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大牢
    青华院中,王爷站在窗前沉默了好长时间,院子里还有暗处的无数人也沉默了好长时间,凤茯苓无论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这件事情都绝对跟她脱不了干系,可是如今,王爷竟然将这个他们一无所知有可能还会成为敌人的人带回了王府……

     凤茯苓的过去他不是没有派人查过,但是也不知道是她的行踪过于隐秘,还是有人将她的行踪甚至是她的存在都给抹去了,不知道她是什么人,更加的不知道她从哪里来!

     她就像是迷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然后顺理成章的进入了他的生活,而她,向来不愿意跟人说自己的过去,这样的她,他到底要怎么办?

     栖梧院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是凤茯苓却还是没有回来,采梦心里着急,王妃又还是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怎么叫都叫不醒,眼看着戌时已经到了,可是却还是没有看到凤茯苓的身影!她的心里也越发的急了!

     她狠狠的一咬牙,将小八宝往地上一放便冲出了栖梧院!

     凤茯苓不是一个不知道事情后果的人,若是能回来的话那么长时间早就回来了,照这个样子看来,十有八九肯定是出事了!

     尚南院中本就没有一个省心的,主子又是个没脑子的,要是一时生气对凤茯苓做出些什么过激的举动的话,凤姑娘那么娇弱的一个人怎么受得了?

     她心急火燎的朝着青华院的方向跑,甚至连轻功都用上了,生怕晚了一秒钟凤茯苓便会多一分危险!

     王爷待凤小姐虽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差,但是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未带女子来过王府,心里,她始终相信只要见到王爷凤小姐便会没事了!所以,即使已经满头大汗她都咬牙坚持着,只是希望凤小姐能够坚持住!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今日她就该拦着她不让她去的,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转过一道弯,青华院的大门因为现在是白天的缘故所以敞开着,采梦抹了一把汗,想都没想便往里边冲!却猝不及防的“嘭”一声被人拦了下来险些撞个满怀!

     她抬头退开几步正好站在了青华院门口出去几厘米处,看着出来的人立马迫不及待先那人一步开了口,“这位大哥劳烦通报一下王爷,凤小姐今日未时便去了尚南院到现在都没回来,求求王爷救救凤小姐!”

     那人是青华院的侍卫,看她火急火燎的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还跟着惊了一下,乍一听原来是王爷带回来的那位姑娘出事时,竟立马一副采梦大惊小怪的模样,话说的无比的漫不经心,“我当出了什么大事呢!看把你急的!”

     她心急如焚担心凤茯苓的安危,跑过来时便已经满头大汗,但现在却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心里着急,一时之间竟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冷漠与嘲笑!“这位大哥,请你转告王爷,凤小姐出事了求求你……”

     “采梦,你回去吧!王爷不在!”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小的刀,说着说着竟开始修起了指甲!竟当采梦不存在一般,转身便要回去!

     “这位大哥凤小姐真的出事了!请你……”

     “我说了王爷不在,又死不了人你嚷什么?我劝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别在这杵着碍眼!采梦,别跟了人几天,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那侍卫突然转过身打断她的话满眼讽刺,说话更是难听!大门“嘭”的一声被关了个结结实实,险些撞到她的鼻子!

     她一瞬间僵在原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些人是以前那个总是笑着跟人说话,看到别人遇到麻烦时还会出手帮忙的人!王爷曾经说过,要是遇到特殊情况的话,他们是可以先处理的,可是这些人现在,全都站在门的那一边,对于凤小姐的安危生死冷眼旁观!

     明明可以出手帮忙救出凤小姐,可是他们却完全没有那个打算,甚至还将她关在门外,难道就是因为凤小姐刚来王府不久?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她死她活都与他们无关吗?

     因为凤小姐不是王府的人,所以怎样都无所谓吗?

     王爷将凤小姐带来这王府,现在却一点不管她是死是活,到现在,她却忽然开始怀疑,这扇门的背后,王爷到底是真不在还是假不在?若不是得到了王爷暗示,那些人怎么会对凤小姐的生死那般冷漠?

     隔着一道门,那边说话的声音隐隐传来!那一瞬间,她的心就好似跌到了冰谷里一样,就连心尖都是拨凉拨凉的!

     “喂!怎么回事?”

     “不太清楚!好像是王爷带回来那女的在尚南院出事了!”

     “尚南院?那里边住的可是头真猛兽啊!看样子,那女的是要吃些苦头了!”

     “你管她做什么?她死她活跟咱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免得到时候连累我们!”

     ……

     她站在院子外面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死死咬住自己的唇才勉强没有骂出来,眼中泪水却突然泊泊的开始往下淌,她胡乱的擦了一把脸转身便走,竟然他们不肯帮忙救凤小姐,那她便自己去!

     王府因为有王妃在,所以她才会忘了这王府本来的样子吗?

