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2章 上车
    我将僵冷的黎丹抱坐起身,和她掌対掌,滤进养元真气,助她脱僵,转过头,用衣袖狠狠擦掉眼泪,笑道“耘姬我还以为你起不来了呢。”

     水淋淋的黎丹,面无血色,哆嗦着打了一个喷嚏后,牙冠咯咯寒颤着说“我刚才梦见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四周全是黑暗,不论我怎么跑,都没有尽头,后来,我快要放弃的时候,脚下突然有了震动,黑幕逐渐扭曲,我醒来看见了你。”

     看着她直勾勾的目光,有惊异有恐惧,我心疼的拭着她脸上的水渍说“你所感到的震动,是因为我用四象引打通了你酥结了血脉。”

     唐婉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黎丹活了“鬼美人,趁你病要你命!”轻喝一声,半弓手刀加大开的裂掌扑向黎丹。

     黎丹的狮眼圆瞪,手臂往前狠狠搅动“簌簌簌簌!”衣袖卷上手臂十几圈后,手臂明显勒着一股绞劲,五指如锋戳向唐婉的裂掌。

     指锋刺上手掌,衣袖翻转一圈,唐婉的劲气化为平手。

     黎丹轻喝道“缠婆蜈蚣手。”再指化为砣拳抵上,衣袖翻转三圈,第二股缠劲绞进唐婉手臂,她一脸痛苦,嘴角也露出牙龈闷哼。

     我看着黎丹手背上皮肤扭曲,显然还有一股最强的劲气没有发出,若是让这道内力缠入唐婉手中,必然让她五指扭曲,掌骨错位,粉碎其手臂骨骼。

     “够了!”我双掌往上一托,搭开她们的手臂,黎丹一掌拍向台柱,在表面咔咔压出一道木纹交错的螺旋花。

     唐婉则握着手腕含恨看着我“你为什么护着他?你救我是不是只是想要骗我?”

     “这件事我也不知道从何讲起,我只能说,她救我,就像我救你一样,所以我会保护她。”

     唐婉卖力一跺脚,恶狠狠指着黎丹,清冽的小脸写满不甘心说“可她明明要杀你,你是烂好人吗,好歹都不分了?”

     黎丹白她一眼,冷哼着说出苗话“净莲教的蠢蹄子,想要杀我你没这本事,我杀他,是因为看不惯他帮你犯蠢。”

     “恩公她在说我什么?”唐婉气哼哼的问。

     “没什么她没说你...”

     “她在说,你蠢,川儿明明护着你,你为什么还要打他一掌吐血?”杨怡伴轻风而来,娥眉淡扫间有着憎恶。

     “我当时心慌,所以就没忍住,恩公我真的不是故意伤你的。”唐婉有些委屈的看着我。

     我也只好给她安慰“还好你下手还是挺轻的。”

     “什么下手轻,川儿不用给她脸,这个小祭品根本就是功力浅,就知道在川儿面前哭哭啼啼,废物得一败涂地,你这样的废材武功,别以为能敌得过鬼美人三招,川儿刚才又救了你一命,你也别不知好歹。”毒舌的师姐毫不给她脸面,撕破脸皮说道。

     唐婉的净脸,霎时涌上潮红一片,又羞又怒“你说得对,我是打不过她,但不代表我一直等下去就没机会杀她。”

     “痴人说梦,你这样的蠢女人还是滚回中原的好,免得在南疆碍眼。”

     师父似乎听不惯女人斗嘴,摇摇头,拉住杨怡的手臂说“她的确没有将道家的游龙八卦掌练到火候,行了蚁儿,我们回去,别管再参合这些恩怨琐事了。”

     “川儿和我一起回去,任她们俩自相残杀,不关我们天刍门的事。”杨怡紧紧环住我的手臂说。

     我知道是师姐心软,不忍心见我再出意外。

     可我既然引起了纷争,又怎能不负责任的逃走。

     搀扶起黎丹,我问“耘姬你今天来找我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到天刍门坐坐吧。”

     “废话,你小子难道忘了我的约定吗?三天过后,奔马寨的狩节就要开始了,若不然我没事找你干嘛?”黎丹剐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鬼美人你要带我家川儿去干什么?”杨怡用力紧拽着我说。

     耘姬非常直截了当的说道“他现在是南疆绣衣密使,以后的所作所为和你们天刍门,没关系。”

     “绣衣密使?”杨怡转头惊讶的看着我“川儿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当大官啦。”

     “什么官不官的,我是被老母逼的,没太当回事。”我用华夏语解释道。

     那知师姐,抓住把柄似得对黎丹说“我家川儿说不想当什么密使,他要罢官。”

     “他敢!他可是大圣直属密使,你们谁说了都不算。”黎丹眉头一皱,将杨怡的话当了真,赶紧抓住我的肩头,就怕我跑了似得。

     对于说服师姐大姑娘,我有着非常娴熟的技巧,满脸堆笑说“师姐你可不能拦我,我就出去玩几天,回来给你带好玩儿的,好吃的。”

     师姐推拉我一把,翻着大白眼“和一个杀人狂出去,能有什么好事。”

     “都说是狩猎节嘛,到时候我罩着斗篷还不是一样的随便溜达,想买什么买什么,当时候我把奔马寨的好玩意全部掏空,给师姐当嫁妆。”

     师姐听见嫁妆二字,脸庞一羞,有些不好意思看我“是真的吗川儿。”

     “是...”

