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章 毒织老母
    被大师兄轰出寨门,方才已时,除了找个僻静之处捡着树枝练剑,也就真的无处可去了。

     我练的外门剑法,名为三清剑术,说来滑稽,三清在天刍门的意思并不是道家的一气化三清,而是三不学,不学承影剑术,不学一叶梯轻功,和青萍荡体诀的后五层。

     遗憾不仅于此,那套所谓的承影剑法,我还一次都未见师父用过,听师姐说就连师兄也都只学过一两层,虽然是一两层,却能让千户门的大祭司亲自上门,在祠堂对祖师爷的灵位磕了十八个响头,可见承影剑法卓越程度不同凡响。

     有时候仔细想想,师父也真的没有亏欠过我什么,我一个被天刍门收养的弃子,当外门弟子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能和堂堂苗族大祭司的儿子相提并论呢?能习得十五招三清剑法已经算好运了,至少好过一辈子练琴。

     别看三清剑只有十五招,每一招都要以分寸辨析,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三清剑也是这个讲究,差那么一寸一点点便不能达到追风式的效果,而练这十五招也只是为了快速练出追风式的境界。

     一位剑士耗尽一生练剑,若不能领悟出追风式,习得再厉害的剑谱,那也只能做一个武林中的泛泛之辈,若练出这追风式,即便是用在最简陋的剑法也能与一流高手一决高下。

     比如说一位是剑法凌冽的宗门高手,一位是只习得普通剑谱的追风式剑客,二人一旦交战,剑法凌冽的高手会始终感觉对手的剑永远比自己更快。

     但事实是会追风式的那一方,剑速根本稀松寻常,连街头混混都未必能打得过,他只是在对手用快剑的时候,没把自己的招式用完整,恰到好处的用残招数拦住对手的剑。综上所述。追风式可以理解为,剑士在出招的时候头脑能够极度冷静,追风一般自残招数,来换取下一招。

     青萍剑的第一招的天狗吞月到第十五招的飞涧西沙,每一招我练了不下几十万遍,方领悟出追风式的诀窍,师兄虽然内力体质剑速都比我强,却因为瞧不起外门剑术,没空去领悟什么追风式才败于我手。

     师父说。心及风声而动,便有资格迈入中原江湖的门槛。

     我问师父剑术更高境界是什么,师父面带喜悦却摇摇头“我这大半辈子,有幸见过两人使出过一种名为刑风的剑法,究其刑风...”师父也是含糊其辞“或许是一种够在一招的瞬间以对手的立场抽剑克杀的绝顶招法,能像酷刑一般死死克制所有用剑之人。”师父又似笑非笑的谈到“而会此等剑式的人,都是寥寥天资绝、神思敏捷的善类,他们从不会杀人。只会诛心,一旦行走江湖,都是怜悯难存之辈。倒也不再无惧。”

     “怜悯难存之辈?”我恍若有悟,追问“师父徒儿想问,难道那两位会刑风式的高人死了吗?”

     他久久的闭上眼,面情显得非常严肃,但过后,却少有开玩笑的说“人都会死,像他那样的人怎么死都有可能。”又习惯性的对我一句教诲“徒儿你要切记,武学这种事情,练到适可而止便好;多一分...都会让人活不长久,故我才有心让你练琴:你看你老师,七老八十还有一大群苗人追着捧,你再看为师我,四五十岁被人逼得隐居苗疆,落得一个门庭冷清。”

     一心想着如何达到刑风的境界,不知不觉间我就练完两千遍燕剪拂尘,将榔树叶在地面铺出一道方圆数丈,形式水流的刑字,我丢掉手中从始至终都没有换过的枯树枝,刚一落地,树枝便不堪重负的断裂开来。这便是追风式的特殊能力,能够在一招中用四五道巧劲保持本该断裂的树枝貌似无损。

     而师父虽用的也是追风式,能拿着一根稻草舞得像一柄宝剑,捣天飞舞了一个时辰,再将稻草丢手时,瞬间化为一片灰飞,可见追风式也分境界高低,我和师父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喘着粗气,抬头看看太阳,不知不觉到了午时。

     这个点回天刍门,只要师兄不揭穿我,那就万事大吉了,往回赶的路上,却纳罕的发现,地面上有着不少脸大的巨兽蹄印,心中一惊“难道是老母出含元洞来找我了?”