     这王府不就是这样吗?冰冷没有人气。

     这王府不是一直都这样从未变过吗?唯王爷的命令是从!

     她突然有些不明白了,凤小姐向来不在意什么身份背景之类的,也不是因为爱慕王爷,那她为什么会来王府?

     今夜的月色有些暗淡,看不太清楚地上的情形!采梦猝不及防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洼之中溅了自己一身的水,弯曲的小道上她的身影依旧在狂奔,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

     她身影轻盈一下跃到屋檐上,奇快无比的在一座座屋檐上飞速掠过,直奔向了尚南院!

     腰间软剑一指,一剑将尚南院的大门劈了个粉碎,神色冷漠的直奔进了院中!

     院子里的人突然听到动静急忙忙的出来看,却看到一个女人手握软剑的直接冲到了院中!

     他们没有见过采梦,更加的不知道她是凤茯苓院中的人,可是暗中的暗卫知道,所以他们才并没有出来阻止!

     他们今日一天都在这里,凤茯苓的情况他们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却一点没有要救她的打算!正如采梦才听到的那样,她是死是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你你你你是谁?竟然敢擅闯王……”

     “少废话,把凤小姐交出来,否则今日,我定要这尚南院血流成河,让你们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不信的话,尽管试试!”她手中剑一指,眼中早就蓄满了杀气,只要他们敢说一句不交之类的话,她定要他们死无全尸!

     黑暗中,他们看不清楚采梦的神色,但是却绝对忽略不了她身上溢出的杀气,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生怕采梦一个激动真的动手杀了他们!

     采梦只想着救凤茯苓,却不知道凤茯苓早就已经不在这院中了!

     “让尚南院血流成河?说大话还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有本事的话,就试试!”屋内,一个男性的声音透过屋子幽幽的传到采梦耳中!声音不大,却能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传来时还能让人听的那么清楚。

     采梦眸光一沉,早就知道于昕从将军府带来了位高手,平时没遇到,却不想竟然在最不想遇到的时候遇到了!想救凤茯苓,如果不杀了他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她手臂突然向后一拉,冰冷溢满杀气的眸子在剑中映照一晃而过,身影顿时犹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紧闭的大门却突然被打开,黑暗中,屋内的人身子一晃,却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她手中剑毫不犹豫向后一挡,“锵”一声,两柄剑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像是具有穿透型一般传出去很远很远!

     两道身影一触即分,却又无比迅速的纠缠在了一起!

     暗中,无数人像是看一场戏一般,时不时悄悄的用内力传音交流着他们哪个招式十分不错,凌厉而霸道,哪个招式又不行,像是没吃饭一样,却一点没有要下去阻止的意思,任由两人打的热火朝天!

     采梦虽接受过王府专门的训练,但是却并没有真正实战过的经历,武功虽好,但没多久便落了下乘,身上也已经见了红!

     她心里担心凤茯苓的安危,心绪本就不宁,受伤之后更是慌乱,一时间破绽百出,对面那男子却突然停了手!

     看她那模样,他显然是不打算再跟她打下去了,他眉头一皱,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他叹气的声音,“锵”的一声利刃回鞘,他转身便走了回去,她手中剑还欲追出去时却突然听到他道,“她在大牢,你去那里救她吧!”

     她一愣,身影顿时飞速的撤出了尚南院,“多谢!”

     将军府的人一向血性,他却被派出来保护于昕,对于她那些一向见不得人的手段他见过太多次,每次都当作没看到一般,虽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到底还是厌恶的!

     如今见采梦一个小丫鬟却能拼死救凤茯苓,他心里倒是多少对这丫头高看了几分!武功不怎么样,但是这份忠心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可是王府的大牢是什么地方?又岂是一个尚南院可以比的?又岂是什么人都能随便闯的?采梦虽知道凤茯苓在里边,却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救她!

     她不明白凤茯苓怎么就进了大牢了,她又没有犯什么事,他们凭什么关押她?

     可是话说回来,在尚南院的话,凤茯苓可能只是会受些伤,回去养一阵子也便好了!可是大牢不一样,里边死了太多人,多她一个不多!

     采梦这下是真的慌了,可是却也知道大牢闯不得,否则她立马便会被刺成刺猬,非但救不了凤茯苓,反而还会送了自己的命!

     她站在大牢门口焦急的徘徊了好一阵子,眼看着已经过去大半夜了,凤茯苓却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她急的眼泪一个劲的掉,鞋子都快要磨平了,腰间的软件也不敢拿出来,否则会立马被当成意图不轨的人就地格杀的,她使劲的搓着双手,手都已经变得通红一片她却毫无所查,眼睛死死的盯着来时的那条小道,第一次希望有人能快点来劫囚!将这里闹个天翻地覆,然后她便可以趁乱救出凤茯苓了!

     可是盯了半天,劫囚的人没看到,却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速度奇快无比的从那边掠了过来,眨眼间便站在了她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