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换魂(七)
    眼见着女儿的神情又憔悴起来,秦御史便决定沐休时要带她出去上香。

     话说从秦若珠上次死里逃生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去过任何寺庙道观。

     秦御史是因为公务繁忙而忘记了,而阮晓则是因为自己来路不正怕被人发现,所以从不敢去。她虽然有胆找上白玉赌坊换魂,可心里也是知道这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她虽然不知道白玉赌坊和碧娘子的底细,可也知道自己这是与妖魔有过接触,万一遇到了得道高人呢?

     但她这次拗不过秦御史,只好以祈福的名义,第二天一早被带上了前往大业寺的马车上。

     去时秦御史和阮晓分乘两辆马车。小翠和阮晓同乘一辆马车,随侍在她马车周围的,有几个就是她上次新买回的下人。秦御史的马车一路先行带路,阮晓乘坐的马车在后面跟着。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进了山林的道上,路途颠簸,两辆车的距离越来越远。在一个岔路口上,后面的车夫扬鞭一挥,马车就拐到了另一条路上。

     马车里的阮晓毫无察觉,她正听着小翠给她讲一些市井的趣事,根本没有精力往窗外看一眼,所以也就一直都没有发现问题。直到马车停下,她才掀开轿帘,问道:“可是到庙里了?怎么这么快——啊!”

     阮晓话音未落,便发现眼前突然劈来的刀。

     “你们是什么人?”

     “来取你命的人!”

     阮晓尖叫着往轿子里一躲,险险避开了迎面劈下的刀。

     她还未等反应过来,就忽然发觉心脏开始不正常地跳动,疼痛异常,冷汗一下就流了出来,却是她的心疾发作了。

     然而下一刻,她却感到心头一凉。低头一看,却是一把钢刀从背后刺进了她的身体。

     “怎么会是你……小翠。”

     司天监内

     墨提点正在翻阅手中的古卷,忽然出声道:“凝风,你最好要说的是重要的事情,不然就给我闭嘴。”

     刚刚走进屋的凝风顿了一下:“是有关秦小姐的事情。”

     “哪个秦小姐?”

     “秦御史家的小姐,就上次在东石楼里那个。”

     上次观戏,他见墨提点对秦御史的小姐“感兴趣”,所以便尽职地去查了她的底细。

     “那你是查到她有关的消息了,挑重点的说。”

     凝风把要出口的长篇大论咽了回去,才道:“秦小姐名秦若珠,母亲生她时难产而死,所以她生来体弱。月前突然重病濒死,但却被一副苦药灌醒。自那以后,身体便突然好了起来。后来又设计了前来投靠的族伯父秦家父子,让秦御史把两人卸了官职丢进了大牢。不过那两人也算是罪有应得。之后她又换了身边伺候的大部分下人。不过后来有消息说,那秦家父子回乡的路上被路匪给杀了。”

     依照凝风的本事,想要查出阮晓设下的圈套,实在是易如反掌。他轻易便查到了其中的问题,所以此刻自然敢跟墨提点说出是阮晓设计秦家父子的事情。

     听到此处,墨提点挑眉:“看来这秦家父子的死和她也脱不了干系,倒是个心狠手辣的。”

     “她有多心狠手辣属下是不知道。但是她以后什么也做不了了。刚刚最新的消息来报,那秦家小姐在去庙里上香的路上死了。”

     墨提点似乎并不意外“秦若珠”的死,只是问道:“怎么死的?”

     “被人一刀从后心刺入,扎透了。不过就算没有这一刀,从尸体上看她当时心疾突然发作,也没有几分活路。”

     “听说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凝风回道:“那倒没有。但应该是仇杀,而且秦家随行的人里有两个内奸。此事还需要属下关注吗?”

     墨提点挥挥手:“既然死了,那就没有再关注的必要了。”

     顿了一会儿,凝风提醒道:“大人,刚才我看见宁王府的人又在门口等您了。”

     “我是掌管司天监的提点,又不是大夫。安怡郡主病了就该继续去请太医。”就在凝风准备出去打发了宁王府的人时,墨提点却慢悠悠地放下手中的古卷道:“但既然他们诚心诚意地来请,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走一趟了。”

     凝风见墨提点如此痛快,心中惊讶:糟了糟了,依照自家大人的性子,若非宁王府家要出事,他是不会去掺和一脚的。

     但是等到墨提点和凝风去了宁王府,却不见宁王在厅中等候。凝风询问管家,才得知原来是郡主的病突然好了,所以宁王才会急冲冲地去见女儿。凝风也体谅宁王爷此刻无礼的举动。毕竟郡主病得确实严重。

     说起来这安怡郡主也是不走运。

     安怡郡主三天前外出游玩,回来的时候脸上便起了红疹子,很快就蔓延了全身。大夫开的药治不了病,反而让郡主开始发起高热。郡主发高热的时候手舞足蹈,口里还说着胡话。大夫说如果三天内退不了热,热毒入脑,日后就算病好了,人也就傻了。

     宁王子嗣不少,他本就是个有名的慈父,又怜惜安怡郡主没了生母,所以对她算是多了一份疼爱。宁王爷为她又去宫中请了太医,得到的结论都差不多。宁王爷无法,甚至还去求神问佛。最后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了司天监的墨提点,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但现在既然郡主已经醒了,那宁王自然是要在郡主旁边守着的。

     墨提点丝毫没有白来一趟的觉悟,他对着那管家道:“既然如此,那想必宁王爷没有时间见我了。我司天监里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墨提点带着凝风来去匆匆,走得极为潇洒,一点儿都不给管家挽留他的机会。

     管家看着两人的背影擦着冷汗,心道这墨提点果然是朝中人最不愿与他打交道的人了。

     宁王爷此刻还不知道墨提点来过的事情,他现在正守在自己女儿身边。看着女儿慢慢地喝下半碗粥,宁王爷心中十分欣慰:“安怡啊,你病刚有起色,要好好休息。你的喉咙痛,就不要说话,有什么事情,就指示下人去做。她们要是不明白你的指令,那就统统赶出府,另换聪明伶俐的来。”

     安怡郡主轻轻点头,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红晕。

     宁王爷心疼她精神不济,就不再打扰她,要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后,安怡郡主才合上眼休息。

     现在躺在这张床上的是阮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