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东头有个黑寡妇
    傍晚,沉重的日头从山头落了下去,空气变得凉了许多,早晚凉,中午热,这就是北方独有的天气。

     王涛和刘二炮吃过晚饭,准备去西面的朱彪子家看看他。

     走在街上,看着如今热闹非凡的大街,王涛不禁感叹,自己离家这些年,没想到原本穷乡僻壤的满树屯儿竟会发展得这么好,倒和那麻河镇有得一比。

     忽然,一队人从前方迎面奔跑而来,两人一看连忙躲到一边,待到那些人跑过去,他们才转过头来。

     “王大哥,小鬼子这是在追谁?”

     看着穿梭在人群中的那些人,刘二炮好奇的问。

     王涛眉峰紧皱,刚刚跑过去的人他看见了,被追的是交通员小李,而那带队的则是麻河镇特务机关机关长,鬼梨木,还有特务队长,范贱。他们为什么要追小李?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这么想着,他连忙说了声走,随即带着刘二炮紧追而去。

     ……

     小鬼子一直追到村东面的一个草房农户家门口,小李便没了踪影。

     顾不得其他,鬼梨木带头小心翼翼的探头向里走。

     刚走到院中间,忽然嗖的一声,一道银光飞来,鬼梨木还来不及细想,头上的军帽已经被一把菜刀牢牢的钉在了门框上!

     “他妈的!谁敢闯进老娘的家里,不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吗?”

     一个豪迈的女声从屋内传出,范贱一听‘寡妇’二字,连忙抬头四处看了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让他浑身一抖,连忙跳到了门框外。

     “范队长!这是什么情况?”

     鬼梨木惊悚的抬手摸了摸空无一物的头顶,视线转到门框菜刀上,吞咽了口吐沫疑惑的问。

     “机……机关长,咱今天出门不利,跑到这黑寡妇家里来了!您快点出来,要不就被克死了!”

     看到范贱挥动的手,再想到刚刚飞来的横祸,鬼梨木连忙退到他的身边,疑惑的问:“黑寡妇什么滴干活?”

     “要人命的干活!”

     “要……要人命?”鬼梨木惊讶的看了看敞开的房门,不解的问:“为什么要人命?她是八路吗?”

     一旁的副队长秦痩摇了摇头:“比八路差不了多少,这里面住的是个丧门星!都死了五个丈夫了,谁沾上谁都不得好死!”

     范贱点了点头:“可不是,就前两天,听说她上山碰到了胡子,那胡子也傻,愣是不认识她,还想把她抢了做压寨夫人,结果好了,人是抢了,寨子里转首就死了二十八个手下,吓得那胡子愣是求她让她回家的。您说邪不邪?”

     “这么厉害?”

     鬼梨木喃喃着,脑中忽然想到自己的上司守备队队长小田大佐,想到他刚刚扇自己的大嘴巴,他就恨的牙痒痒,看着面前昂然挺立的菜刀,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一个毒计,唇角露出阴险的笑。

     他谨慎的走上前,礼貌的喊:“黑……黑寡妇,您好,我是特务机关长鬼梨木,我此次前来只是想抓捕一个反日分子,打扰您了,十分抱歉,但是我想问下,那个八路是不是躲在你的房间里?”

     黑梨木向来主张以华制华,以德服人的政策,所以,从来都不会使用暴力,而这理念正好和小田枫相反,所以两人经常不对付,甚至可以用仇敌来形容。

     他的话音还未落,屋内已经再次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没有!”

     嗖!

     又是一菜刀飞出,直接钉在了门上。

     门外不远处,刘二炮看着这惊悚的一幕,惊讶的小声说:“这娘们儿,真够辣的,菜刀说飞就飞啊!”

     王涛失笑的摇摇头:“这丫头,性子还是这么野,一点儿都没变。”

     刘二炮一听,侧首问:“你认识?”

     “嗯,她原名不叫黑寡妇,叫黑兰,从小性子就泼辣,屯子里没几个人不怕她的,像个爷们儿似的,见天儿的说自己比男人强,本以为这么多年,她该变了,没想到还是那样。”

     刘二炮了然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这么厉害的女人,这要是驯服了弄回家当媳妇儿,那滋味,肯定爽歪歪!

     这么想着,他看向院子顿时来了兴致,继续注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我说,鬼梨机关长,您是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啊!就这扫把星您还问她?不怕被飞刀砍死啊!”

