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刘二炮的艺术
    还未入伏的东北,几乎感觉不到夏天的味道,虽然的确比其他季节热了些,倒也还没到热不可耐的地步。

     “我有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呀飞……不……高……高高高……”

     凄厉跑调的歌声在青山沟狗场犬宿舍内回荡,惊起山上一片乌鸦,吓的那些军犬浑身颤抖,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惊恐的看着自我享受的刘二炮。

     “二炮君,你能不能不要再叫了?”

     蹩脚的中国话音落下,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黄色军服裤子的男人走了进来,一手提着个铁桶,一手捂着耳朵一脸嫌弃的看着刘二炮。

     他是狗场内的另一个驯养员,叫井田二郎,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所以他也帮忙料理军犬的一日三餐。

     刘二炮没好气的斜眼看了看他:“你懂什么,这叫艺术!艺术!我这是在抒发自己的情感,教育这里的军犬兄弟,你懂么?”

     “不懂!你要教育、抒发,请不要荼毒我们的耳朵!刚刚我让你吓得差点摔到大锅里,太恐怖了!简直比鬼哭还要吓人!”

     “切……鬼叫能和我比么?我这是正经的狼嚎!”

     说完他扬眉看了看桶里的东西,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狗食,怎么,你还想吃么?”

     听到这话,刘二炮不着痕迹瞄了下他嘲讽的面色,眸色一转,嫌弃的撇嘴:“你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怎么可以给军犬吃你平时的食物呢?你难道不知道军犬也是一名战士么?我想我真的有必要问问惠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长地一句话,让本就对中国话不是很精通的井田二郎先是一愣,而后连忙低头道歉。

     “对不起!是我忽略了军犬兄弟的感受,请不要告诉惠子小姐,拜托了!”

     说这话,不是因为井田二郎惧怕小田惠子,相反的,他是喜欢惠子,并不希望自己有任何的不好印象留给惠子。

     而刘二炮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发现了,用他的话说:一个男人总盯着一个女人看为啥?稀罕她呗!

     一个男人总去讨好一个女人为啥?还是稀罕她呗!

     所以,综合所有症状,刘二炮可以很肯定井田二郎这货是在发春!

     而这一点也正好是他可以利用的,要知道他训导员的一个损友曾经说过: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他笑着点了点头,揽过他的肩:“哥们儿,咱也不是那种无情的人,以后听哥的话,哥罩着你啊!”

     井田二郎嫌弃的躲到一边,看着他问:“请问,这些东西不能喂,那应该喂什么?”

     “牛肉,牛奶,鸡蛋,蔬菜、水果、大米、白面,还有一些鱼什么的,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军犬才能长得好。”

     “这么多?对它们用得着么?”

     “你觉得呢?别以为自己比它多高尚,在战场上,它也是士兵,也是伙伴,你不能因为它是四条腿走路你是两条腿就蔑视它,这是对军犬的不尊重!”

     啪啪啪……

     一阵响亮的拍击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刘二炮回头看去,原来是小田惠子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二炮君,你说的太好了!像你这么爱犬的人已经很少了,我真的很高兴!”

     刘二炮尴尬笑了笑,他能说他其实是在为自己抱不平么?

     随即,他看了看地上的食桶,问:“惠子,以后这些军犬的喂食都由我来?”

     “当然可以!正好刚刚父亲来电话,让井田君带着您手下的小队去西山矿增防。”

     “那我以后不回来了么?”井田二郎焦急的询问着,眸光中满是不舍的光彩。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恐怕要看父亲的命令。”

     西山矿增防?

     刘二炮好奇的问:“惠子,西山矿是个什么地方?很重要么?还要调走井田?”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那个地方原本是个姓韩的中国人的,后来被父亲征用,就成了帝国资源了。”

     “哦……原来是这样……”

     刘二炮皱眉思考了下,姓韩?难道是韩瑜?他遇到危险了么?

     想到那个人,刘二炮觉得,他是自己的情敌这是一回事,可和自己是一伙儿的这又是另一回事。准确点说,其实他们俩应该算事战友的。

     思考了下,他忽然摊手说道:“惠子,你先给我点儿钱吧!我要去买吃的给它们,伙食太差了,瞧它们都瘦了。”

     惠子点了点头,随即从包内拿出几块大洋递给了他。

     “用不用我陪你?”

     “不用不用!我很快去去就回!”

     话音落下,他转身匆匆忙忙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