫的,走上去虽不至于硌脚,但也不怎么舒服!

     这条鹅卵石铺的路一路弯弯绕绕,就像是爬行的蛇一样,除了多了好几个分支出来的小路!

     穿过花圃,便看见二十来步之外的堂屋里边,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静静的坐在上首的位置上,她头上插了许多看上去便价值不菲的金银首饰,祖母绿,猫眼石,玛瑙,翡翠什么都有,还没过去,便差点被她身上金光闪闪的样子闪瞎眼!

     衣服上边用金线绣了几多隽丽的牡丹花,看上去没有几分雍容华贵之感,反而透着几丝俗气,手上脖子上全都带满了各色珠宝,看上去俨然一个暴发户模样,凤茯苓笑笑,眼中没有丝毫其他的神色!

     和她身上的珠光宝气比起来,她身上倒真是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除了脖子上带着的那块玉佩,但是玉佩藏在衣衫下边,这下子看上去,她倒真是个穷鬼了!

     只是对于这些,凤茯苓向来不在意,她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就连头上也只是用竹子简单制作了一个发簪绾上,一身白衣,没有参杂一点其他的颜色,看上去活像是参加谁的葬礼一样,素净的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