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换魂(八)
    躺在床上的阮晓摸了摸颈上细红链子,这是她第三次赌赢得来的东西。

     她之前虽然被人杀死,可死后的魂魄却没有被鬼差收走,而是去到了白玉赌坊。虽然记了自己和碧娘子这次赌了什么,可结果看来,她是赢了的。而且她现在是宁王的女儿,是皇家血脉,有钱又有地位,哪个还敢害她?

     阮晓觉得自己的赌运实在是太好了,她换魂后的地位一次比一次高,可见她的人生会越来越幸福的。

     这次换魂的安怡郡主她有印象,因为在阮晓还是“秦若珠”时,真正的安怡郡主是曾经带头笑话过她的人。而今看来,真是天道好轮回,她阮晓反而占了安怡郡主的身体。但她之前用的“秦若珠”的身体已经死了,安怡郡主的魂魄估计也就随着这一场高热去了。

     这下子她倒要看看,她阮晓贵为郡主,谁还敢笑话她!

     刚一换魂成安怡郡主,阮晓初始时还小心翼翼,唯恐自己露出于原主不同的破绽。但好在她此刻的地位比往日要高,下人根本没有敢对主子的行为变化产生质疑的。她的原身“安怡郡主”本就是个性子骄纵的,所以在她养病这段日子,不管她有什么行为表现,都不会让下人觉得异常。并且在几日相处之后,她渐渐明白,王府虽大,王爷虽然对她好,但是王爷子女众多,他对哪一个都是一样的好。而其他的兄弟姐妹平日里的相处也不过是平平淡淡,安怡郡主的生母两年前就已经故去,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察觉自己和先前有什么不同。唯一算是常来看望自己的,就只有府中的世子了。

     阮晓渐渐放开了手脚。

     沉迷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她总觉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事情。由于她多次换魂,魂魄收到了伤害,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后果。但她却不认为这点损伤会对自己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影响。

     直到有一天她遇见府中一个也叫小翠的丫头时,她忽然想了起来:自己上一次就是被丫头小翠一刀杀死的。

     她要报仇。

     如果说先前她身为秦若珠时,为了扳倒秦家父子,是因为秦家有求于自己,所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她那一次的陷害和灭口都太过顺利,让她享受到了权力在手的痛快之感,也就不再把他人性命看得那样重了。她觉得,只要是伤害过她的人,都该以死谢罪。

     但可惜现在她虽贵为郡主,可不知道小翠的身份底细,一时之间也无从下手。

     她对小翠的印象,一直是老实单纯的丫头,可就是这个老实的丫头,合着外人,里应外合地杀死了自己。秦御史女儿被杀的案子并不算太小,所以阮晓以安怡郡主的身份遣人打听一番后,便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秦御史是在到了庙里以后才发现女儿的马车没有跟上来。他立刻感到不妙,便让随行的人和寺里的僧人去来时的路上找。但由于中间有过一段山路,所以查找起来费了不少时间。等到他找到阮晓乘坐的马车时,就见轿子周围倒了两个满身是血的下人。

     秦御史颤抖着手掀开轿帘时,秦若珠那毫无声息的脸就出现在她面前。心口流出的血已经干透,人已经是去了多时。秦御史登时便昏厥过去。

     后来在清点下人时,发现随行的人中除了已经死了的人,还少了马车夫和丫头小翠。

     秦御史悲痛不已,立刻要求官府抓捕这二人。但这两人都是秦府上新买来的下人,身契都还在府中。官府追查到人伢子那里,发现经手买卖这二人的人伢子早已经死了。身契上原来的户籍信息,都是冒用了别人的。真正的小翠和哥哥马车夫几年前就死了。

     官府的调查一下子陷入了死局。

     可是衙门里的人迫于秦御史的要求,只好把近期接触过小翠他们的人挨个挖出来调查。但这一调查不要紧,还真让他们挖出了点消息:小翠曾经和一伙路匪接触过。而这群路匪不久之前还杀死过秦若珠的族伯父和堂兄。于是官府认定,这伙路匪应该是被人收买,早就盯上了秦御史,所以才先杀他同族兄弟侄子,再杀他女儿。

     对于这个判定,众人都十分信服。因为御史一职本就是得罪人的活,惹上了仇家实在是太正常。尤其是秦御史是出了名的硬骨头,会得罪权贵很正常。只可惜了他的同族兄弟和女儿代他赴死。

     秦御史得罪的人有很多。但是恨到要将他家人都一一杀死的人却很少。其中有能力做到此事的人就是更少。如此一来,秦御史心中倒是有了一个人选。

     一定是他!

     阮晓不知道秦御史因她之死而发生了怎样的心理变化,也不知道他做出了什么决定。她所能看到的听到的就是秦御史日渐消沉,沉迷酗酒。

     阮晓看了眼在酒楼里就喝得酩酊大醉的秦御史,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便带着人离开了原地,宛如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若珠……若珠……我的宝贝女儿……”

     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儿,只能借酒浇愁的懦夫。阮晓看不起无能的秦御史。

     阮晓觉得,她只能靠自己报仇了。

     安怡郡主身边本就有几个好手暗卫随时负责保护她的安全,所以她便画出了小翠的画像,要暗卫去抓她回来。

     “我给你们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内我要见到她。如果不能带回来活的,死的也可以。”

     暗卫领命而去。

     屋外的侍女却在此时禀报,说是世子又来看她了。

     阮晓起身向他行礼:“大哥。”

     世子顾君来虚扶起阮晓:“你我是兄妹,不必多礼。我就是来看看你最近身子好些了没有。”

     “多谢大哥关心,我……安怡的身体好多了。”

     世子欣慰地笑了:“看来你这一病,脾气倒是好了不少,和父王的关系也好了一些。这样也好,毕竟总是逆着父王和他对着干,吃苦头的还是你。”

     他这几句话里的内容量不小,倒是让阮晓这些日子放松的神经绷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