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线索
    隔着二十来步的距离,胭脂水粉的味道扑面而来,凤茯苓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便脚步不停的朝着堂屋走去!

     桌子上倒也还真是摆满了各种菜肴,红烧鲫鱼,糖醋排骨,燕窝,熊掌,还有帝京东面长亭碧波特产的白鱼,青虾,一大桌子的全是山珍海味,美味佳肴,要是用钱来衡量这一桌子的菜的话,大抵也是要花费上千两银子的!

     凤茯苓倒是觉得,这于夫人倒是着实大方!

     她走过去,脸上依旧浅笑盈盈,礼貌性的微微弯了弯腰,算是给她见礼了,“茯苓来迟,让夫人久等了!”

     “大胆!见到夫人竟然不跪下!”于夫人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一声不吭,甚至凤茯苓过来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一直低头饮茶,不动声色,显然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小翠好好的教训她!

     凤茯苓脸上笑意不变,看着已经走到于夫人身边的小翠道,“小翠姑娘,王爷曾说过,这王府中我不用给任何人见礼,就算是王爷也不例外!”她今日给她见了礼已是客气,她倒是真以为她怕了她们了,还要她给她下跪!

     她虽没脾气,但是也绝不会轻易给人下跪,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给人跪过,再说了,王爷一早便已经吩咐了,凤姑娘是客人。

     她一早便听说尚南院里边这位是个没脑子的,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到这地步!

     要是千静在这里的话,大抵是要狠狠的嘲笑她一番了,智商为负,情商也为负,真是让人尴尬!

     她抬起头看了凤茯苓一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对凤茯苓的厌恶,凤茯苓站在那里任她看,眼神毫不躲闪,这让她对于凤茯苓更加的厌恶了!

     “凤小姐倒真是伶牙俐齿啊!”对于凤茯苓的第一印象,她便觉得凤茯苓这人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不过一个乡野村姑,见到她竟然还这幅模样,看来王爷王妃还真是给她脸了,现如今见到谁都一副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她撇了眼最后边的那个位置,“坐吧!”

     古时候对于位置来说是很讲究的,她坐了上首,让凤茯苓坐下首本无可厚非,她却让满院子的丫鬟坐了下来,将这一桌的位置坐了个满档,只留了最后边的那一个位置!

     凤茯苓对这些倒是没那么多讲究,她让她坐,她便坐了,她知道她是想让她难堪,只是抱歉,她的脸早就让千静丢光了!!!

     她皱眉看着她坦然入座一副一点不在乎不放在心上的样子,真是越看她越觉得不顺眼了,眉头一皱,语气也越发的冷了几分!

     凤茯苓一来便巴结上了王妃,还以为是个什么货色,原来也就那样!

     乐瑶就是个专横跋扈的疯子,跟她一起的人能有几个是好的?

     凤茯苓知道她现在看到她就烦,谁让王妃来的第一天便差点把别人打残的?现在她的样子显然是和王妃交好,她要是看她看得顺眼的话她都要佩服她的大度了!

     于夫人好像不想再跟她多说了,本来还打算,要是这个凤茯苓是个知礼懂事的人的话,她与她客气几分又何妨?只是没想到,却是个跟王妃一样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礼法!

     “啪”“啪”“啪”,她拍了拍手,立马有丫鬟端了个托盘从内室中走出来,托盘上放了件白色的衣裳,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起,“凤小姐,你也知道,王妃是个没心的,你来这王府中这么长时间了,恐怕也没让人给你做几身衣裳,我便命人给你做了身,知道你喜欢白色的,所以就特地命人去京中七秀坊选了最好的云锻来为你做了身衣裳,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凤茯苓看了眼那托盘上的衣服,质地的话一眼便知道确实是挺好的,但是她送的东西……她脸色不变,依旧浅笑盈盈,看着这堂屋内所有人看着她都不怀好意的目光,坦然一笑!

     于夫人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不明白她究竟在笑些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夫人,合不合身,试试不就知道了?要是合身的话就最好了,要是不合身的话,奴婢们正好帮凤小姐改一下!”看于昕脸色不好看,小翠接的有些小心翼翼。

     自家夫人的脾气她是清楚的,一个不小心,挨罚事小,一不小心会连命都丢了的!她从娘家带过来的贴身婢女,就是因为多说了一句话,现在坟上都已经长草了!她的奶娘,因为劝了她一句,便被她打发了卖了,现在还不知道过的怎么样!

     凤茯苓笑而不语,眸光微敛,任由她们折腾,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自从来了这王府便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现在这样子,不正好就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印证吗?

     于夫人脸色微微的好了几分,显然小翠的话深得她心,小翠心里一喜,手一挥,一旁的几个婢女立马站起身过来就要拉凤茯苓,凤茯苓微微一笑,在她们过来之前便翩翩然的自己站起了身!

