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章 无梯近她心(六)
    “爹爹求你放过川儿吧,他的武功是我教的,不关他的事呜呜。”师姐的四肢被风沫剑钉在石壁上,芙蓉面,销魂愁,蚀骨泪。

     贺兰苌谨一向铁面无私,他神情如盾,口中义正言辞道“忘川你身为外门弟子不知恩图报是其一宗罪,屡屡偷学我内门武功是其二宗罪,染指我密承剑法是其三宗罪,且与苗族之间恶债累累更是其四宗罪,一而再再而三的罪孽加身,为师身为刍门之主,倘若,再不为了门派尊严,清理门户!何德何能警醒后人,实乃愧对祖师爷!”

     说罢,师父指决一挥,腰间寒剑便铮的脱鞘冲天,森森寒气在他头顶如同冠冕一般咻咻盘旋。

     我手足无措的伫立在校场中间,且被四系苗人围困,根本无从规避。

     “鱼官快杀了他吧!我这就让我的宝贝儿子马上娶了你的女儿。”

     “把他千刀万剐!我的盟主之位就有你的一半,到时候让你享不尽荣华富贵。”环顾周围,大祭司,滕胡镖头、掌墨师、老阴贼...成百上千的苗人簇拥一齐,对师父威逼利诱,高声恐吓,呐喊助威,意图争相目睹我的死刑。

     “师父我没有偷学承影剑法,你要相信徒儿。”我竭力辩解,师父却充耳不闻,操纵透璧寒剑,毫不留情刺向我心窝。

     当下,我手无寸铁避无可避,只能任由这不致命的一剑,狠毒的扎穿我地身体,劲气顶着我倒退十步,我啊啊惨叫,伤口还未及淋漓鲜血,便冻成了霜梗。

     我龇着牙,狞着面,卖力抽拔腹中寒剑,双手方一握,却又被透壁寒劲死死冻僵。

     “师父徒儿真没有偷学承影剑法,你不该杀我。”我目光委屈,不甘的辩解道。

     师父无声无息的看着我,等到我身体逐渐阴冷难缓,无力适从之时,噗通一声跪在地面,陷入视死如归的沉默,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我没错。”

     “爹爹,女儿求求你放过川儿吧,他要挨多少惩罚,我都替他,都替他!”师姐潮红脖颈和面容,声嘶力竭地吼道。

     “那我把他碎尸万段!你也替?”师父语态冷漠,双臂摊开,再猛力一提,周围苗族人的兵器便全部唰唰唰噪耳的冲天而立,环首刀、掩手刀、苗刀...琳琅满目,遮天蔽日。

     “替!只要他能活着,我什么都愿替,算我求你了门主大人。”师姐彻底急了,串串泪珠在她绝望的脸上织了网,丝毫不留余地的说。

     “师父杀了我吧,别为难师姐了,欠你的养育之恩,今日还你便是。”我周身发寒,牙齿打着冷颤说道。

     师父的目光睥睨,对我不做理会,一点点转过身去,哄孩子似的温柔说“蚁儿别哭闹,明天我再给你找一个新的川儿好不好,这个不听话的畜生,我们就不需要了。”

     剑海悬在我的头顶,互相摩挲,声势浩大,我忘川能听见师姐说出不顾生死的重情之话,就算死也无憾。

     我嘴角挂着无惧的狂妄笑容,却在看见师姐无望的轻轻点了点头时。转瞬黯淡无光“难道是我看错了!师姐刚才点头了,难道...她同意了师父的说法。”

     “师姐!你干嘛要点头?我忘川不怕死,但求你相信我,我没有头学过承影剑法。”

     杨怡不再看我,嘴角挂起情不自禁的笑意,自言自语的说“川儿是槛中人,门外徒,石中火,梦中身,为客,可有不可无...”

     我完全不敢去相信,师姐此时是在见异思迁,在为能到另一位新的忘川而感到喜悦,像孩童得到一只新宠物那般欣喜。

     “现在你懂了吧,你就是个没用的畜生。”师父轻蔑一声后,剑雨便如星幕般倾泻而下,可我真不怕死!所感到的只有压抑和痛恨。

     我不甘长啸一声“凭什么!”未能感受到万剑穿心的痛苦,却惊醒在了一片黑暗当中。恍然想自己还身处含元洞里。

     周身似被藤绳束缚,且藤蔓带刺,让我遍体难受,这他妈才是万剑穿心的源头,我心中破骂。

     “耘姬你还在吗?”

