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我他妈变成人了!
    广袤的树林参天而立,遮挡住外面大半的光线,随处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就连脚下的泥土踩上一脚也沾满了黑泥。

     鸟雀无声,一切似乎安静的可怕。然而,在密林的一处,二十多道身影趴伏在这里,隐匿其中,若不细看,根本无从察觉。

     这是一队带着军犬执行任务的武警小队,而此次的任务就是来到这中缅边境阻止一场地下军火交易。

     细微的声音忽然随风传来,最前面的一只带头军犬微动了下,浑身充满了戒备。渐渐的,十几个身影分两队走了过来,站定在他们的面前。

     验货,交易。

     当箱子里的军火露出,队长举枪对准其中一个带头的砰的就是一枪!

     枪响人倒地!

     军火贩子顿时乱作一团,拿起东西向着密林深处跑去!

     带头军犬飞身率先追去,其他人也连忙跟上。

     砰砰砰!

     密林中顿时响起密密麻麻的枪响,惊扰了原本平静的树林,泥泞的路上不断印上脚印,军火贩子不断有人倒下,也不断有人逃亡。

     可所有人都没发现,黑暗处,一只冷枪正死死的盯着特警队长的胸口。

     砰!

     枪声响起,带头军犬飞身挡在了特警队长的面前,子弹无情的穿过它的身上,打出一个血洞,这一刻,它第一次感觉到呼吸如此困难,眼皮这么沉重,比当初最艰难的训练都要难受,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它隐约听见自己的训导员,也就是特警队长的惊呼:“二炮……”

     ———————————————————————

     1940年,东北,某战地。

     前方,接二连三的炮击不断攻击着,轰隆隆的爆炸声,贯彻整个阵地。后面,卫生队亦不断忙碌,救治一个又一个被抬进来的伤兵。

     “医生!医生!你看看我兄弟还有救没?有救没?”

     当二炮睁开眼时,耳朵里听到的就是身旁嘈杂哀嚎的声音。它,不!应该说此时是他一双眼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显然还没从迷茫中缓过神来。

     “刘二炮!刘二炮呢?他怎么样?还能给老子上战场不?”

     忽然,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放大的脸孔出现在他的眼前。

     是他!竟然是他!那个射杀自己训导员的军火贩子!

     不错,此刻的刘二炮并非是过去的刘二炮,而是现代军犬二炮,在那次的任务中他牺牲了,为了救自己的训导员。

     而此刻,仇人就在眼前,还未缓过神来的他怎么可能放过!

     军犬本性,咬!

     只听一声哀嚎,二炮的牙已经咬在了面前男人的脖子上!

     “严团长!严团长!”

     见此架势,周围的护士、医生全都乱作一团,想拉却怎么也拉不开,刘二炮就像疯了一样,死命的咬着他,就是不松口。

     “刘二炮!你他妈疯了!给老子放开!放开!否则老子毙了你!”严团长说着真从腰间拿出枪抵上了他的脑袋。

     感觉到枪的冰冷,二炮依旧没有松开口,潜意识里就是逮住军火贩子,保护训导员!

     一旁的一个肥胖的男人见状,无奈叹了口气,拿过一旁的棒子砰的一下打在他的脖颈,顿时,他浑身一软,晕死过去。

     “朱彪子,刘二炮到底是咋回事!”严团长捂着流血的伤口,愤怒的吼道。

     朱彪子,也就是刚刚那个胖男人看了看满嘴是血,双腿双手翘起晕倒的刘二炮,无奈的咧了咧嘴:“团长,可……可能是刚刚小鬼子的炮太厉害了,把二炮给炸疯了,您可别怪他啊!”

     “疯了!疯了就他妈乱咬人,还专咬老子一个!”严团长瞪着双眼,恨不得杀了这个家伙,可全团就他对炮的高低瞄准最好,杀了,他还真舍不得。

     听到严团长生气的话,朱彪子忽然心生一计,试探的问:“团长,你看要不我把他送到后方野战医院吧!就他这样也没法瞄准啊!要是一个打不准打到咱自己人,那可真就全军覆没了。”

     “你他妈乌鸦嘴!”严团长狠狠的踢了他一脚,随即无奈的挥了挥手:“赶紧,你给他换上百姓服装送他去,记得,等他好了赶紧给老子送回来!”

     “是……是……”朱彪子点头应着,可心里却乐得不行不行的。他俩本来就是抓壮丁进来的,要不是刘二炮是最优秀的瞄准手,自己和他可能早就成炮灰了。

     看着严团长离开,朱彪子背起刘二炮,笑着小声嘟囔:“兄弟,你可真是俺的福星啊!”

     ————————————————————————————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儿啊……”

     荒凉的小路上,朱彪子赶着马车带着昏迷的刘二炮,走在回村儿的路上,挥着马鞭,哼着二人转,圆胖的脸上都挤成了花儿,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这时,车上发出一阵嘤咛。朱彪子连忙勒紧缰绳,停了下来。

     “兄弟?兄弟?你醒了?”

     二炮幽幽转醒,抬手揉着发痛的脖颈。忽然,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手?他竟然有手!

     他不可置信的来回看着,没毛,真的没毛!脑中努力回想,他记得他在中缅边境和训导员执行任务,看到训导员有危险,他毫不犹豫就挡在了前面,然后……他好像咬了军火贩子一口。

     他来回摸了摸自己身上,自己这是什么情况?变成人了?不是狗了?

     这一刻,他心里说不出的激动!自己在军队的时候就梦想着变成人,能像训导员一样站着撒尿,没想到!没想到!

     看着刘二炮手舞足蹈的样子,朱彪子嘴角抽了抽:“二炮,你干啥呢?”

     听到‘二炮’二字,二炮第一反应抬起头,嘴里第一次试着说出了第一句话:“你……你在叫我么?”

     “完了!”朱彪子把手放在他的额头,摇头叹息:“脑子看样子真是被炸坏了。”

     出于习惯的警惕,二炮向后躲了下,皱眉问:“我叫……二炮?”

     “嗯呐!你不叫二炮叫啥!”朱彪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听此,刘二炮满意的点了点头,垂眸沉思:还好,自己的名字没变。

     忽然,两人身后同时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住后背,接着就是一个生硬的中国话传来。

     “你们滴!什么滴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