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你大爷的!再看趴你家窗户!
    中午,温度较之早上略高了些,麻河镇上的人群也沸腾了起来。

     广悦菜馆。

     名字叫的很文雅,但实际上里面也就是个不大不小的饭馆子,不同于大城市,大饭店的安安静静,小城镇的饭馆子更加热闹,喧嚣一些,而这样杂乱的环境也正好是各个势力隐秘联络、交接情报的最佳地点。

     此时,一楼角落靠窗的位置里。

     “日本人新来了一批勘察队,你知道么?”

     王涛拿着筷子夹了点盘子上的粉条放在口中,眼睛若有若无四处寻看着,边咀嚼边低声说道。

     韩瑜点了点头:“知道,不过这次日本人做的保密工作非常严密,连我都没能打探出他们的具体工作。”

     “勘察队向来都是和地质有关,只是不知道,这小鬼子勘察地质想干啥?”

     王涛说着,拿起手中的酒盅仰头倒了进去,辛辣的味道从口腔直接灌入胃里,顿时一股热乎乎的感觉从胃里传来。

     突然,眸色一亮,他惊讶的说:“他们会不会是想挖矿?”

     “矿?”

     “对!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小鬼子把主意是打到咱们这儿的矿来了,别忘了,咱这地带盛产的可就是矿物资源!”

     “保不齐,可……他们要挖什么矿呢?金矿?煤矿?还是其他?”

     说到这里,两人的面色阴沉下来,手中的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夹着桌子上的那盆猪肉炖粉条,可半天也没下肚。

     “这么好的菜,你俩咋不吃,拿筷子乱捣鼓啥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两人心中一惊,连忙侧首看去,当看见来人的时候,彼此都松懈了口气。

     “二炮,你咋找到这儿来的?”王涛看着已经自觉坐下的刘二炮,不解的问。

     刘二炮伸手抓了一小把花生米扔到嘴里,边嚼边含糊不清的说:“我去司令部找韩瑜,结果没找到就上这里来了。”

     “你咋知道我在菜馆里?”韩瑜挑眉看着他,笑着问。

     “你傻啊!这都几点了,不吃饭干啥?再说,就这屁大点儿的小镇子,还能有比这里更好的地儿了么?”

     刘二炮打死都不会承认,他是一家一家饭馆儿找来的,妈的,为此他腿儿都快累断了。

     可在情敌面前,掉什么也不能掉面子,不然也太丢军犬的面子了!

     看着准备下手抓菜的刘二炮,王涛连忙抬手按住了他前进的手,无奈的问:“你找韩瑜有事?”

     “哦!对了!差点忘了!”

     他收回手,看了看桌上的菜,无奈的说:“我是想告诉韩瑜,你家出事了。”

     “什么事?”

     刘二炮连忙将自己在狗场听见的事情说给了两人,他们听后,彼此对视一眼,了然之色溢于言表。

     “姓韩?”

     王涛眉峰紧皱,看向韩瑜的眸色变的凝重:“看样子,小鬼子盯上的是你家的矿,你知道是什么矿么?”

     韩瑜无奈摇头:“不知道,你也清楚,我很多年没回家了,而且对家中的生意一向不在意。不过,我倒是知道我家的确有几个矿,但是什么矿……这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弟弟韩建呢?他会知道么?”

     “说不定,他毕竟一直跟在我爹的身边,应该多少能知道点线索。”

     王涛听言,了然的点了点头,视线随即转到刘二炮的身上,可不转不知道,一转吓一跳!

     只见刘二炮蹲坐在长凳上,两只手抓着盘子里的菜不断往嘴里塞,边吃还边发出特别响的声音,那架势,就像几百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

     周围原本喧闹的声音沉寂下来,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刘二炮奇葩吃相,接二连三咕咚咽吐沫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空间内响起。

     似乎是感觉到了一道道如锋芒般的视线,刘二炮抓菜的手一滞,看了看呆愣的王涛二人,然后慢慢转身,看着那些惊愕的人群,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大吼一声:“你大爷的!没见过老子吃饭啊!再看!再看老子晚上就趴你家窗户,吓死你们!”

     呼啦!

     喧闹声再起,所有人连忙转头吃饭的吃饭,讨价还价的讨价还价,各忙各事,各管各妈。

     “二炮,你就不会正常点吃饭?”王涛实在忍受不住,抬手将他从座位上拉了下来。

     刘二炮无奈的耸了耸肩,将盘子里最后一根粉条吸溜一下抽进嘴里,摇了摇头:“我已经很正常了,你不让我低头吃饭,那我就抬头吃了啊!”

     “那也不能用手抓,要用筷子!”

     “不会,那两根木头和我作对,我可用不好。”

     “你这样,要是下次再去小田枫那里吃饭怎么办?上次你可以找借口逃过,总不能一直逃吧!我能看得出,那个小田惠子对你可很热情。”

     刘二炮一听,吓得拍了拍胸脯:“别吓我了,对我热情?我可不喜欢日本娘们儿!”

     “好了,言归正传。”

     韩瑜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二炮,你能不能去找韩建问问,我家里的矿到底是什么矿?”

     “你咋不自己去?”

     “我没时间,再说,我俩也很少说话,不像你和他是哥们儿。”

     刘二炮闻言,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去问问他!”

     “好!”

     话音还未落,忽然从另一个角落里传来一个粗犷的女人声音。

     “他妈的!你们这帮尖头儿,竟然连老娘的钱也敢坑,屎壳郎上路,你们真是找屎!老娘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一品红的名头不是白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