     我刚欲回答,师姐恍然醒神“不要你回答。”旋即看向黎丹问道“鬼美人儿,我师弟说是去逛狩节,是真的吗?”

     鬼美人缓缓抬起眉头,似笑非笑,非常神秘的表情说“他身为大颂乐师的徒弟,自然得干点其他事情,你也别担心,他的轻功我见识过,全南疆除了你们天刍门没人追的上他。”

     “好吧。”师姐刚欲松手,又想起什么放心不下,拽回我,悠悠的说“不许见色起意,不许再去救什么祭品,不许让我不开心。”

     我嘿嘿一笑,卖乖道“师姐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放心天刍门的大小姐,狩节的祭品全是猎物,这小子再傻瓜也不会为了几只小羊小牛不要命。”黎丹有些看不下去,拉走我说道。

     “那行吧,最好把他养肥了,再给我带回来,到时候我会代表天刍门感谢你的。”师姐说起话来,一点亏都不会吃。

     我走之前跪在师父面前,行礼说“师父徒儿这就走了,徒儿去的这几天,您能帮我照顾一下慧仙姑娘吗?”

     师父点点头,扶起我说道“这份差事想来不容易,你若怕了,随时可以回来,毕竟你年纪尚浅,四系苗族的责任你大可不必去承担。”

     “徒儿谨遵教诲。”行礼后又转脸向唐婉“慧仙姑娘,我离开几日,麻烦你随我师父去天刍门。”

     唐婉看了一眼杨怡,遭到白眼,便可怜兮兮的摇摇头“恩公我不去天刍门。”

     “若是不情愿,那就住在鱼棚里,遇见危险,喊老头子的名字,自会保你安危。”见她不情愿,师父本就是一个讨厌管闲事的人,说完,便拉着杨怡,踏着涟漪乘风而去。

     唐婉握着拳头,凝视杨着高傲下巴的黎丹半晌,后拔出门柱上的风沫剑,吓我一跳。

     我忙摆手说“慧仙姑娘,你别动手,别闹了好吗?”

     她眼眶红红的,冷哼一声“恩公你走吧,恕婉儿不送了。”将风沫剑丢给我后,便顾自转身锁进房门中,

     “好好,注意安全,慧仙姑娘。”对着门缝挥挥手,便带着耘姬往山下走去。

     路上黎丹带回面罩,调笑着说“你小子养不养得肥,那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将到嘴的肥肉啃下,当时候崩了牙齿可别怪我没给你肉吃。”

     黎丹玩笑里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但我无惧,笑道“我量力而行便是了。”到时候真惹了事,就按师父的说的逃,谁还能抓得住我不成?

     黎丹摇摇头“不不,你得全力以赴。”

     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我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来到山下,我慌了。

     九黎明门前的街道上,停靠着一辆囚车,一名仆从捧来囚衣说“您就是攘外密使大人吧,小人已经在此恭候多时。”

     我心中咯噔一跳“不妙,黎丹说的全力以赴,到底几个意思。”

     转脸黎丹我还没问她,她便伸出手来,说“佩剑给我,穿上囚服就进去吧。”

     我本想答应此事,师姐却一身湿漉漉的抱着瑶琴而来,倏地从天落到我的身前,将我护在身后问“鬼美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黎丹嘴角一撇“密使当然得秘密行事,你放心,囚车的钥匙我会给他的。”

     “不行!你们都是骗子,不知道要将我家川儿骗去什么地方。”师姐夺过小厮手中的囚衣,背贴着囚车大门不让我进。

     看着她凶恶的目光,就像一只保护幼崽的母豹子,我双手挨上她的衣袖,然后到肩头,忍不住将她紧紧抱住,抚顺她水淋淋的发丝,心疼的说“师姐,没事的,川儿过几天就回来,给你带嫁妆,给你带奔马寨的斧头爷面偶,给你带花花绿绿的泥哨。”

     杨怡眼中含着血丝,将我搂得更紧,执拗着不放手,在我耳边痛恨的说“你又骗我,你不是说要去看狩节的祭祀吗?怎么自己却变成了祭品,我不相信你,我就要你待在山上,那也不许去。”

     “让我走吧。”被师姐紧紧揽着脖子,看着师父也追来了,不好意思的说“师父劝劝师姐吧。”

     “蚁儿让他走,何必强留一只会跑的马呢?”

     “我不,就算打他骂他拽着他不听话的耳朵回家,我也不想让他被人关在笼子里。”师姐向来嘴硬道。

     就在这时,我身后出现熟悉的拔刀声,从杨怡的水粼粼瞳孔中,我看见黑衣黎丹冷脸刺来一刀。

     杨怡抱着我滚了一圈,躲过后,黎丹又一刀割向她的喉咙,我怒得发狂“耘姬别太过分了!”

     我气得一手用四象引推开师姐,一手竖剑挡住这一刀,根本不过大脑的说出一句“下次再砍我师姐我就把你剁了。”

     耘姬目光也是一惊,紧皱眉头,声音异样嘶哑的说“还不快上车。”

     我火气未消,恶狠狠将风沫剑丢给黎丹,指着她鼻头骂道“没有下次。”扇开囚门,步入囚车。

     师姐在师父控制下,一声不吭的望着我,我最不怕的是师姐的威胁,但最忌讳的是她的目光,老鼠一般,靠在铺满稻草的囚车一角,等着师姐刀一样的沉默目光消失在我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