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子衿的过去
    “茯苓,怕你养伤的时候无聊,我特意拿了几本书过来给你解闷!”云怀莫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匣子,小匣子是用梨木做的,上面雕刻了一些简单的花纹做装饰,不华丽,也不精美!

     “你可想清楚了?”凤茯苓看一眼他那匣子并没有接,“我这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书,你若是拿了几本寻常的书过来,我看过的话就不看了!”

     “放心吧!这些书可都是孤本,不过先说好,这是借你的,到时候可都是要还的!”云怀莫说的一本正经,好像很是宝贝他那些书!

     看他那模样,凤茯苓不禁有些莞尔,伸手从他手中拿过那个简单的匣子,也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道,“看完还你就是!小气!”

     “见过王爷!”外边传来侍女的声音,凤茯苓嘴边的笑忽然有些僵住,慢慢的又恢复了平日里温婉的样子,将手中的小匣子放在一旁!

     云怀莫看凤茯苓那样子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坐在床边的小凳上并没有起身。

     小八宝往被窝里一钻,它现在很不喜欢王府的人,竟然连它八宝大人的主人都敢害,连带着云楚也不待见了,所以现在,它不想见到王府的人!

     云楚今日穿了一身棕色的锦袍,腰间挂了一块色泽莹润的玉坠,一身冷气不改,进来之后看都没有多看凤茯苓一眼,便朝着坐在床边的云怀莫欠了欠身,“瑾凌见过皇叔!不知皇叔今日怎么有空来王府做客!”

     云怀莫笑了笑站起身,对于他话里的冷漠一点不在意,也一点没有要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凤茯苓闺房的意思,浅笑盈盈的看着云楚,“来过几次你都不在,这次正好过来看个朋友!”

     云楚眸中微沉,转头看了凤茯苓一眼,见她依旧笑得坦然,完全没有一点要反驳的意思,对于云怀莫的那句“朋友”似乎觉得很是理所当然一般。

     他原本以为凤茯苓就是那么个淡漠的人,对所有人都一样,不会有例外的,就算是乐瑶也一样,在心里,她其实只是将她当作了某个人的替身罢了!或者说只是随着她,其实也就那样!只是没想到,不过见过一面,她便已经将他那个唯一的皇叔看作了朋友。

     她能有朋友他应该为她感到高兴的,只是那个人却偏偏是他!是他的皇叔!而且还只是凤茯苓只见过一次的人!到底要什么样的人,她才会看作是朋友?

     “皇叔,茯苓伤势未愈需要休息,我们出去谈吧!”

     云怀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眸中依旧含笑,却幽幽的闪过一抹深意,“瑾凌,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今日便告辞了!”说完又转身看着凤茯苓道,“茯苓,今日府中有事,改日再来看你,你若有事,就叫八宝去找我!”

     云楚脸色冷了几分,凤茯苓有什么事情要找也应该是找他吧!关他什么事?

     凤茯苓微微一笑一把将八宝从被窝里揪出来随手一抛抛到云怀莫怀中,小八宝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便已经扑了云怀莫个满怀,“我能有什么事?倒是子衿你,答应了帮我照顾八宝,现在想反悔?没门!!!”

     云楚眸光微凝,复杂的眼神落在凤茯苓那张不染纤尘而又苍白的面容上,她是认为八宝呆在王府会有危险所以才会将它送走吗?依他对凤茯苓的了解,她是不会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的,所以她是觉得,楚王府,或者是他云楚没有本事护她周全吗?

     他承认这次是个意外,是他思虑不周险些害了她性命,但是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再让它发生第二次,她就这么信不过他吗?

     云怀莫接住八宝愣了愣,他刚才答应她了吗?

     只是现在八宝都已经在他的身上了,他能给凤茯苓扔回去吗?

     “汪汪!!!汪汪汪汪!!!”云怀莫怀中,小八宝顿时就恼了!仰起头冲着凤茯苓就是一阵狂吠!

     它八宝大人都不跟她计较了,她竟然敢嫌弃它?

     “汪汪!!!”可恶的凤茯苓!竟然又丢它!!不是说过不能丢的吗?

     “八宝,你不是喜欢子衿吗?我给你制造机会你不要啊?竟然这样的话,那……”凤茯苓秀眉微蹙,一副难为的模样看了不远处的采梦一眼,示意采梦过来将八宝带下去!

     小八宝眼睛一直,顿时焉了声小脑袋一缩又缩回了云怀莫怀中,小眼神危险的看着采梦,大有一副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敢咬死你的样子,采梦嘴角一抽,转身就走了出去!

     得!这两就是在拿她消遣,她走还不行吗?

     看到八宝和凤茯苓的互动,云怀莫不禁有些莞尔!恐怕只有在八宝面前,她才会那个样子吧!

