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换魂(六)
    秦家父子最后被放了出来,又革除了官职,只能是灰溜溜地返回老家。若说来之前的秦家父子还一副高人一等养尊处优的模样,这一段牢狱生活之后,两人都变得憔悴许多。秦老爷子头发几乎全都变作白发,脸上的皱纹更深。而秦风的情况更糟,他额上的伤口在牢里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便留下了一个丑陋的伤疤。而他身上更是有着狱卒特殊招待的各种暗伤。

     本以为这父子俩已经够惨了,但不料就在返乡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伙路匪。因为交不出足够的银子,双双毙命暴尸荒野。

     阮晓得到消息,顿感心头大石已去。

     之后的日子,阮晓过得十分舒心。每日看书赏花、外出游玩散心。唯一的遗憾就是她的身体总是无法像她原来的身体那样健康,偶有心悸,甚至还不及苏美人的身体健康。

     这一日,阮晓又和往常一样,乘马车外出观戏。

     约她看戏的都是原主秦若珠相熟的官家小姐。一开始阮晓还是满心欢喜地去看戏。但头几次却在安怡郡主面前闹出了笑话,差点儿下不来台。打那之后,她处事便又谨慎了几分,尽量避开当初那几个质疑她的高官之女。今日来请她观戏的,都是需要巴结她的人,她自然不用担心会露出太多破绽。

     她们到了东石楼不久,楼下便又落了一青顶轿子。

     “今儿要看什么戏?”

     “是新戏,叫《念娇魂》。”

     锣鼓声响,众人皆安静的看戏。

     阮晓原先是农户的女儿,家中银钱有限,很少有看戏的机会。所以她并不太懂得如何欣赏戏子唱的好不好。那些个戏子脸上的妆又太浓艳,根本看不清人原本的模样,她也就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喜欢捧角儿。

     耳边是戏子咿咿呀呀的声音,唱的不过是书生眼中的痴男怨女、功名利禄,对她来说吸引力并不大。戏唱到了最后一折,她看了眼身旁几个小姐妹隐隐发红的眼圈,忍不住出言道:“有什么可哭的?是为那小姐还是为那书生?”

     “自然是哭他们两个,明明相爱,却因为书生没有功名被小姐嫌贫爱富的爹拆散。小姐因此郁郁而终。可怜那书生最后中了状元,却再也没有了心爱的女子,只能在新婚之夜看着小姐的遗物落泪。呜呜呜……这真是太可怜了。”

     阮晓自从踏进这个圈子,才知道这些官家小姐看着聪明,脑子里却是一团糊涂,只想着风花雪月,却不知人间疾苦,不由得冷声道:“依我看,那小姐死得可怜,可那书生却不值得可怜。他若是真爱重那小姐,为何不肯早早地发奋读书考取功名,偏偏要等到小姐熬到死才去考试?他可是白白蹉跎了小姐三年的青春。小姐的爹不舍得女儿过苦日子,自然希望女婿是个有出息的,怎么能叫嫌贫爱富?

     再有,他要是真的心中只有小姐一人,又为何会答应娶了恩师的女儿?他取了恩师的女儿,却不好好对她,而是在新婚之夜对着别人的遗物哭哭啼啼。这样一个三心二意、虚情假意的男人,怎么会值得你们可怜他?我看就是这写戏的人把自己当做是那书生,白日妄想罢了。姐妹们收起眼泪,他不值得你们哭花了妆。”

     其他几位小姐第一次听闻这样的说法,但都觉得十分新奇,甚至是豁然开朗,纷纷附和她。

     就在她们包间的隔壁,屋内坐着的几人都听到了她的话。其中一人就是方才乘坐青顶轿子的人。他听了阮晓的话,眼中颇有些玩味:“刚才说话的姑娘,是哪家的小姐?”

     “回提点,是秦御史家的小姐。”

     “是御史家的小姐,怪不得愿逞口舌之快。想法倒是比别人要奇特一点。”

     “那您打算?”

     墨提点摆摆手:“我不过是闲来无事随意逛逛。”

     手下凝风心道:墨提点几乎整日窝在司天监,若无大事,必不会出门。他上一次出门逛逛,可就是直接抄了一个妖道的老巢。

     凝风疑惑:“不去看看那秦家小姐什么样子吗?”

     “我看她样子做什么?”墨提点回道:“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个。”

     思及此处,凝风不免也把这个秦御史家的小姐放在心上,立刻着人去调查这个秦御史家的小姐。

     被他家提点大人惦记上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难为他一开始还以为提点是对秦家小姐有男女之情。

     不过看自家大人的样子,他是不必担心大人没有桃花,该担心的是那些桃花的命是否够硬。墨提点克妻的传闻可是由来已久,被列入都城“三大传说”之一。

     “凝风,赶紧把你脑子里想的东西停下来。戏也听完了,咱们该走了。”

     凝风不解:“回司天监?”

     墨提点笑道:“随便逛逛。”

     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引起了别人注意的阮晓有一瞬间感到背脊发凉,就好像被什么猛兽盯上了一样。

     小翠见阮晓神情有异,问道:“小姐,咱们回去,还是再逛逛?”

     “回府吧。”

     阮晓乘了轿子回府。路上她闲来无事掀开轿帘随意看看,却忽然见到了“白玉赌坊”的招牌一闪而过。身子一僵,一股寒气涌了上来。

     半晌她问丫环:“刚才咱们回来的这条街上,有赌坊吗?”

     小翠愣了一下神:“回小姐,女婢没有注意过。”她见阮晓脸色不好:“怎么了小姐?”

     “没事,我可能一下子看花眼了。”

     对的,她一定是看花眼了。白玉赌坊在落神山下的龙尾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都城?一定是她日有所思,所以才产生了幻觉。

     她虽是这样安慰自己,可回家之后却还是有些神情恍惚,以至于夜里也睡不得安稳。

     一连几日,阮晓都梦见她在白玉赌坊里,被一条链子死死地勒住脖颈,她张嘴想要呼救,却根本发不出声音;下一瞬就是她看见“自己”正在草屋里帮着母亲做饭,耐心地哄弟弟吃饭,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坐在一起。

     梦里的事情她醒来后记得模糊,但总有种不安。这样下来,很快阮晓人又有些看着不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