     她出不出洞无关紧要,就怕师父知道我和其她苗人修炼过毒织术,那还了得。

     心急火燎的回到大厅,刚气喘吁吁的推开门,蒙卯口中包着饭菜,愣了一秒后又自顾自的吃起来,师父则是瞅了我一眼一声不吭,杨怡端上盖浇炙鱼笑道“川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瞧你满头大汗的,要不先去洗澡再吃饭吧。”

     “行啊...但师姐刚才有没有奇怪的人来过这里?”我压低声音问道。

     杨怡还未开口,蒙卯便将筷子往桌上一拍,起疑的说“是有个奇怪的女人,但罩着好几层面纱我们也不看出她是何身份,你老实说,她是我们苗寨的人吗?”

     你问我就要答吗?我嗤鼻冷笑道“我不知道,你也别问。”

     “好小子,我看你是勾结外党,对我千户寨图谋不轨。”蒙卯方才惜败,憋了一肚子火气还没摁下,逮着大帽子便往我头上扣。

     “对呀对呀,那女人就是宋国军统的夫人,今天她回去就是要吹吹将军的枕边风,明天就把你千户寨捣成鸡窝寨。”我也懒得讲理,随口一句胡话真想把他气死。

     “小羔子,挺来劲是吧,要不我们去练两手。”蒙茂在天刍门有个外号叫蒙三岁,据说是因为我三岁的时候他对我赌气得来。

     “好啦师兄,那人就是来找川儿下棋的,和以前那个老和尚还不是一样的。”杨怡轻柔又暧昧的一拍蒙卯肩头,解围道。

     香风一扑,蒙卯的火气霎时缥缈大半,但吃饭时嘴里依旧不满的嘟囔着“那点一样了,和尚是找他是弹琴,女人是找他下棋,那点一样了...”

     我一听下棋二字,紧张瞥了一眼一声不吭吃饭的师父,咽了咽口水“你们怎么知道她是来找我下棋的?”

     “因为她没见到你,便和我下的棋啊。”杨怡眯眼一笑。

     “那...那师姐你赢了吗?”我感觉被吓破了胆子,腿都在发抖,他们或许不知道,那怪人的心眼比针尖还小,她的上风丝可毫占不得;就像中原臣子和皇帝下棋,不能赢也不能平分秋色,稍敢逞一时威风,说不定就会被她用一些千奇百怪、乱七八糟、闻所未闻的蛊毒折磨到死!

     “川儿你腿在动什么?是刚才在苗寨里学了跳舞吗?”杨怡并不知情,还对着我开玩笑道。

     我赶紧找凳子坐下“师姐你先回答我,赢了吗?”

     “哼!小羔子你要清楚,师妹的槊棋是我倾囊相授的,你的槊棋又是我师妹教的,那人说她是棋你教的,如此算下来,她怎么可能赢得了我百伶百俐,冰雪聪明的师妹。”蒙卯一脸正经,见缝插针的抬爱杨怡一句道。

     杨怡见我表情不自然,俯下身摇着我的臂膀,关切道“川儿你是怎么了?怎么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师父也皱着眉头瞪了我一眼“有事情就说,该帮的我们都会帮你。”

     帮怎么帮,那样的怪人用毒乃苗族中的顶尖,随便教了我两手毒织术,便可让我在千户门横着走,我实在是有苦难言,只得深吸一口气后,遮遮掩掩的解释道“师父那女人是老师介绍给我认识的,据说是他四十年的朋友...”

