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海棠花
    帝京城——长安。

     皇宫帝寝殿

     “卿逸,她走了多久了?”

     玄夜仍是一袭天蚕丝雪华缎,新圣已入深秋,院子里的那株海棠仍开得鲜艳,只用一根白色锦带挽着的青丝再秋风的安抚下轻缓飞扬。

     墨卿逸一席黑色长袍,冷峻的眉眼是久经沙场的霸气,可也却是在听到玄夜的话时温柔了眉眼。愣了愣,墨卿逸看向蓝的澄澈的天空,吐出的话语略微有些苦涩。

     “三个月了!”

     玄夜浓而长密的睫毛微微一颤,低头喃喃道

     “已经三个月了啊,时间过得真快,我怎么感觉她昨日还与我抱怨着院子里不该种海棠呢?”

     墨卿逸看着眼前逆光而站的俊雅男人,昏暗之下,他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忽然之间,墨卿逸轻声开口。

     “她走的时候,留下了她的皇室影卫。带回了一纸遗诏,她要我们归顺于你,她要我们辅佐你的江山,她将朝中重臣在战乱前分别送于各州治理战乱后留下的疮痍,她要我们在有生之年看天下百姓安平乐业。”

     墨卿逸的话有些哽咽,他不知道她一个女子身上为何背负这么多的使命。他想到,那日与她在烟雨亭一同饮酒时,她眼睛里透漏出的绝望,那时的她心里该有多痛?

     “她说‘容氏江山繁荣百年,也养了百年蛀虫,终是要让这个江山沉没。换上新鲜的朝代血液,我是新圣的末代帝王,没有人比我更适合摧毁这座江山,而他,却是能带领新朝代走向繁荣的人。战乱起,他定会顺应民意,收复河山,成为千古明君。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做那恶人,覆了这肮脏不堪的百年新圣!’”

     尤记得她说这话时,天空中随风飘洒了红梅,红梅凄凄凉凉的掉落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好不苍凉。他几次想劝阻她,可他发现他竟没有立场和身份,他是新圣的兵马大将军,她是君、他是臣,天命不可违。

     玄夜依然逆着光,墨卿逸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他问

     “为什么?”

     墨卿逸忽然叹了一口气,将双手背在身后

     “玄太子,你可否知道,皇上在你离开的三个月后检查出来怀了身孕,孩子有三个月了,甚是健康!”

     玄夜的呼吸微滞,他转过身死死的盯着墨卿逸,眼里全是破碎的光亮

     “本来她想等你回来后亲口告诉你,她满心欢喜的等着你,等来的却是你在玄国大婚,等来的却是寒梅郡主的毒手。孩子没了,那一夜,帝寝殿灯火通明,从夜到日,她不哭不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御医‘她的孩子去哪了?’那样的日子过了三天,她滴水未进,她把自己折磨的像个疯子,夜太子你体会过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痛哭吗?你体会过她的丈夫在异国他乡和别人红罗帐暖,而她一个人跪在孩子的墓前肚子流泪的痛苦吗?你没有体会过,从那以后,她变得冷血无情,世人皆说她为情所伤,可不知的是她失去丈夫的同时也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她在绝望和孤独中磨练,最终无心无情。这一生,她虽生在帝王家,可她过得连个普通人都不如,死后,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她以血祭百万精魂,只因为那些将士曾陪她出生入死。她从出生起就只有一条路:江山存、她活,江山亡、她死。”

     对面的呼吸蓦然加重,玄夜向后踉跄了一步,才堪堪站稳,过了半刻,他才虚弱一笑,哑声开口

     “就是这样一个她,让我赢了天下却也永远的再也见不到她,你说她何其残忍?我成全了她,她死在我怀里,可谁来成全我?”

     暮色渐浓,墨卿逸移开视线,不再看玄夜,目光看向那株红的像刺目鲜血的海棠,语气温凉

     “太子,封国号吧,这是她生前唯一的愿望了!”

     玄夜也随着墨卿逸的视线看去,那株海棠开的妖艳,一如那日在血泊中笑的轻轻浅浅的她,须臾,他一笑

     “江山之重,重不过一个她,既然是她的愿望,宣旨吧!”

     两人都不再说话,霞光照射在那株海棠上,灯光梦影间恍惚还有她银铃般的笑声。

     沉寂许久的皇宫在傍晚颁发了一道诏书

     “保留原有国号,扶持容氏九皇子容亦登基继位,玄太子自称摄政王,待九皇子继位之前代理朝政,元秦丞相之子元裕监国,登基大典一月后天坛举行。”

     诏书一经颁发,天下哗然,其余五国君主皆已震惊。消息传到十里桃花林之时,白浅正在练剑,听完侍女白芸的汇报。白浅褐色的眸子变得浓墨重彩,让白芸退下之后,剑风所到之处扫起阵阵桃花雨。白芸在一旁抱着剑,脸上有些焦急,玉子染一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白芸,你干什么呢?”

     白芸听见来人声音,楞了一下,转头便看见玉子染靠在一棵桃花树旁,双手枕在脑后,一双桃花目内尽是懒散

     “属下见过子染公子,我们家小姐已经练了一天的剑了,到现在都没休息过。”

     玉子染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抬脚往白浅的方向走去,步履极快,不一会儿便到了白浅身边。白浅的剑气割破了玉子染的衣袍,玉子染脚步一顿,然后径直向白浅走去,只是所到之处纷洒的花瓣雨瞬间冻结,白芸瞬时松了一口气。松了松怀中的长剑,剑身出鞘掉落在地上,白芸低头一看,双眸瞪大。立即向着白浅和玉子染的方向走去。

     “白浅,你怎么又不休息?”

     玉子染出手打乱白浅的武功招式,瞬间抓住白浅的手腕,另一只手抽掉她手中的长剑,声音有些淡淡的呵斥。

     “这么大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就算是练剑也要懂得分寸哪喂……白浅,白浅,小师妹?”

     白浅见来人是玉子染,头一歪,便倒在了玉子染怀中,这倒是把玉子染给吓了一跳,立马抱起白浅就往桃花林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