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嘱托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空一碧如洗,干净清澈,空气里还有淡淡的湿气,秋高气爽!

     “喀~”采梦从外间进来,身后领了一个身穿青色衣袍发髻高束高高瘦瘦的女子,手中拿了个小药箱,显然是昨日因为下雨而迟来的医女!

     她身后那人从进来起头便一直微微的垂着,不乱看,显然是属于信得过又没好奇心的那一类!云楚做事妥善,自然不会给自己找些麻烦的人!

     “小姐,这位是太医院的医女,王爷命我带过来看看!”

     凤茯苓趴在床上头都没有抬一下,“知道了!”

     床边小八宝现在终于幽幽的醒过来了,大眼睛迷迷糊糊的还没清醒的模样,小脑袋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

     然后小八宝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了一样,小眼神一亮,都来不及看一眼凤茯苓死了没有便一步火速的窜下了床,凤茯苓不知道它要去干什么,想着可能是内急了便没拦它!

     今天天气稍稍的好了一点,窗户有阳光透过窗纸洒在地面上,看着便觉得暖!

     凤茯苓被采梦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坐在床上,让医女为她检查伤口!

     将军府里……

     看着好好的一个人嫁到王府去,现在王爷竟然送了一具尸体还有一纸休书回来给他们时,所有人义愤填膺,于昕的亲生母亲趴在女儿血淋林的尸体上痛哭不止!泪流满面!

     镇国大将军是于昕的爷爷,老爷子平日里虽总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孙女,怎么可能死了就死了?

     老将军坐在堂屋上首,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怒火,眼神阴沉沉的,离他近的人全都不自觉后退几步,生怕老爷子将怒火撒在自己身上!

     休书里说,将军府庶女于昕蛇蝎心肠,屡劝不听,这次还险些害了王爷救命恩人的性命,令皇家蒙羞,王府容不得她那样恶毒的女人,按照成昌律法,没有牵连他将军府教女不严已是大度,若真要按照成昌律法来处理的话,虽说是嫁出去的女儿,但是将军府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些牵连的!

     老将军脸色沉沉的难看的慌,他年纪虽大,却目光如炬,他将军府出来的子女个个铁骨铮铮,怎么可能会有人做出那样的事情?“陈林,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林是当初老将军派出去保护于昕的人,王府水深,他怕自己孙女吃亏,便把他派出去保护她了,只是没想到,人没嫁过去几年,现在竟然还了具尸体回来!

     陈林上前一步,脸色也有些难看,“将军,事实如此!那姑娘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脱离危险!”

     陈林心中也是愤怒的,只是不是针对别人,而是愤怒将军府竟然出了于昕这样心肠歹毒又没头没脑的蠢货,只是毕竟是当着老将军的面,有些话不能说!跟于昕比起来,他反而更加欣赏凤茯苓!

     “啪!”老将军一掌险些将桌子拍个粉碎,下边站着跪着的所有人顿时一个哆嗦,全都低下头不敢去看老将军!趴在女儿尸体上痛哭的妇人浑身一抖也不敢再大声的哭了!

     老将军已经有许多年不曾发过火了,这次显然是动了真怒!

     他目光如炬从地下一个一个的扫过,所有人全都不自觉的避开他的目光,生怕牵连到自己,于昕只是个庶女,偌大的将军府有的人见都没有见过她,怎么会为她出头?再说了!将军府的子女的确个个铮铮铁骨,从小便开始习武,如今出了个于昕也的确让他们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李氏,你教的好女儿!”老将军面色铁青,“来人,将人给我抬到后山去葬了,任何人不得祭拜!”于家的孩子在死后被休回府时竟连自家祠堂都进不去,说起来也实在是讽刺!

     外边几个小厮火急火燎的抬起担架就开始跑,生怕慢一步就会被老将军的怒火牵连!

     李氏战战兢兢的跪在老将军面前,眼眶红红的也不敢哭了,如今女儿已经死了,说再多也已经没用了!

     “于家的家规,你可还记得?”

     老将军的脸色实在是难看,李氏头垂的越发的低了,跪在地上害怕的直打颤,“记、记得。”

     “哼!”老将军眼神从她身上一扫而过,看得李氏浑身又是一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绝不主动招惹别人!”

     “爷爷,您息怒,气大伤身!”于宬衣是老将军最疼爱的孙子,也是将军府的嫡出大少爷,年纪轻轻的已经立了不少战功,深得老爷子喜爱!“爷爷,现在生气也没用,毕竟是我将军府的人做错了事,您看,要不要派个人去王府一趟看看那姑娘如今伤势如何了?”