     范贱哆哆嗦嗦的劝着,心里却在谩骂鬼梨木缺心眼儿!

     鬼梨木摇了摇头:“不要紧,帝国军人是不迷信的。”

     话虽这么说着,可他心里却也是打鼓,犹豫着该怎么可以让这女人去克死小田枫那个混蛋!

     ……

     屋内。

     黑寡妇看着奄奄一息的小李,边推搡边喊道:“哎!你醒醒!醒醒!”

     小李睁开双眼,吃力的从兜里拿出一封信递到她的手中。

     “求你,将这封信交给韩翻译,韩瑜,好吗?”

     听到这名字,黑寡妇迟疑了下,而这时,小李却忽然断了气,她无奈的叹声道:“好,俺答应你。”

     “黑寡妇,在下真的有事相求!”

     院内,黑梨木尖锐的声音再次传来。

     黑寡妇心知,此时自己若不出去,恐怕那挨千刀的小鬼子定不会离开。她用被子将小李的尸体盖上,随即拿着小扫帚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边走了出来。

     “你……是黑寡妇?”

     看着面前不过二十几岁,年轻漂亮的女人,黑梨木不可置信的问着。

     “咋地?俺不是黑寡妇,谁是?你?你?你?”

     她挨个指了指面前的几人,范贱一看,连忙后退好几步,足足离她有三米远。

     鬼梨木一看,心中气愤,但面上却装作一副亲和的模样,走进院内笑着说

     “他们都是一帮粗人,还请您不要见谅。”

     “不见谅,肯定不见谅!”

     黑寡妇摆了摆手,随即问道:“你找俺啥事?”

     “哦!我就想问问,刚刚有人来过吗?”

     “有啊!”

     “在哪里?”

     “不就是你们吗?”黑寡妇没好气的指了指他。

     “额……我?”

     鬼梨木面色依旧温和,指着地上的血迹问道:“那我能问下,这个是怎么回事?”

     “是它啊!”

     黑寡妇看了看一旁小棚子里的大锅,里面此时正冒着热气,扑鼻的香味随风而来。

     鬼梨木嗅了嗅,赞叹道:“真是人间哪得几回闻,此味只应天上有啊!我能问下,这是什么东西?”

     “小鸡儿炖蘑菇啊!你没吃过?”

     “吃过!吃过!”

     黑梨木点了点头,眸色一转,笑着问道:“黑寡妇,你愿意到麻河镇警备队做饭吗?”

     “警备队做饭?”

     黑寡妇吃惊的摇摇头:“不行不行,你们日本菜俺可做不了,俺就只会做大饼子,窝窝头,东北菜。”

     “不不不!你只要做东北菜就好,我们小田队长很喜欢东北菜的。”

     “可俺做的菜,谁敢吃啊!别忘了,俺可是黑寡妇!”

     “不要紧,小田队长就喜欢寡妇的菜。”

     看着黑梨木阴险的笑容,黑寡妇冷冷笑道:“黑梨太君,没想到你还挺损的啊!”

     “笋?哦!我不损!我只是坏。”

     “是坏,是挺坏的。”

     黑寡妇干干笑了笑,随即继续道:“你们容俺想想吧!”

     “那好,如果你同意,就到特务机关找我。”

     “好!”

     得到满意的回答,黑梨木转身就准备离开小院。

     “黑梨太君!您可慢走,小心脚下!”

     黑寡妇一声吼,黑梨木心中一惊,迈门槛的腿一下被绊!

     扑通!

     他顿时五体投地,摔了个狗吃屎。

     一旁的范贱一看,连忙跑上前,扶着他小声问:“鬼梨机关长,您……您还活着呢?”

     “巴嘎!”

     一个嘴巴抽过来,范贱无辜的捂着脸看了看笑得合不拢嘴的黑寡妇,浑身一抖,连忙扶着黑梨木匆匆跑离了院门口。

     “王大哥,这黑寡妇还真神,这小鬼子差点没让她克的一下摔死!”

     刘二炮瞪眼赞叹着,在看到黑寡妇的长相时,他是更确定要把她弄回家当媳妇了!反正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倒霉蛋,再倒霉还能倒霉到哪儿去?

     王涛摇了摇头:“这不过是凑巧而已,是鬼梨木的心里在作祟。”

     刘二炮点了点头,忽然他指着前面低声说:“她这是要干啥去?”

     王涛皱眉思考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走!跟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