     云楚冷漠的脸上也微微融化,如今看到八宝竟然也不觉得碍眼了!

     茯苓这人对什么都那个样子,如今能有个东西能让她找到一点自我,不再永远那样一副笑着的模样,他倒是不介意小八宝整天赖在凤茯苓身边了,只是如今,她竟然连唯一的八宝都送走了,难不成,她根本就不打算在别人面前表现那一面,将那一段记忆封锁,还是说,这么做,是想要给八宝找个新主人?而她自己……

     “竟然这样的话,那我告辞了!”云怀莫抱着小八宝朝着凤茯苓笑了笑,又看了云楚一眼后,才施施然的移出了房间!

     一身玄色衣袍在空中划过一抹柔和的弧度,带起淡淡的风,空气中飘着他身上特有的竹子的气息,凤茯苓笑了笑,鼻尖萦绕不去的竹香里,好似还有他特有的温柔一般,静静的守在这间屋内。

     小八宝从他的臂弯里探出头来依依不舍的看着凤茯苓,小眼睛里边好像又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闪动,却一直挂着没有掉下来,直至云怀莫抱着它转了个弯凤茯苓已经消失在了它的视线中时,它才恋恋不舍的缩了回去,埋在云怀莫怀中不肯出来,没看见小八宝此刻的神情,但是他却感觉到他的衣袖好像湿了……

     小八宝有灵性不仅能听懂人话还有自己的思维,如今一别,它却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凤茯苓了,除非它自己偷跑……小八宝稍稍的抬起头,眼睛周围的毛还有些湿,它小眼睛一亮突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它昨晚已经想过了!子衿再好又怎么样?竟然选了凤茯苓做主人,那就要从一而终,不能始乱终弃!!!否则它就不是男子汉。

     要是凤茯苓知道它现在在想些什么的话,大概要一巴掌拍死它扔了它让它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看到小八宝突然有了些精神,云怀莫微微一笑,知道它打的什么主意也没有管,扬起嘴角愉悦的离开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心情这么好!

     看到云怀莫离开云楚身子都没有动一下,更不用说出去送他了,在桌上倒了一杯水递给凤茯苓,凤茯苓也不客气接过仰头就喝了大半。

     “茯苓,你跟皇叔一共就见过两次,你知道他的过去吗?”

     凤茯苓看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将杯子放在一旁的小几上,“有必要吗?”

     不管云楚怎么想,也不管子衿是怎么想的,别人的过去她不想深究,就像她一样,也不希望别人深究她的过去。

     子衿要是想说的话早就跟她说了,他不想说的她又为什么要问惹他不快?

     云楚也愣了愣,好像没想到凤茯苓会这么说,他还以为凤茯苓会想要知道云怀莫的过去,结果凤茯苓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云楚沉默良久,眼神一直复杂的看着凤茯苓的眼睛,看她笑得坦然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他的眸光更加深邃了几分,好长时间之后才幽幽的叹了口气,“茯苓,皇叔是一个情痴,早些年间爱上了一个个性张扬活泼但是也足够聪明睿智的女子,那女子也喜欢皇叔,他们两人也可以说是两情相悦吧!那个时候好多人都说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将来要是结成连理的话也定会成为帝京的佳话,只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那女子终究还是离开了他回了自己的家族,从那之后,皇叔便归还了所有的职权做了一个闲散王爷,到现在为止已经好些年了,他也一直不曾娶妻……”别说是妻了,就是妾和通房丫头都没有一个!

     那女子性格张扬,做什么事情都是轰轰烈烈,而当年皇叔也是那般青年才俊,两人的故事帝都街头巷尾都在流传,大家都说他们肯定会走到一起的,那女子来历不明,但是皇叔并不在意她的身世,皇上看他们两情相悦也有意撮合他们在一起,他唯一的弟弟有了心爱的女人用不了多久就要成亲了他自然是高兴,只是不曾想,那女子竟是从中州来的,而最终,还是被她家族的人抓了回去。

     外人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但是他们这些当年跟他们奋力一战的当事人却是知道的!

     中州来的人个个身怀异能,当年那一战又是何其的惨烈!原以为要交代在那儿了,不曾想,最后还是那女子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换了他们的性命。

     凤茯苓眸光微闪,抬起头看着云楚浅浅一笑,“我想王爷可能误会了!子衿的过去如何,将来又要怎样?茯苓并不感兴趣,就像是他不曾过问我的过去一样,我们只是尊重彼此的隐私,仅此而已,没有像王爷你想的那样!”

     他是以为她喜欢子衿,所以才会跟她说这些吧!只是可惜,子衿有自己爱的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凤茯苓不由的苦笑,他们当真是同病相怜,就连这点也何其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