     不得不说,将军府的人还真是大度,于家家规向来严格,管教子女更是严格!

     说句一点不夸张的话,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小娃娃,个个身怀绝技,是成昌绝对不能少的一股庞大战力!

     老将军微微熄了火气,端起旁边的茶咕隆隆一口下肚,思考了好半天才道,“不必了!等过一阵再说吧!”

     王府的人现在还在气头上,凑上去难免不好看,老将军深深的叹了口气,只希望那姑娘能挺过去坚强的活下来,要不然他要怎么向那么多的人交代……

     而王府,医女为凤茯苓包扎好了伤口留了药之后便告辞回太医院了,凤茯苓腿上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只要多养一阵子便好了!

     凤茯苓坐在床上,脸色仍旧苍白,她有些呆呆的看着坐在她面前一身玄色衣袍温文儒雅的男子,又看了看趴在他怀中一脸幸福的小八宝,顿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子衿,还要麻烦你把八宝送回来,真是抱歉了!”

     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七分温暖三分体贴,俨然一个帅气又身份高贵的暖男,凤茯苓装傻,他十分体贴的不点穿她,“怎么几日不见,你便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了?”

     凤茯苓笑了笑,几分抱歉几分无奈还有几分释然,“看来,我这德行是去不了长亭碧波了!子衿,真是抱歉,辜负你一番美意了!”

     “无碍!”他在一旁的小盘中拿了个果子,又拿了把小刀,果子在他手中一圈一圈麻溜儿的滚动,他动作流畅,眉眼带笑,似春风拂柳,就连削个果皮的动作都如同画卷一般动人,从凤茯苓的角度看过去,他的侧颜宁静而又祥和。

     取一个小碟子将那果子切成块儿放在里边之后,又拿了几根小竹签放在上面递到了凤茯苓面前,“吃点水果,对身体好!”

     凤茯苓也不客气,拿了根小竹签插着吃!

     小八宝在他怀中一双眼睛怒气冲天的看着凤茯苓,里边全是妒火!

     凤茯苓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竹签忽然很认真的看向了他,“子衿,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

     云怀莫将手中的小碟子放下看着她,脸上笑意不改春风拂面,“茯苓,其实不用那么客气的!”

     凤茯苓一愣,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他的瞳孔是淡淡的茶色,里边清晰透彻,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底一般,在他眼中,她看到她的倒影,那影子小小的,脸上煞白一片毫无血色。

     他茶色的瞳孔之中,水波晃动,眼底春意融融,七分暖意两分笑意剩下一分坦荡,而底下,埋藏着十分的寂寞!

     凤茯苓的眼神像是能直接越过所有的一切看进人的心底一般,云怀莫眸光微敛,却没有避开她的目光!

     凤茯苓收回眼神叹了口气,语气里三分无奈三分落寞四分疲惫,“倒是我客气了!子衿,这段时间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八宝,在这帝京之中,除了你之外我也没有可以托付的人了!”

     凤茯苓话落,一直幸福的赖在云怀莫怀中不肯出来的小八宝顿时一反常态的不干了,他“嗖”一声跳上床对着凤茯苓一阵狂吠!

     “汪汪汪汪!!!汪汪!!!”

     凤茯苓,你他么现在居然敢嫌弃我了?

     凤茯苓,我一没吃你的二没住你的,你凭什么赶我走?

     凤茯苓,老子任你折腾毫无怨言,你他么现在居然想把老子一脚踢开!!!

     凤茯苓……小八宝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里,你那么蠢,在这王府会死的……

     凤茯苓不管它任由它在那吠,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云怀莫一把将小八宝拉回来抱在怀里,想都没想就道,“可以!”

     凤茯苓倒是诧异了,他都不问自己原因?

     云怀莫看出她眼中的疑问,粲然一笑,“你这么做定然有你的原因,茯苓,你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也不是一个喜欢欠人人情的人,想要让你欠一个人情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这机会就摆在我眼前,又这么容易,我为什么要拒绝?”

     凤茯苓笑了笑,毫不在意他话中的打趣,“确实如此!”她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欠人人情,那东西很要命,关键自己还不舒服!

     他们两人坐在一起时话都不多,很多东西不用言语也能明白,只是彼此一直心照不宣罢了。

     接触的机会不多,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但是冥冥之中却像是早就安排好了一般,她懂他,他也懂她!不需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