     蒙卯立刻打断我的话“你放屁,听那女的声音,看她手上的肤色怎么看也就二十来岁。”

     “让他说完。”师父知道我不会在节骨眼上撒谎,一摆手道。

     “老师没介绍给我认识的时候,她每过七天就会上老师的院儿里听他奏一天乐,后来老师说身体抗不住了,就每过十五天给她演奏一次,再后来老师实在没这力气了,就换了我给她演奏,可我演奏得自然没有老师好,那女的就很生气...不对是非常非常生气,还将我带进一个到处是虫恐怖万分的山洞中,说要将我剁成肉酱喂给蛊虫吃。”我一想到当时就差那么一点点,便和满池子的食腐虫来个蚀骨销魂亲密大接触,现在都感觉恶心得紧,死捂着想吐的嘴。

     “难道就是你五六年前和你老师远游的那六天。”师父的目光就像一把凿子,似乎要把我所有的谎话都透穿。我点头作答。

     师父知道我和老师骗了他,完全不给我好脸的冷沉点点头“那你是怎么让她放过你的。”

     “我当时正好背着槊棋的棋板,于是就教她怎么玩,又连续输给他好几十局,她觉得心满意足,才把我给放了。”我说完此话师姐看我眼神立刻变得很奇怪,或许她是再怀疑我为了习得内门武功,同时也学会了很多讨好女人的方法。

     我尴尬的笑了笑,杨怡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哼一声后,气呼呼的埋头吃饭。

     “但你回来怎么从来都不给我说清楚。”师父目光一瞪,责难道。

     “那女人太凶了,我们和老师都怕她,所以没敢给你说,从那以后她和我约定,每过七天都要陪她下棋,这几天则是为了英雄祭演奏,不小心就把这事给忘了。”我有些愧疚,毕竟我的失约差点害了天刍门的人。

     “爹爹那女人太蛮不讲理了,欺辱我们天刍门的人,我们这就找她讲理去。”师姐越听越气,只把那怪人当做个可以互撕头发的女人,不由的拽向师父的衣袖。

     “方才我用承影剑术与她过招,不分上下,为父便不能做此等没把握的事。”师父指了指屋外的石锁,一尊四百斤的石锁竟被人硬生生的劈成两半,是在提醒师姐要理智一些。

     难怪我一进门师父就变得一声不吭,想必是不好意思提及方才与一位貌似年轻的女子斗得不分上下,我又是窃笑又是惊异的问“师父那石锁是你用剑劈断的吗?”

     “和那人一起扯开的。”

     “用剑还能扯开石头。”我下意识的问,

     “恩。”师父轻轻点头,用严肃的目光瞪着我,表示不许再问和内门有关的事情。

     我挠着后脑勺,不理解剑又不是锯子到底该如何能扯开石头,难道是一种像抽剑一样的姿势,可关系到内门承影剑法我也不敢再影射的深问下去。

     “川儿你还没提及那女人的姓名呢。”师姐较为细心的问。

     “她没告诉我的名字,但是她让我叫她...老母。”其实全称是毒织老母,但因为她教过我毒织功,所以我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该嘴软的时候就不能言多必失。

     “她的年纪...原来真的这么大了啊,我还以为呢...”师姐碎碎念着,又神色怪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下意识的去看她,她立马就脸红。

     “难道师姐是在以为...我和那怪人有她和师兄那样的暧昧关系?”心中不由一阵恶寒,那女人可是练了毒织功,生灵不敢接触的五毒都会被她一口气熏死,常人若用指头碰她一下,可能都会活不过一个时辰;我那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所谓虎毒不食子,既然她认你当儿子,自然不会再加害与你。”师父沉思一会儿然后推断,后又拍拍蒙卯,询问“徒儿知道那女人的身份吗?”

     “苗族的寨门众多,她很可能是其他寨子的人,待徒儿回去自会问及家父一些关于罩纱女人的消息。”蒙卯恭敬道。

     “那此事无需在多言,菜快凉了,吃饭吧。”师父将菜往师姐那儿推了推,肃穆道。

     以罩纱为线索,那恐怕你就一个字都问不出来,毒织老母之所以头戴罩纱是因为她体香有剧毒,我和她下棋的时候她才必带,平时她出门只会草菅人命,再将人的尸体拿去喂养她的蛊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