     “那就有劳了!”她从位置上走出来,看了那几个婢女一眼!

     好好的自己走总比被人架进去来的好看些!只是今日,恐怕还是要采梦为她担心了……

     于夫人的屋子装饰的十分大气十分辉煌,玉石宝器,古董瓷器,还有一幅幅名家画作,满满的摆了一屋子,就连床上都镶嵌了好些的珠宝玉石,屋内梳妆柜上更是翡翠玛瑙什么的放满了整个抽屉,也不知道她们是有意的还是真的忘了将抽屉关上,凤茯苓不在意,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

     按理说,凤茯苓作为客人,又不是尚南院里边的人,带她去换衣服的话也应该是带去厢房而不是她自己的房间才对,只是她们心里有了预谋,倒也还真是什么都舍得!

     于夫人倒是不敢真要了她的命,最大限度的话也就是让她吃些苦头罢了!!!

     几个婢女动作十分的麻利,没一会便将凤茯苓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只是其中难免的“不小心”,一会“不小心”掐了她一把,一会又“不小心”用指甲在她身上刮出一道长长的青紫色的痕迹,甚至好多地方已经有血珠子冒了出来!

     凤茯苓就像是一个不知道疼痛的木偶一样,始终笑着,就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化一分,好像对于她来说,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感觉一样!

     看到凤茯苓这样小翠心里火气更大了,暗暗的咬了咬牙,连她都开始佩服凤茯苓了,这样都还能做到面不改色!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腰际,那里挂了一个七彩色的铁蒺藜,不大,直径的话大约也就一两厘米,是当年她被卖进府的时候她娘亲送她的最后的一件东西!

     她站在凤茯苓身前,却突然“哎哟”一声朝着凤茯苓倒了下去,凤茯苓浅笑的看着她,好像没有感觉到从腿上传来的尖锐刺骨的痛一般,那突然萦绕在鼻尖的浓浓的血腥味,她就像是没有闻到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铁蒺藜从她的大腿上蹭着她的腿一直划到她的膝盖处,一道道血痕瞬间将她的里衫染得鲜红,一眼看去触目惊心,有衣服遮住看不清楚到底伤成了什么样子,但是铁蒺藜被压着划过时将她的衣裙也往内带了些,破碎的衣裙沾在她的腿上,隐隐还是能看出她腿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足足有好几道,鲜血拼命的往外涌,顺着她的腿流过,将她白色的衣裙瞬间染出了好几道鲜红。

     小翠“赶忙”站起来,看着她腿上的血红顿时大惊,“凤小姐对不起,我真是太不小心了!弄疼你了吧?”

     凤茯苓笑着,目光在腿上一扫而过,若无其事的道,“无碍!”

     一众婢女心惊不已,女孩子平时哪里见过那么多血,大群人瞬间脸色苍白一片!手都开始发抖了……

     在王府另外一边的青华院,是王爷云楚的院子,平日里除了在外面走动的时候,他多数时候便是在青华院内的书房中埋头处理公文!

     他的书房中摆设十分整齐,书架上的书也是整整齐齐的罗列着,桌子上笔墨纸砚放置的位置也是管家按照王爷平日里的习惯放置的,他的书房向来都是管家亲自在打扫,其他人等没有他的允许一律不准进他的书房,这是整个王府的人都清楚的规矩,就连王妃那等从来不在乎礼法的人都从来不进!

     他的书房虽整齐,但是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各类书籍全都是杂乱的混在一起的,没有将它们分类出来,只是将它们整齐的排在一起罢了!并没有过多的收拾!

     他静静的端坐在桌子后,看着桌子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微微的皱了皱眉!

     一道黑影一闪,他身前的空地上已经站了一个浑身黑衣,就连脸都挡在黑色风帽下的人,他声音有些沙哑,甚至听不出来是男的还是女的,“主子,有线索了!”

     他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上个月与您动手追杀您的人,按照您所描述的,他们使用的武功以及武器,极有可能,是前朝的人!”

     他手中握着的杯子瞬间化为齑粉,眼中一瞬之间满目森寒!

     黑衣人身影在原地一晃,瞬间消失无踪!

     前朝的人?他眉头忽然紧锁,眼中若有所思!

     那些人无故追杀他,明明有机会杀了他,却在将他逼入那片竹林之后重伤了他便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硬是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让他都险些误以为那是他的错觉了!

     只是他们的目的何在?追杀几千里,隐藏了那么多年的人甚至不惜暴露自己,难道就只是为了让他进入那片林子?而那片林子中,却只有凤茯苓……

     这其中,到底有何联系?他走到窗前,眸中却是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落寞,凤茯苓,这件事情,可又与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