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缘起
    珞神山下的龙尾镇里新开了一家赌坊。

     那赌坊金碧辉煌雕栏玉砌,富贵逼人。单是门上那块金灿灿的“白玉赌坊”四字匾额,上面都嵌满了金玉宝石,极贵重也极俗气。

     但白玉赌坊最出名的却不是这俗气的装潢,而是在它建成的第二天后,它的美人老板娘便一个人凭赌技挑了镇上所有的赌坊,逼得那些赌坊俯首认输,灰溜溜地离开了龙尾镇。从那以后,龙尾镇里唯一的赌坊——白玉赌坊声名远扬客似云来。

     外人看来,这座赌坊富丽堂皇,无乌烟瘴气之事,往来的客人虽鱼龙混杂,但也没有敢惹是生非的。龙尾镇的百姓都说,这白玉赌坊是个及干净的地方。

     可就在这外人眼里干干净净的白玉赌坊,里面却是百鬼众魅群妖聚集。

     二层的花厅里,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跪在地上,向一个红衣的美艳女子苦苦哀求:

     “碧老板,我求求您饶过我这一次吧。没有了妖丹的话,变回原形修为尽失,我就和死了没有区别。我那里还有成箱的金银珠宝、古玩字画、还有美貌的小子丫头……我愿意拿我这些年积攒的所有宝贝来跟您换!”

     “你想赖账?”碧娘子长眉一挑,丝毫没有被财宝打动:“白玉赌坊向来是讲究个‘心甘情愿’。你当初自愿与我对赌,赢了,你想要的东西我双手奉上;输了你吕进就要交出妖丹,十分公平。我虽然爱财,可也讲原则。”

     碧娘子弯下身子逼近他,红唇吐出的字句却令后者心惊:“你是不是因为从别人那里听说,我与人对赌,胜负对半,所以想来我这里碰运气?你赌的,就是这一半的机会。可是我们之前就已经说好了,彩头一旦定下,不可更改。你又怎可以言而无信?”

     吕进被说中心事,额上渗出冷汗。若非他天劫将至,想要求碧娘子这里的一件宝物救命,又怎么会愿意赌这一局?

     转了转手中金珠,碧娘子又道:“在我白玉赌坊里,要求就是愿赌服输。不管是人还是非人,都得在赌坊遵守我的规矩。没有谁可以是例外。”

     吕进低着头,肩膀不停地在抖动。

     “要哭就出了赌坊再哭,晦气。”碧娘子转身就要离开花厅,要吩咐人去取吕进的妖丹。毫不设防的碧娘子此时整个后背都暴露在了吕进的面前。

     然而异变横生,那老实跪着的中年人突然暴起,竟化成狼身猛地向碧娘子的后背扑去!

     狼妖瞬间爆发的速度极快,瞬间便如一道残影晃过。眼见狼爪就要触到碧娘子的后背,一道白光骤然闪过,那狼爪便从腕处断开,鲜血瞬间涌出。

     “嗷——!”

     吕进痛呼却仍不停下脚步,换了另一只狼爪就要抓碧娘子的喉咙,尖锐的指甲即将刺入她的皮肤。

     而碧娘子却连脚步都不停,只勾起嘴角,眼眸却一瞬间化作金瞳。

     “不自量力!”

     话音刚落,那吕进身上便出现两道交叉的血痕。腹内本该光华流转的妖丹却是落在了碧娘子的手里。

     狼妖低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丹田:“你……你竟然是……”

     然而他却再也没有机会把话说出口。失去了妖丹的狼妖扑倒在地,鲜血喷涌,却了无生机。

     碧娘子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他的尸体,只是瞥了眼手中碧绿的妖丹,美目中流转着危险的光芒:“白玉赌坊,愿赌服输。有凡人以命相赌胜了我,要你的妖丹给妻儿报仇。你这次与我对赌要是老实交出妖丹,还能饶得小命。可惜你却不懂得遵守赌坊的规矩,这就怪不得我了。至于我是谁嘛……你死了,也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然而方才还一身煞气的美艳女子,下一刻就不顾形象地掐着腰扬声道:

     “妖呢?都到哪里躲懒了?还不赶紧出来给老娘把地上的脏东西收拾了!”

     “来了来了!”

     斜刺里窜出来一个穿着鹅黄衣裙的少女,口里说道:“刚才赌坊里又来了一拨人,所以忙了点儿。”她一笑便露出一对儿酒窝:“我瞧着今儿又能有笔大买卖。”

     碧娘子亲昵地敲了一下她的头:“巧儿,这狼妖的妖丹收好,回头给那个凡人送去。”

     巧儿瞧了一眼狼妖破碎的尸体,面不改色道:“那这狼妖的身体,还是按照老规矩?”

     “就按老规矩办吧。”

     白玉赌坊的老规矩,就是剁碎了喂后院的食人花。托这群源源不断的赖账人的福,白玉赌坊家的这朵食人花,可以说是天底下长得最肥硕的一朵了。巧儿经常见它撑得直打嗝。

     碧娘子吩咐完,转身就要走。巧儿忙扯住她:“哎哎哎东家,你把身上的血迹去了,不然会吓到上面的那群凡人。”

     “身上的血你不提我还差点儿忘了。”碧娘子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指,那一身的血迹便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她不知又从何处拿出一把玉兰团扇半遮着面,又恢复了之前风情万种的美人姿态:“好了,我得上去招待客人了。这里就交给你了。刚才那海兰若替我收拾了这狼妖,你再去给他准备些补药,不然他这病秧子刚才这么一动手,又得躺上那么几个月。”

     巧儿不满:“又得跟那个药罐子说话啊,巧儿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他也没有办法,他若是病着不干活,他的房租你来出?”

     一想起东家这爱财如命的奸商本色,巧儿急忙摇头:“不不不,他的房租太贵,我可付不起,还是让他自己干活抵债好了,我待会儿就给他送药。”

     碧娘子点头,转身便消失在巧儿眼前。巧儿转过身,不顾自己的娇弱身躯,挽起袖子,将狼妖的尸体扛起来就走。

     下一瞬,众人熟悉的碧娘子就出现在了赌坊一层的大厅上。她向众人微微欠身,含笑道:“欢迎各位大驾光临。白玉赌坊,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