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换魂(二)
    碧娘子最后的低语,对阮晓来说不过是耳旁风。她心心念念地都是要赶快换魂,哪里会在意这些?

     阮晓拿着细银链子,恍恍惚惚地就离开了白玉赌坊。等到她回过神来,人就已经在自家的院子门口站着了。

     她弟弟第一眼看到了她,忙喊道:“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们还没吃饭,快饿死了。”

     阮晓下意识回道:“好了好了,我这就去给你热饭。”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什么时,人已经在烧火了。她暗恨自己已经习惯了给弟弟做牛做马,可下一秒就为自己要成为富家女而高兴了。一家人吃饭的时候,阮晓心不在焉,满心想着的就是吃完饭后回到屋里带上银链子。

     “晓晓?”

     被叫到名字的阮晓停下脚步,问道:“娘?”

     阮晓的母亲看着她,犹豫着问道:“孩子,你可是有什么事情?”

     阮晓心中慌了一瞬:“没、没事。”

     “哦,没事就好。你要有什么事情,记得跟娘说啊。”

     “好的,娘。”

     阮晓有些心不在焉。她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平凡甚至清贫的家了。家里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值得眷恋的。至于家人……阮晓狠下心肠,与其大家一起受苦,不如让她先变成富家女,回头再给他们些钱财,到时候家里人也能跟着她沾光,过上好日子了。

     阮晓收拾好自己,躺在了床上,而后颤抖着把细银链子戴到自己的颈上。

     然而下一瞬她便睁大了眼睛,双手抓着脖子。

     “痛!好痛!”

     细银链子在系上的那一瞬间,便像活的一样立刻收紧,死死地勒进她的皮肉里。像是一条逐渐收紧的钢丝,就要把自己的脖子勒断!她用手去抓那链子,可就算手指已经抓进了皮肉里,可还是无法阻止它越勒越紧,她觉得自己要透不过气了。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红色的血丝布满眼睛:

     “白玉……骗我……”

     下一瞬,她的眼睛陡然睁大,攥紧链子的双手松开,无力地落下了。

     白玉赌坊里,碧娘子心有所感:“她还是这么做了。”

     “呼……啊!”

     阮晓突然从睡梦中睁开了眼,下意识地便摸着自己的喉咙。可手下的触感却是极细腻光滑的皮肤。

     “我这是没事了?”

     自觉死里逃生的阮晓松了口气。

     可她看了眼四周,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家中的破屋子里。自己此刻是躺在一张十分香软的床上。举目所见的除了上好的贵重摆设外,就是大红色的用具。她转头瞧见了墙上贴的一个大大的红色囍字,这才明白自己这是什么情况。她换魂到了一个刚嫁到富贵人家的女子身上。她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锦被下的自己不着寸缕,身上也有些羞人的反应。

     她面上一红。她在备嫁的时候,也曾看过避火图,知道自己这幅身子昨夜刚经历过什么。

     只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身子特别酸痛,头也有些昏沉。

     她侧目望去,就看身边躺着的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睡得很沉,眉目还算清秀,皮肤很白,裸着的上身有些消瘦,还有些指甲的划痕,显然就是这副身体昨夜做的。

     虽然早知道自己会有和人成亲洞房的一天,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换魂后遇到的就是洞房后的第二天早晨,让她十分尴尬。

     就在她想入非非时,身旁的男人低声呻吟了一下,眼皮微动,就要醒了。

     阮晓忙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她在想着,要以自己最温柔最美好的状态来面对这个和自己共度良宵的男人。

     眼见着男人睁开了眼睛,阮晓半垂这头,柔声道:“夫君,你醒了。”

     但她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柔情蜜意,取而代之的是男人惊恐的表情:“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阮晓一瞬间茫然。

     就在此时,却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后便是有人推开了门:

     “娘子,你醒了?”

     阮晓看着走近门里的老人,终于反应过来,抱着锦被尖叫了起来。

     阮晓的真正夫君秦老爷子看着躺在自己婚床上一身暧昧痕迹的小新娘,又看了眼已经急忙穿好自己衣服的儿子秦风,一怒之下差点昏倒。

     “混账!”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骂自己的儿子还是新婚的小妻子,但是他却是给了两人一人一个大耳刮子。

     秦风捂着脸,哆哆嗦嗦地解释:“不是儿子的错,都是她!是她勾引我的!昨晚我喝醉了,是她先勾引我的!爹!”

     阮晓捂着红肿的脸,口里都是血腥味儿,还没来得及张嘴解释,就被老人又打了一耳光:“苏美人!你竟然,竟然勾引我儿子!你是嫌弃我老了,不中用了吗?啊!”

     老人一边骂,一边动脚踹她,不设防的阮晓被他踹得直接从床上滚下来,光滑的皮肤暴露在空气里,冷的她直哆嗦。

     老人一看她全身的青紫痕迹,更是怒火中烧。他的儿子刚才趁机跑了出去,可门口还聚着几个看热闹的下人。

     “滚!你们都滚!刚才的事情干说出去半个字,我打死你们。”

     老人关上门,又冲着阮晓拳打脚踢。阮晓终于能开口解释:“不是的不是我勾引的他!”

     其实阮晓也根本不知道昨晚的事情究竟是谁勾引的谁,又或者是两人被人设计了,但此刻她肯定是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解释。

     “我昨晚什么都没有做,等我醒来时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但她的解释却是苍白无力。事情已经发生,老人不舍得打自己的儿子,只能是把心中怨气发泄在阮晓身上。

     新婚第一天,阮晓就从天堂跌入地狱。

     被软禁在破屋内的阮晓不敢相信自己换魂成为苏美人,竟然会遭遇到这种事情。苏美人的爹不是大富商吗?他的女儿怎么会被人如此对待?

     令阮晓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最后还是从来送饭的下人口中慢慢拼凑起来的:苏美人的爹惹上了人命官司,为了巴结人保命,就将女儿嫁给了老头。这样一来,阮晓根本无法指望他能来救自己的女人。何况她这具身子,还和丈夫的儿子有染。就算被人打死了,苏大财主也不敢说什么!

     被关了一个月不见天日的小黑屋,残羹冷饭也是常常被忘记给的。阮晓觉得自己要疯了。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要过好日子,要富有,要让这个老东西和他的儿子付出代价。

     阮晓把心一横,终于有一天,她毅然地扯断了细银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