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0章 维脉初修
    奇经八脉皆难速成,师父是有意断我武道后路,才一直不肯告诉我他会这门功夫。

     幸有十年份的阴髓灵菇弥补了这一缺憾,可我怎么会知道,大补得有些过头了。

     森冷的蔚水,在体内爆棚,气旋也快到无可复加的地步,冲破蜥毒所遏制的伤口,顺寒血飙出,方才封闭的五官逐渐恢复了意识,但手脚发僵地动弹不得。

     我正欲呼救,声音却哑得像一团扑飞的灰,支支吾吾半天也吐不出半个字。

     头顶瓦片咯吱被人挪开,黎丹臭骂道“笨小子,抱阴灵髓菇要分三次食用,你这样狼吞虎咽岂不是等于自杀。”黑衫女人无声落地,唯感桂香飘来一缕。

     各处墙角,总是没有离开我的视线范围的青蛾们,开始欢腾纷飞起来,我不悦的瞪着她。

     “它们跟着你也不能怪我,你可能不知道,青蛾会跟着被它闻见过血腥味的活人,而你只是被它们监视的其中之一人罢了。”黎丹趁我全身麻木之时,捏了捏我的脸解释道。

     我身中回煞,也说不出只言片语,任由黎丹褪去我的衣物,在我穴道上探查脉象,然后摇摇头说“再过一会寒气就能把你致残了,你要我帮忙吗?”

     这不是废话吗“恩恩。”我毫不犹豫点点头。

     “只是,我帮了你,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黎丹在这节骨眼上对我打起小算盘。

     我赶紧摇头,看她眉头一皱,然后又点头,然后又摇头。

     “你这臭小子,都这样了还耍滑头,我就算你答应了。”黎丹知也制服不了我,便又说“你好歹也救过我几次,我这次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事后你得五体投地的好生感谢我。”

     五体投地这种事情我直接忽略不记,点点头“恩恩。”

     黎丹也点点头,坐在我身后,她身上的青蛾如花一般,饰向一旁床帷。

     我转过头,怎想她正一点点解下衣扣,露出泛着月光的洁白肌肤,我不由瞪大了眼,她眉黛羞怒,瞪我一眼“闭上,不然挖掉你的眼珠子。”

     见她如此执意,我也不想惹太多是非,死死闭上眼后,又听见,她拔刀的声音,悄悄的睁眼回头。

     “髓菇的蔚水太重,你得分我一半才行,等会儿我领着你一同运气,再将蔚水还给你。”黎丹说完,便在自己艳丽的背部狠狠划开一道醒目的血痕,生艳光洁的背部如瀑,而今鲜血流淌如瀑入画,黎丹呲牙呻吟一声后,紧接着又一刀将伤口划成一道叉。

     “黎...丹”我喉咙里声线模糊,不免有些心疼。

     “我没事。”黎丹温润如玉的蝴蝶骨纠缠在我后背上,在我后背印上血痕后,她痛得有些抽搐,却冷笑着说“你别高兴太早,我受多少伤,你同样。”

     我笑着点点头,她骂我一声笨蛋,便顺着她留下的血印一点点,划开我的血口。

     她的动作缓慢,显然是要折磨我,最毒妇人心,心中痛骂千百遍后“呼呼喘着粗气。”

     “等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你的内力都得保持和我一样。”说完,半个身体伤对伤的紧紧贴在一起。

     蔚水直扑背后灵枢气桩,顺势,体内寒气被黎丹夺取,体温渐渐变得和她一致,着实有种销魂蚀骨的感觉。

     可她身有阴维脉,即便是吸收寒劲,也习以为常。

     “诸阴筑足寒冲门。”

     我听着她清冷的口诀,将已经可以操纵的蔚水沉下足底,稚嫩的阴脉在蔚水的滋润下,往上藻行,须脉破壳衍生,开枝散叶般一点点成长。

     “你先入定一会儿,你的内力暂由我控制。”

     想来这样的过程会持续很久,我恩恩两声后,入定冥想。

     “奇寒一横腹中哀。”黎丹说出第二个步骤时,已经天亮,往鱼棚的缝隙往外看去山岚已经罩天。

     “这一诀径的脉路就交给你了,我入定休歇。”黎丹说完,自己的劲气便托付给了我。

     我和她的接触,不由想到寒神和重兌,体生寒霜才创造了靠近的机会。

     对于它人来讲,我和黎丹所用的,貌似是双修的内功,其实不然,毒织拥岚功一门蚕食的功夫,不论男女,内力和毒素皆可吸收。

     记得圣母随便抬抬手,十指毒劲便如烟丝,一次性能够钓出十人的真气,就像老妖吸收人的阳气一般残忍。

     而我吸收的过程相比来说,小巫见大巫,十分缓慢。

     蔚水交替三日过后的夜晚。

     我体内的须脉才有了稚嫩的初成,维护在阴脉四周,就好像体内有了抗寒的皮毛,真就不觉丝毫寒意了。

     “你的阴维脉算是初成了。”黎丹扭头在我耳畔狠狠吹气,将我弄醒后说道。

     这三日我和黎丹,都怪不好意思的,始终僵持着身体,听她说结束了,我这才敢,稍微扭动。

     不想“呃啊”一声,我和黎丹同时发出惨叫。

     “这...”我二人的毒织血脉相近,伤口竟然愈合在了一起。

     “傻小子都怪你。”黎丹用刀一点点,割开连在一起的身体,她为了忍痛便狠狠咬住我的肩头。

     看着肩上的一小排血牙印,我笑着对她说“耘姬,大恩不言谢。”

     “傻小子就是傻小子,自己感受一下现在的内力有何不同吧。”我抬起一股青萍内力,缓缓攀身,全然不见以前蛮横不受控的劲力,似乎大量维脉形成缓冲,让青萍内力变得柔和非常。

     深吸一口气,再吐出一口青烟浊气,如此循环十几下后,身周的空气变得非常清晰。

     特别是鱼棚里那股水汽腐蚀木头的味道,扑面而来。

     四周的动静也更加清晰可辨,比如,黎丹的呼吸,轻如指尖扶动空气,屋顶上的风声,我都能感到它在呼呼扶过破瓦。

     我兴奋一转头,黎丹的毒织内力已经收敛了伤痕,正在拽起衣襟,遮住肩上生艳的月光“谁让你转头的?”

     过了半晌,我再次转头,青蛾随一道黑影,从窟窿中飞向天际,剩下的只有桂香和一片空荡,好像这几日所发生的事情,都恍然隔梦。

     内心久久不能平息,叹道“本来还想将唐婉的事情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