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修筑嘉云县
    回到燕门关总兵府,医丞来为景然包扎伤口,白浅在一旁优哉游哉的吃着点心喝着花茶,偶尔还瞥一眼景然,要多逍遥有多逍遥。

     伤口不深,医丞简单处理了下就被景然给轰了出去,然后满脸阴郁的看向吃得欢乐的某人,牙齿咬的咯咯响,好半天,唇间才蹦出一句话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白浅吞下最后一块桃花糕才抬眸懒洋洋的看着景然,喝了一口水才慢慢踱步到景然身边,叹道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试试追风,谁知道它一激动就把你摔了呢?”

     景然感觉他不仅腰间的伤口疼,现在聊脖子都开始疼了,闭眸不去看白浅,郁闷道

     “你离我远点!”

     白浅被景然的贴身侍卫赶了出来,门外,白浅无所谓的拍拍手,然后转身哼着小曲儿离开了院子,回到自己的住处就见白芸背着个包袱站在门口,顿时喜出望外,就连喊着白芸的名字都多了一丝兴奋。

     白芸放下手中的包袱就跑到白浅面前,将白浅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然后担忧道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白浅拉着白芸的手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

     “遇见钱门的人了!”

     白浅粉色的流云裳上沾染了点点血迹,一张俊俏的小脸灰一块白一块的,看的白芸一阵心疼,立马拉着白浅进到里屋吩咐下人备热水。

     见白芸像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的,白浅的心里一股暖流划过,她很庆幸她用白浅的身体重新活了过来,享受到了上辈子她没享受到的温情,有别于墨轻逸、景然和上官子玥的感情,这种实打实的亲情是她渴望了将近二十年的东西。

     玄夜和墨轻逸站在在燕门关城墙上,一个月的战火硝烟,附近的县郡早已受损严重,有年迈的老百姓颤颤巍巍的回到家里,看着被摧残的家舍,掩面痛哭。

     “轻逸,调动兵马为百姓修筑房屋,开仓放粮!”

     墨轻逸未着将军战甲,而是一袭黑色锦袍,静立于玄夜身旁

     “是!”

     他拱手行礼,随后吩咐副将立即着手准备此事,半个时辰后,燕门关城门大开,数十万军队整齐有序的向嘉云县而去,身后则跟了数十万石粮食。

     嘉云县受损尤为严重,突厥此次进攻,杀了不少老百姓,房屋也被砸的稀巴烂,有些年轻女孩受了侮辱纷纷举剑自杀,一时间,嘉云县民不聊生。

     墨轻逸随着队伍来到嘉云县,县主莫澜惊恐迎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墨轻逸诉说嘉云县的遭遇。

     墨轻逸扶起莫澜,身后的老百姓皆全跪下,纷纷请求墨轻逸为他们做主,一些老人因为激动一时晕了过去。

     “乡亲们,莫要惊慌,玄太子下令军队为你们修筑房屋,粮食也运到了县中,一会儿还要麻烦县主组织一些乡亲们接收粮食!”

     莫澜擦擦眼泪点点头,立即吩咐手下人去接收粮食,百姓们听到墨轻逸的承诺,心里纷纷对那位玄太子多了一丝好感。

     军队在嘉云县外搭了帐篷,一些无家可归的百姓就和将士们同吃同住,第二天天还未亮就开始搭建房屋。

     士兵们被分为三队,一队上山砍柴、一队将残存的破损房屋拆迁、另一队则是从燕门关拉回石子、细沙的建筑物。

     墨轻逸随着莫澜去看了受伤的百姓,路过一个庙堂时,里面传来的浓重血腥味让墨轻逸驻足了脚步。

     “莫县主,这庙堂怎传来这么浓重的血腥味!”

     莫澜看了一眼庙堂,眼里露出浓浓的悲伤,忽然转身跪下,哽咽道

     “回将军,莫澜无用,这......这庙堂里都是那些...那些被突厥士兵糟蹋过的姑娘,纷纷自尽于这宗庙之中,待我赶来时就......我本想一把火烧了,免于他们在这世间受尽侮辱,可......我......我实在下不了手!”

     墨轻逸和身后的一些副将都有着不可置信,尤其是身后那些副将一个个咬牙切齿,似是要撕碎了那些突厥士兵,其中一名副将怒骂道

     “他妈的突厥蛮子真他妈不是人,当初就不应该放他们走,灭了的了!”

     墨轻逸握紧双拳,随后又松开,扶起莫澜,他道

     “莫县主不必自责,你身为父母官,自当宅心仁厚,下不去手也正常!”

     莫澜起身,用衣袖擦了擦眼泪,随后泪眼婆娑的看着墨轻逸,低声道

     “将军,此次修缮完后,我能否去先皇墓前请罪,当初先皇将嘉云县交给我时,我信誓旦旦一定护好嘉云县,可如今,我负了当初的誓言,这个罪,我要亲自去先皇墓前请罪”

     墨轻逸点头,吩咐身后的副将带人将里面的尸体抬出来择风水宝地厚葬。

     一具具尸体被担架抬着出来,约莫半个时辰以后那名副将赤红着双眼出来,压抑者情绪愤声道

     “畜生,一群畜生!”

     身旁的墙被副将用拳头砸出了一个缺口,堂堂七尺男儿在那一刻泪水涟涟。

     墨轻逸抿唇,虽然没进去但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古以来战场战事,受伤最多的是百姓,尤其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墨轻逸从燕门关请来僧人为这些女子进行超度,一做就是三日,愿这些女子来生不要再遇战争。

     嘉云县的修缮任务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士兵们为老百姓服务也未曾抱怨过什么,反而各个都很积极,这让当地的老百姓十分喜欢墨轻逸所带领的士兵们。

     有老百姓说

     “我家有个女娃子,长得可乖巧勒,墨将军,你若是不嫌弃,让我家女娃子跟着你吧!”

     墨轻逸轻笑摇头,他说

     “在下已有婚约,今生也只娶她一人,老伯您还是为姑娘再寻一个好姻缘吧!”

     荆悦在他身后听到的就是如此话语,她的心五味杂陈,看了一眼墨轻逸挺直的背脊,她走上前轻轻抱着他,她说

     “墨将军,向皇上请求圣旨我知委屈了你,我也知你喜欢的人是谁,但是从今天起,我们试着喜欢上对方如何?”

     墨轻逸僵直的身体一怔,半晌,他握住那环在他腰间的左手,然后点点头

     “嗯!”

     身旁有人见荆悦不顾礼节,大庭广众之下抱着墨轻逸,便有些许胆大的人上前质问

     “你是什么人,竟敢对我们的大将军无礼?”

     荆悦放开墨轻逸,和他并肩而站,她看了一眼身着黑衣的他,唇角牵起笑容,左手握住她的右手,她说

     “我是墨轻逸的未婚妻荆悦,十大世家之女,将军麾下的左前锋!”