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 大圣
    整整过了两个时辰,感知敏锐的师父才道一声肃静,让我们重新趴在地上装昏。

     不多久,山径中有人信誓旦旦的说“禾长老大可放心,螯餐雾乃我欢兜人抵抗北江诸蛮数十载的宝物。往篝火中投入那么一小勺,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整屋子的人都浑身无力,任人摆布。”

     听此人猥琐的口气,好像在对另一人表明他没少干过一些摆布人的坏事,脚步临近时,另一位姓禾的长老徘徊确认一番后拍手叫好“不愧是护疆毒烟,你快去请盟主上来,我在此等候。”

     “小人就这请盟主上山,嘿嘿禾长老还有,小的我打赌那中原女娃子下面的水比蚌壳还多。”欢兜人出言不逊,我微微睁开眼皮。只见身似竹节的廋长老,一副猪狗不会舔的丑恶面容,扫视着待摘果实般杨怡和唐婉。

     “哼哼这两个女娃子都不错,只是天刍门不大好惹。”顾忌到杨怡的身份,他便蹑手蹑脚朝唐婉邪祟而来,口中还污言秽语的说“娇俏的小舞娘,我昨日见你跳舞,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甜美了,现在就现在,快让老哥甜甜嘴儿。”

     “恩公,是不是有人要来了啊?”唐婉与我对面,覆纱中的纤纤手指下意识游移向我的剑柄。

     欢兜人脚音还在地表震颤,我压声道“惠仙姑娘闭眼就好。”

     “恩。”她对我信任有佳,立即春棠含苞般闭上双眸。

     禾长老临近三步时,抬起鼻翼深吸一缕幽香“美不胜收!”欲望被她的体香激发,一双糙手对着玉体扑身而来。

     “想得美!”我怒不可遏,剑指顺起剑柄,往他喉咙一戳。

     “啊哟。”禾长老面色一紧,捂着火辣的喉咙一脸惊恐“咳哑咳咳..你怎么会没事的。”他刚要抓地逃走,我铁掌拍地,翻身而起,撞向他的脚裸将其制服在地。

     “救命啊。”禾长老的破喉咙发出沙哑的求救声,我一剑插在他耳畔,斥道“你给我闭嘴。”

     “禾长老,晚辈见你平时温尔雅目,没想到你却是此等沐猴冠冕的邪隐禽兽。”蒙卯愤慨的提起禾长老的衣领谴责道。

     “年轻的少爷,寨中权势之人都是一个样,你小子以后难道就不会妻妾成群?”禾长老颜面尽失,自找台阶的说。

     “我蒙卯刚正不阿,怎会与你这样的人混为一谈?”少门主傲气横生的一把将其怼在墙上,撇头道“师父我们该如何处置他?”

     杨怡显然对这种人厌恶无比,躲在师父身后“处置这种禽兽,川儿应该最有鬼点子吧。”

     “什么叫我最有处置禽兽的点子啊,那就大卸八块吧。”我一开玩笑,就发现所有人没好脸的瞪着我。

     “我呸,你们都别听这小子胡言乱语。”禾长老气的脸红脖子粗,伸脸冲我喷着唾沫星子。

     我尴尬的笑了笑“那就把禾长老的衣服脱了给我穿吧。”

     “你到底想干嘛?”师父板着个脸问。

     “我是想引狼入室。”师父一听这事有危险,目光撇来“苗人的衣服你不许穿,让我来吧。”

     我一下忘了族禁这茬,挠挠头道“师父还是给师姐穿吧。”

     “何故?”

     “我怕你晚节不保。”这句话我说的非常快,但依旧没逃过师父的耳朵“你还想找抽?”师父又是恶狠狠一瞪,我忙摆手“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是这样想的...”

     一盏茶后,禾长老被威胁躺在师父身畔,穿上师姐新拿出的百皱裙和披肩,再将唐婉的纱巾撕满一地,顺势盖住他老态的上半身。

     师姐则披着长老的大襟长衫和唐婉一起躲在门后,从门缝里露出两条纠缠在一起的衣襟,造出一副兽心长老、趁人之危的生动假相。

     “小鬼你真够卑鄙的,指不定你以后会是个大淫贼。”蒙卯坏笑着鄙视我一眼后,摁着俘虏的头趴回原地。

     没多久,一脸享受的老阴贼躺在一摇一摇的滑竿轿上,重新又出现在天刍门下,其后紧跟着一帮长老和高手,似乎认定我们已经毫无还手之力。

     瞧见大门前衣衫纠缠,门后有身影窸窸窣窣的动静,老阴贼浑浊的眼珠子就像要弹出来一般“禾苏尧你老小子在干嘛呢?”怒道。

     老师身畔盖着白纱的禾苏尧,有些紧张结巴的说“啊没...没什么,马上就出来。”

     “你呀你,人都到齐了竟...”老阴贼眼话锋一藏,也不好当着三系苗人的面,丢千户门的脸,摆摆手让人落轿,自己杵着拐杖一步一步攀上阶梯,打算亲自圆这个场。

     后方人群啼笑皆非,一欢兜人讥笑“想必禾长老是躲在门后,请那中原女娃子喝虎鞭汤。”

     鲧系人一脸鄙夷,摇摇头“就他还算虎鞭?老鸭汤还差不多吧。”

     眼睁睁看着盟主推门进去后,便石沉海底,再没有任何迹象,顿息一会儿,一位和我斗过的三苗高手,护主心切的撞进门内。

     “叮叮铮铮”兵斗声从门缝中传来,我本为师姐捏一把汗,但没想到也就二十余招的动静,门内便又玩起吞人不吐骨头。

     “真不知道师姐和惠仙姑娘是谁的武功高,居然三两下就解决了一位苗人高手。”我心中暗叹之余,拍拍尘土站起身,毕竟,这还想不露馅,不就是自欺欺人了?

