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二炮要当头儿!
    “刘二炮!你不是真疯了吧?”

     听到刘二炮竟然对王涛说自己曾经是军犬,朱彪子惊呼一声,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而屋内的几人也用同样的目光呆愣在那。

     刘二炮反应过来,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怎么就这么最快,说了实话了!

     看着几人惊异的目光,他眸光一转,挥了挥手:“你们还真信啊!我是逗你们玩儿的。”

     “哦……原来是假的……”

     朱彪子翻了个白眼,身子不经意向墙上一靠,啊的一声,又弹跳了回来。

     “怎么了?”刘二炮不解的问。

     “还能咋了?不就是你干的这好事。”朱彪子说着侧了侧疼的钻心的伤口,五官扭曲在了一起。

     “到炕上趴会儿吧!一会儿让老赵给你叫医务兵过来瞧瞧。”王涛指了指炕桌的另一边,笑看着他。

     “俺……俺能和您一起睡炕上?”朱彪子迟疑的问。

     “是啊!咋了?”

     朱彪子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感激的光芒:“没啥,只是觉得您这里的长官不太一样。”

     “有啥不一样的?”

     “在那边的时候,俺们从来都不敢和团长平起平坐,长官就是长官,比俺们就是大上那么一截儿。可您不一样,您不像长官,倒像是叔,特亲。”

     这些话,倒是朱彪子的肺腑之言。被抓去当兵的这些年,他从一个啥也不懂的庄稼汉,慢慢成了个兵油子,看尽了二十三团内的腐败堕落。可王涛给他的感觉却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他也说不上来,所以,也就只能用这最简单的方式来形容了。

     王涛笑着解释道:“我们的队伍是人民的队伍,自然是不能有那些军阀专制作风了,这,你要是在这里呆久了,就明白了。”

     随即,他将目光放到一旁摆弄狗的刘二炮身上:“二炮,既然你这么了解军犬,那能具体和我说说,军犬和普通狗的区别么?”

     “区别大了!”

     一说到狗,刘二炮来了兴致,两只手扒在炕沿边,目光灼灼的看着王涛。

     “普通狗那都是看家的,你看,就像曾经我一哥们儿,退役以后回家就是看家护院的。可军犬就不一样了!抓捕、搜救、缉毒……还有鼻子特灵,诺,就像我鼻子,我都成这样了,还能闻出老赵的身上有伤,因为他屁股上有血腥味儿。”

     “老赵,你受伤了?”王涛担忧的看着赵进,视线顺着刘二炮的眸光看了看他的屁股,不解的问。

     老赵面色一滞,不好意思尴尬的解释道:“没,没受伤。”

     “不对!你的屁股上就是有血!”

     刘二炮极力否决,自从来到这身体里,他就发现,自己前世的嗅觉、听力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清晰,灵敏了。而且,头脑也比曾经聪明很多,很多事情都能想清楚了,比如:上辈子为啥训导员要给自己阉了,不就是怕自己会随便发春,然后影响判断么?

     现在他最引以为傲的嗅觉被眼前的人否决,刘二炮当然不能容忍了!

     可……尽管他说的很明确了,赵进却依旧死不承认:“老子说没有就没有!”

     “有!”

     “没有!”

     “有!”

     “没有……”

     “好了!”

     王涛一声历呵,打断了两人的争斗。

     他担忧的问:“老赵,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是不是我被捕后发生了什么事?”

     赵进无奈的叹息道:“没有……真啥都没发生。”

     “那你的伤……”

     “我那不是受伤!是……是痔疮!”

     “噗!哈哈哈……痔疮!”刘二炮顿时大笑不已,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赵进一看,面色一红,恼羞成怒转移话题道:“笑!笑!笑啥笑!你不是说这鬼子狗很厉害吗?你让它演示一个,我就不吃了它。”

     “你说的啊!说话算话!”

     刘二炮提醒着,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个人了,不能再去用狗的方式解决了。赵进点了点头:“当然,我从来说话算话,一口吐沫一个钉儿!”

     “行!那你们和我出来!”

     刘二炮说着,带着大妮儿走出了房门,几人对视一眼,连忙背着王涛跟了出去。

     ……

     院子里,刘二炮蹲在大妮儿的旁边,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忽然犯了难,以前,都是自己被训导员训练的,可还未曾训练过别狗,具体该怎么做呢?

     他努力回想了下,决定先用最简单的办法,军犬应该都会的。

     抬手摸了摸大妮儿的头,他小声嘀咕道:“姐妹儿,你可一定要给哥争气啊!不然,你就有可能被煮了。你也不想军犬的脸在你这里被丢尽吧!”

     “磨叽啥呢?你还整不整了?”赵进不耐烦的催促,他还真不相信,这小子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刘二炮白了他一眼,脱下衣服藏到了屋内,而后出来对着大妮儿喊道:“大妮儿!去帮我找到衣服!”

     大妮儿站起身,跑进屋内,不一会儿,叼着衣服走了出来,放到了刘二炮的身边。“你们有没有空炸药包?”刘二炮忽然看着赵进问。

     “有,老徐!拿个空炸药包来!”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拿着一个空包走了过来,递到了刘二炮的手上。

     他将炸药包放到大妮儿的口中:“去!炸了前面的石磨!”

     一声令下,大妮儿叼着炸药包跳到石墨上,随后利落的咬开引线,转身跑回了刘二炮的身边。

     王涛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转头一脸凝重对赵进说道:“老赵,此次我被捕就是因为军犬,我可见识了它的厉害,我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哦?什么想法?”赵进同样惊异的看着大妮儿的灵活应对,心里也不免感叹军犬的厉害。

     “我在想,我们是否……能像小鬼子那样,也组建个军犬连。”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刘二炮领着狗走了过来,一脸赞同的点头应道,心里却在琢磨:组建了军犬连,那自己也就能留下来和训导员在一起了!虽然,眼前这个并非是曾经的训导员,但……有着一样的脸啊!这就够了!

     “好什么好!”

     赵进否决的瞪着他,随后对着王涛为难的说:“老王,你是不知道,自从你被捕后没多久,咱团里就断了补给。运输线一直没打开,小鬼子又看得严,你说,哪里还有闲粮去养狗?”

     “这……的确是个问题,必须尽快搞到粮食,绝不能让战士们挨饿。”

     王涛说着,眉峰再次皱紧,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刘二炮见状,垂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大妮儿,忽然开口道:“要是我帮你搞到粮食,你们就要让我当军犬连的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