     “醒了就醒呗,瞎嚷嚷什么呢?”一阵燧火之声后,黎丹的蒙面逐渐清晰在不远处,我是第一次对她的臭脸感到一丝亲切。

     “耘姬你捆着我是什么意思?”我看了看身体,被侵身冰凉的刺藤结结实实包裹着,皱眉问。

     “少瞪我,若不是这藤条有汲毒之效,你身中的麻沸毒早就让你瘫痪成一条死狗了。”黎丹割开藤蔓,坏脾气解释道。

     “那这些藤蔓哪儿来的?”虽然周身痛楚。但却感觉精力充沛,再无麻沸之感,而且身上的伤口竟然也已经愈合大半,由衷感慨这藤蔓的神奇。

     “你看这水池。”黎丹将火把照在水面上,只见潭底被盘虬错结的树根密布,实在让人毛骨悚然,被这样的东西裹着身体,难怪我会噩梦连连。

     “这里远离地表,树根是从那儿长来的呢?”我疑惑的问。

     “这应该不是树根,看它们联结的方向,是虫墙。”黎丹指着一节秃噜地表的根须说道“这些树根,应该是虫墙的汲养所在。”

     “那顺着这些藤蔓的方向我们是不是就能出去了?”这才是关键,我便问。

     “我感觉我们是出不去了。”黎丹摇摇头。神情绝望的说。

     “怎么会?”

     心思缜密的黎丹有所顾虑“嫁身蛊视我们为猎物,一定会在出口处埋伏着我们。”

     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去其他逃出生天的办法,沮丧的坐在地面,和黎丹一起发愣注视着石阙上的骨髅,此时静得就只有我的呼吸声。

     “耘姬你说我们挟持一只隐蛊来当令箭怎么样?”我感觉无聊,便随口一说。

     “别犯傻了,那可是奇府蛊圣,给你一百条命也不够搭的。”黎丹的指尖在我脑袋上恶狠狠的一戳。

     “那怎么办,就干坐着等死啊?”

     “怎么你怕啊?”黎丹冲我一问。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但也不至于等死吧,还是多想想怎么出去。”我可不想自甘堕落。

     “在你昏迷的这些时间里,嫁身蛊的蛊母来过这里。”黎丹毫无预兆的说。

     “蛊母来了,然后呢?他没攻击我们吗?”我问。

     “那时候,我还以为你死定了,可后来看见蛊母往水池子里喷毒,似乎是在喂养这些汲毒根,我知道这些毒根的效果后,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摘下它们救了你。”黎丹转脸笑看着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认识嫁身蛊的蛊母?”

     “我怎么可能认识那玩意?”我就笑笑,可也意识到其中有蹊跷。

     “那难怪了,它为什么会在你身旁嗅了好一阵才离去。”黎丹疑惑不解道。

     “那它没嗅你吗?”

     “它最开始是要攻击我的,但我靠近你的时候它便放弃了。”

     莫非嫁身蛊母真认识我不成,我努力回想,却和嫁身蛊母从未有过接触。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后,虫墙发出呕吸一声,惊得我赶紧看去,只见驴脾气的虫墙居然接裂开成一条巨大的豁口,避让着一头一头通体幽黑,半人高的母猪蠕虫。

     它慢悠悠的走进,我有些讶异的问“它就是蛊母吗?怎么这么大一坨。”

     “这蛊母的灵性,比我家阿妹的灵性高多了,你看它的眼珠子一直望着你,难不成是发情了?”黎丹调笑道。

     嫁身蛊脑袋上一排血眼珠子,直勾勾望着我也怪吓人的“额,我还真不知道它是怎么认识我的,不会真看上我了吧。”

     我刚一说,蛊母便立起身,冲我张开八瓣唇。

     “忘川快闪,它要喷毒了。”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嫁身蛊口中的毒液便从我头顶飞掠而过,这一次它喂养的不是汲毒藤,而是滋养着玉骨上野草般疯狂甩动的隐蛊。

     “它绝对认识你,看它都舍不得喷你。”黎丹抱着手臂,点着脚尖瞄了几眼嫁身蛊母,后又道“你看它脚触冲你甩了甩去的卖弄样,不会是让你夸它吧,毕竟它是一条有灵性的母虫子。”

     “似乎有点道理。”我反正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虫子,被惊得有些傻了,按照黎丹的意思,啪啪鼓起掌,连哄带骗的说“大虫子喷的好,喷得独树一帜,喷得体格风骚,喷得大漠孤烟直,喷得长河落日圆,喷得银河落九天,十天,十一天,十二天..”

     “我说你这张嘴,真该吊三斤猪肉,免得话唠。”黎丹笑骂道。

     嫁身蛊似乎知道我在赞美它,一身肥肉左右摇摆,更加卖力的满腔喷毒,浇灌隐蛊的同时身体也越缩越小。

     变成大腿大小的时候,打了一个嗝,牛角一般的虫颚,扯了扯我的裤腿,转身离去。

     “耘姬它不会是要带我们出去吧。”我惊讶的说。

     “那还犹豫什么,跟它走出去看看,不行的话退回来便是。”黎丹说罢率先冲出了虫墙窟窿。

     出去后,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没有了虫潮的动静,可不知道这嫁身蛊母是什么心态,就像孕妇一般骄傲,慢吞吞的走着。

     “看它这样似乎是刚才喷毒太卖力,有些虚脱了。”黎丹颇为理解的说。

     以它这步态走上这台阶不知道要耗费多久时间,我干脆一把捧起扭扭捏捏的蛊母,几个箭步,轻飘飘越向门前。

     随着黎丹火光探视,丝尘不染的大门匾额上苗篆刻写着三个字。

     交泰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