     “诸位!可看见了?你们的盟主、高手、长老都落在我们手上,不想他们有事,就请退兵吧。”我们几人当中,能当万人敌的,也只会是我忘川一个人。

     话音落毕,天刍门的大门霎时威风凛凛的被推开,两女架着三苗高手,一手拽着盟主走出门外。

     “好你个诡计多端的中原人,孤早该在十四年前就把你扼杀在摇篮里。”被掀掉冠冕,狼狈披发的老阴贼目光恶毒的盯着我。

     “小子真要谢谢老盟主的不杀之恩。”我讽刺着他的悔之晚矣。

     但奇怪的是,这四人包括俘虏,没有一个贪生怕死的喊救命,也没有一个大义凛然的喊你们都冲过来我不怕死,就好像眼前一方苗人都和他们失去关系了一般。

     “再不放人,你们就等着进虫蒸笼,我定要你们生不如死。”秃发长老跺着权杖威胁道。

     虫蒸笼,就是将人锁在蒸牛的竹笼内,再投入大量千奇百怪的蛊物,蛊喜阴寒一旦外界温度高过人体,它们就会不顾一切的撕开人肉钻入五脏六腑中躲避,那滋味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与其被你们放入蒸笼,那我还不如多杀几个垫背的然后再自杀,难道,你们为了抓我们天刍门的人就不计后果吗?这种事情还是算清楚帐的好。”

     一干权势长老面面相觑,或摇头,点头,到最后,仡慷将刀往天上一指“我欢兜人没有贪生怕死之徒,愿大礼祭拜所有铲除异己而牺牲的苗族英雄。”这句视人往生的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我说过,抓人质对苗人来说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蒙卯失望的摇摇头,让我原本的置否,一点点在苗人信誓旦旦的呼喊声中破除开来。

     “铲除异己,祭拜长老!”也不知谁带头在搬曲事实,口号声在山岭上齐声一片。

     “吭吭吭,你这万恶的中原人!当真是百毒不侵,到最后还是要用我苗人的血来洗刷你所犯下的罪行,今日就算拼的血流成河,我也要将你们天刍门斩草除根。”早就扬言要铲除天刍门的掌墨师,慢腾腾的从人群中挤出,他如同始作俑者,每在一名苗人手臂上画上一道咒印,后者便会不顾生死的扑杀而来。

     “川儿别愣了,我们先回家。”师姐赶紧跑下阶梯将我拽走,顶着十数人的强拉硬拽,斧砍刀劈,我们五人勉强将大门闭上,门外敲砸,剥啄响彻一片。

     我等往后门逃跑时,不少武士率先从后门堵了进来。师父一脸铁青拔出透壁寒剑,剑声鸣廊之迹,门外不知何故变得死一般寂静。

     “嗷!”

     一声高亢的象鼻鸣叫在山下隐隐响起,瞬时“铲除异己,祭拜长老!”的话非常突兀的改口为两个字“大圣。”

     “大圣大圣大圣大圣!”

     门内,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到底发生了什么?”师父收剑回鞘,跃向门头上往外看去,紧接着他对我招招手“川儿你来看看。”

     师兄全然不顾及我伤口,抓着我后领跃上门头,我痛愤不已,对师兄拳脚相加。

     “你小子是好心没好报?”师兄力大无比的摁着我脸,我死拽他的衣领,双脚踩在他膝盖上卯足劲往后扯“你不知道我后背有伤吗,卯三岁!”

     “真是孽障!这时候还起什么内讧?”师父扯着我两的耳廓,往前一拖,放眼望去。

     讶异发现,逼仄的山径上,行走着一头壮如小山丘的白象,象背上一条黑身巨蟒稳态盘踞,蟒上有一佳人艳若渥丹,她身着层次分明的金丝白皱裙,外缀万道素净蝶纹银器,华贵得不可方物。

     尊者般的佳人,仪态慵懒撑手后仰而坐,面无表情的漠视众生,此等威仪如仙如王,却又偏要在高贵的颅上顶着一具怪诞的两尺蜂巢。

     她未至山顶,所有苗族人便已臣服在他石榴裙下,疯狂的叩拜,无止境的喊着大圣二字。

     “是老母,她是老母呀,哎呦师父我错啦,疼疼疼,你就放了徒儿吧。”我晃着师父的大手,眼角挂泪的哀求他放手。

     “若还有下次,为师把你俩的耳朵拧下来。”师父告诫道。

     我热捂着耳廓,不满的小声嘀咕道“要是真扯,恐怕一百个耳朵也不够吧。”

     “你说你叫她老母?这不可能!”蒙卯五大三粗,也顾不得自己难受,摇晃我的肩膀寻求答案。

     “怎么不可能?她以前差点就把我喂蛊了。”我一拳打去,蒙卯招架松手。

     “你一直叫她老母,但你知道她是谁吗?”蒙卯又气又笑。

     “你是蠢猪?这么多人叫她大圣,难道他还是半仙不成?”

     “她是我苗族人不知尊崇了多少年的毒织大圣,整个南疆都胆寒于她的毒织术,你可千万别再把她也惹急了,知道吗。”蒙卯少有的对我啰嗦了一句,不难听出这毒织大圣对苗疆来说应该是种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